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巴勒斯坦援助為何延遲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作者︰楊寧 陳秋圓 發表時間︰2018-01-09 23:06

據英國路透社援引美國阿克西奧斯新聞網站5日的報道,特朗普政府已凍結一筆通過聯合國機構向巴勒斯坦難民提供援助的資金,涉及金額約1.25億美元。但美國國務院官員表示,美方仍在慎重考慮,目前美國政府尚未決定是否要凍結或取消這筆援助,本月中旬將做出最終決定。

援助款項未到賬

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迄今尚未收到美國應于1月1日支付的援助款,發言人克里斯•岡尼斯表示,尚未得到美政府就該機構援助款相關決定的書面通知。

據悉,美國是該機構的最大捐助方,2016年承諾的援助款為3.7億美元,其次是歐盟和沙特阿拉伯。阿克西奧斯新聞網站援引3名外交官的話報道說,這筆資金將一直凍結至特朗普政府完成對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援助情況的整體評估。

據美國駐耶路撒冷總領事館網站介紹,自1994年簽署“奧斯陸協議”以來,美國一直是巴勒斯坦的最大援助國。近年來,這一援助每年約為6億美元,大致可以分為3類。一是美國國際開發署,這也是美國向世界各國提供援助的渠道。其次是對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法律和秩序的經濟支持。第三是美國對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的支持。

美國彭博社分析,援助款項的延遲可能是象征性的,因為距離美國必須支付這筆款項還有幾周時間。但延遲的做法本身,打破了以往的慣例,即這些基金在一年開始時及時交付。

美國總統特朗普2日表示,如果巴勒斯坦不重回巴以和談的談判桌,將取消對巴援助。對此,巴總統府發言人納比勒•阿布•魯代納3日發表新聞公報說︰“耶路撒冷不是用來出售的,無論是給黃金還是白銀。”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則稱美國的威脅是“政治敲詐”。哈馬斯官員哈馬德表示︰“美國很明顯在利用它的捐贈資金和影響力,來要挾這些主要是為巴勒斯坦難民服務的聯合國機構。”

“1日援助款項未到賬就是美國政府施壓的表示,至于援助是否會取消,這取決于巴方是否改變立場”。復旦大學教授沈丁立在接受本報采訪時表示,“經濟手段確實會對巴勒斯坦產生一定影響,巴內部各派的分歧可能會加深。”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所長孫德剛在接受本報采訪時認為,考慮到與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的整體關系,美國不會停止對巴援助,但是會推遲支付,不排除減少援助額度。他表示,“美國對巴援助款至今未到賬,意味著美國在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打算把駐以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後,雖在伊斯蘭世界和聯合國備受指責,但仍我行我素,其特立獨行的外交風格體現得淋灕盡致。”

巴以和談難恢復

耶路撒冷問題是阻礙巴以和平進程的癥結之一。美國《國會山報》報道,耶路撒冷受到穆斯林、基督教徒和猶太人的尊敬,美國長久以來一直避免對耶路撒冷的地位取立場,以維護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和平談判的可能性。

特朗普去年12月6日關于耶路撒冷問題的表態,改變了幾十年來美國政府的政策,在中東地區和世界範圍內掀起軒然大波。美聯社報