王國維與馬衡的金石學緣

來源︰遼寧日報 作者︰高慧斌 發表時間︰2018-02-12 10:43

王國維是中國近現代相交時期一位享有國際聲譽的著名學者。曾任北大研究所國學門考古學研究室主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的馬衡是金石考古學家、書法篆刻家,主持過燕下都遺址發掘,對中國考古學由金石考證向田野發掘過渡有促進之功,被譽為中國近代考古學的前驅。兩位出身、境遇、政見完全不同,卻因金石之學深交長達30年。王國維與馬衡對金石學研究的重要貢獻是將這門中國傳統金石博古之學趨于近代化,先後登上中國現代高等學府的講堂,將其研究成果推廣傳播于世。馬衡之孫馬思猛輯注《王國維與馬衡往來書信》,讓我們見證了一代大師在亂世中的學術堅守。

因金石之學結緣30年

遼寧日報︰《王國維與馬衡往來書信》讓我們見證了一代大師在亂世中的學術堅守。兩位先生離世都超過了一個甲子,是什麼機緣使讀者得以再次感受一代大師的精神風貌?

馬思猛︰這要感謝王國維、馬衡和錢玄同先生的後人,將兩位先生往來書信分別捐贈給北京圖書館、故宮博物院及魯迅博物館,使這87通往來信札原件能夠完整永久地保存,得以供當今及後世學者鑒賞考研,並通過大師們的墨跡傳遞那一代學者的精神風貌。

遼寧日報︰馬先生寫給王先生的47通書信,稱謂都是“靜安先生大鑒”,落款都是“後學馬衡上言”。王先生長馬先生4歲,王先生40通書信落款都是“弟維頓首”。兩位大師出身、境遇、政見完全不同,緣何深交長達30年?

馬思猛︰馬衡一生交往名士頗多,除王國維先生外,還有吳昌碩、吳隱、丁仁、王、羅振玉、胡適、于右任、陳叔通、徐悲鴻、魯迅、錢玄同、郭沫若等,他的朋友雖然出身、學科、政見、性格各異,而他與友朋之交無一不是建立在聚焦于金石,而不論其他的基礎上。在《我所知道的王靜安先生》一文中,馬先生清楚表明,“我和王靜安先生相識近三十年,但是一向疏闊得很,直至民國五年,他從日本回國之後,我與他同時都住在上海,才有往來,並且過從甚密。”因何有此變化,馬衡文中未雲。民國一年,王國維隨羅振玉各率全家避居日本達5年之久,羅振玉藏書運抵日本,王國維與其一同整理,並與日本學者相過從。從此,其治學轉而專攻古史。王國維先生治學之道的改變,促成了他與馬衡的一段金石之緣,留下了這段交往佳話。

遼寧日報︰馬先生曾說,在其學術道路上,王國維先生對他影響最深,指的是金石研究嗎?

馬思猛︰是的。馬衡在北大講授金石學的講義稿,其中有許多條目是經過與王國維先生求教、討論完成的。後來又親履河南洛陽搜集漢魏石經殘石及拓本,每有新發現,都及時與王國維先生共享成果。

遼寧日報︰兩位先生的書信圍繞青銅器、虎符、度量衡、石經、古文字等考古學術問題。馬先生向王先生請教一個字,“得先生解說,不禁狂喜”,讓我印象深刻。您印象最深的是哪封?

馬思猛︰是1924年8月11日王國維致沈兼士和馬衡的那封聲明脫離北大的長信,此信是王國維為維護皇權與北大劃清界限的宣言。然而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怒氣沖沖地寫了致沈、馬函後,竟沒有影響王馬二位的金石之誼。事隔4個月,遜帝溥儀被馮玉祥趕出紫禁城,包括馬衡在內的北大師生以清室善後委員會接管了故宮,直至成立了北京故宮博物院。如此歷史進程,自然是王國維先生所無法接受的,而他卻不計這一歷史事件的參與者馬衡“之過”,竟還寫信托馬衡代為尋覓其落在南書房的如意、朝冠、披肩、朝裙。這兩個故事是兩位金石學緣之外的插曲。

將傳統金石博古之學趨于近代化

遼寧日報︰您如何看待馬衡先生那代學人的學術研究精神?

馬思猛︰金石學是中國考古學的前身。它是以古代青銅器和石刻碑碣為主要研究對象的一門學科,偏重于著錄和考證文字資料,以達到證經補史的目的。因此,金石學家一般兼通文字學、歷史、書法、文學、圖書學。所以金石學學者必須具備雄厚的古代青銅器和石刻碑碣上的文字資料儲備,才可行考證著錄之實。故自宋以來歷代金石學家無不出自朝廷重臣官宦世家,如宋代金石三大家之歐陽修、趙明誠,清代羅振玉、葉昌熾等,沒有經濟實力的人家是無緣步入此門的。由此注定金石學數百年來只能成為局限于少數學者研究中國歷史的冷門學科。我以為馬衡、王國維二位先生對金石學研究的重要貢獻是,將這門中國傳統金石博古之學趨于近代化,先後登上中國現代高等學府的講堂,將其研究成果推廣傳播于世。

遼寧日報︰作為長孫,您由祖父馬衡先生撫育成人,盡悉祖父一生所涉的人事。在您祖父眼里,王國維先生是個什麼樣的人?

馬思猛︰馬衡先生對王國維先生的看法,其內心應當是矛盾的。1927年王國維自沉于昆明湖後,馬衡應約寫的紀念文章《我所知道的王國維先生》,主要介紹了王國維的性格,在稱頌了王國維的嚴謹治學態度及考古學成就與貢獻之外,特舉例闡明“所以我說他的辮子是形式的,而精神上卻沒有辮子”。為王國維對紫禁城內溥儀小朝廷唯命是從作辯護,又將其自殺之因部分歸罪于羅振玉而明示于世,其文頗有個人感情色彩而略顯牽強。對于王國維自殺主要原因,馬衡似乎從情感上不願直接面對。這篇文章馬衡用了筆名殷南,這是他生平唯一一次用筆名發表的文章,也是他唯一一篇于學術之外議論評價王國維的文章。

1927年7月15日,日本學者橋川時雄在其創刊的《文字同盟》第四期《王國維專號》,刊發有關王國維文章數篇,可從中窺見馬衡有意回避議論、稱頌其學術以外的人品道德。該刊第17頁刊出征集馬衡與其兄裕藻為王國維所撰挽聯雲︰志潔清廉,求仁得仁。草草八字,完全沒有為逝者歌功頌德之意。

遼寧日報︰您怎樣看待祖父馬衡?他對您的成長是否有影響?

馬思猛︰馬衡一生任事有二。一是對金石學尤其是漢魏石經的殘石拓本搜集綴合考研費時30余年,直至臨終前還帶病用功考研著述。二是以典守國寶,傳揚中華歷史文化為己任,操勞終生。先生晚歲雖已離任故宮博物院,仍心系故宮事,于病中曾有日記雲︰“昨夜夢魂顛倒,口渴如灼,愈飲則愈渴。夢中所閱者,大抵皆故宮、文整兩處文件,閱其由即能悉其內容。其中有已解決者,有未解決者,亦有無從解決者。”馬先生做事細心縝密,人生大觀經得起歲月的剝離與考驗。至于祖父對我的影響,由于生活的時代大相徑庭,一言難盡。如果非要說出老人家對我心靈深處潛移默化的影響,那就是一生干干淨淨做人(記者高慧斌)

編輯︰棟
數字報

王國維與馬衡的金石學緣

遼寧日報2018-02-12 10:43:48

王國維是中國近現代相交時期一位享有國際聲譽的著名學者。曾任北大研究所國學門考古學研究室主任、故宮博物院院長的馬衡是金石考古學家、書法篆刻家,主持過燕下都遺址發掘,對中國考古學由金石考證向田野發掘過渡有促進之功,被譽為中國近代考古學的前驅。兩位出身、境遇、政見完全不同,卻因金石之學深交長達30年。王國維與馬衡對金石學研究的重要貢獻是將這門中國傳統金石博古之學趨于近代化,先後登上中國現代高等學府的講堂,將其研究成果推廣傳播于世。馬衡之孫馬思猛輯注《王國維與馬衡往來書信》,讓我們見證了一代大師在亂世中的學術堅守。

因金石之學結緣30年

遼寧日報︰《王國維與馬衡往來書信》讓我們見證了一代大師在亂世中的學術堅守。兩位先生離世都超過了一個甲子,是什麼機緣使讀者得以再次感受一代大師的精神風貌?

馬思猛︰這要感謝王國維、馬衡和錢玄同先生的後人,將兩位先生往來書信分別捐贈給北京圖書館、故宮博物院及魯迅博物館,使這87通往來信札原件能夠完整永久地保存,得以供當今及後世學者鑒賞考研,並通過大師們的墨跡傳遞那一代學者的精神風貌。

遼寧日報︰馬先生寫給王先生的47通書信,稱謂都是“靜安先生大鑒”,落款都是“後學馬衡上言”。王先生長馬先生4歲,王先生40通書信落款都是“弟維頓首”。兩位大師出身、境遇、政見完全不同,緣何深交長達30年?

馬思猛︰馬衡一生交往名士頗多,除王國維先生外,還有吳昌碩、吳隱、丁仁、王、羅振玉、胡適、于右任、陳叔通、徐悲鴻、魯迅、錢玄同、郭沫若等,他的朋友雖然出身、學科、政見、性格各異,而他與友朋之交無一不是建立在聚焦于金石,而不論其他的基礎上。在《我所知道的王靜安先生》一文中,馬先生清楚表明,“我和王靜安先生相識近三十年,但是一向疏闊得很,直至民國五年,他從日本回國之後,我與他同時都住在上海,才有往來,並且過從甚密。”因何有此變化,馬衡文中未雲。民國一年,王國維隨羅振玉各率全家避居日本達5年之久,羅振玉藏書運抵日本,王國維與其一同整理,並與日本學者相過從。從此,其治學轉而專攻古史。王國維先生治學之道的改變,促成了他與馬衡的一段金石之緣,留下了這段交往佳話。

遼寧日報︰馬先生曾說,在其學術道路上,王國維先生對他影響最深,指的是金石研究嗎?

馬思猛︰是的。馬衡在北大講授金石學的講義稿,其中有許多條目是經過與王國維先生求教、討論完成的。後來又親履河南洛陽搜集漢魏石經殘石及拓本,每有新發現,都及時與王國維先生共享成果。

遼寧日報︰兩位先生的書信圍繞青銅器、虎符、度量衡、石經、古文字等考古學術問題。馬先生向王先生請教一個字,“得先生解說,不禁狂喜”,讓我印象深刻。您印象最深的是哪封?

馬思猛︰是1924年8月11日王國維致沈兼士和馬衡的那封聲明脫離北大的長信,此信是王國維為維護皇權與北大劃清界限的宣言。然而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怒氣沖沖地寫了致沈、馬函後,竟沒有影響王馬二位的金石之誼。事隔4個月,遜帝溥儀被馮玉祥趕出紫禁城,包括馬衡在內的北大師生以清室善後委員會接管了故宮,直至成立了北京故宮博物院。如此歷史進程,自然是王國維先生所無法接受的,而他卻不計這一歷史事件的參與者馬衡“之過”,竟還寫信托馬衡代為尋覓其落在南書房的如意、朝冠、披肩、朝裙。這兩個故事是兩位金石學緣之外的插曲。

將傳統金石博古之學趨于近代化

遼寧日報︰您如何看待馬衡先生那代學人的學術研究精神?

馬思猛︰金石學是中國考古學的前身。它是以古代青銅器和石刻碑碣為主要研究對象的一門學科,偏重于著錄和考證文字資料,以達到證經補史的目的。因此,金石學家一般兼通文字學、歷史、書法、文學、圖書學。所以金石學學者必須具備雄厚的古代青銅器和石刻碑碣上的文字資料儲備,才可行考證著錄之實。故自宋以來歷代金石學家無不出自朝廷重臣官宦世家,如宋代金石三大家之歐陽修、趙明誠,清代羅振玉、葉昌熾等,沒有經濟實力的人家是無緣步入此門的。由此注定金石學數百年來只能成為局限于少數學者研究中國歷史的冷門學科。我以為馬衡、王國維二位先生對金石學研究的重要貢獻是,將這門中國傳統金石博古之學趨于近代化,先後登上中國現代高等學府的講堂,將其研究成果推廣傳播于世。

遼寧日報︰作為長孫,您由祖父馬衡先生撫育成人,盡悉祖父一生所涉的人事。在您祖父眼里,王國維先生是個什麼樣的人?

馬思猛︰馬衡先生對王國維先生的看法,其內心應當是矛盾的。1927年王國維自沉于昆明湖後,馬衡應約寫的紀念文章《我所知道的王國維先生》,主要介紹了王國維的性格,在稱頌了王國維的嚴謹治學態度及考古學成就與貢獻之外,特舉例闡明“所以我說他的辮子是形式的,而精神上卻沒有辮子”。為王國維對紫禁城內溥儀小朝廷唯命是從作辯護,又將其自殺之因部分歸罪于羅振玉而明示于世,其文頗有個人感情色彩而略顯牽強。對于王國維自殺主要原因,馬衡似乎從情感上不願直接面對。這篇文章馬衡用了筆名殷南,這是他生平唯一一次用筆名發表的文章,也是他唯一一篇于學術之外議論評價王國維的文章。

1927年7月15日,日本學者橋川時雄在其創刊的《文字同盟》第四期《王國維專號》,刊發有關王國維文章數篇,可從中窺見馬衡有意回避議論、稱頌其學術以外的人品道德。該刊第17頁刊出征集馬衡與其兄裕藻為王國維所撰挽聯雲︰志潔清廉,求仁得仁。草草八字,完全沒有為逝者歌功頌德之意。

遼寧日報︰您怎樣看待祖父馬衡?他對您的成長是否有影響?

馬思猛︰馬衡一生任事有二。一是對金石學尤其是漢魏石經的殘石拓本搜集綴合考研費時30余年,直至臨終前還帶病用功考研著述。二是以典守國寶,傳揚中華歷史文化為己任,操勞終生。先生晚歲雖已離任故宮博物院,仍心系故宮事,于病中曾有日記雲︰“昨夜夢魂顛倒,口渴如灼,愈飲則愈渴。夢中所閱者,大抵皆故宮、文整兩處文件,閱其由即能悉其內容。其中有已解決者,有未解決者,亦有無從解決者。”馬先生做事細心縝密,人生大觀經得起歲月的剝離與考驗。至于祖父對我的影響,由于生活的時代大相徑庭,一言難盡。如果非要說出老人家對我心靈深處潛移默化的影響,那就是一生干干淨淨做人(記者高慧斌)

編輯︰棟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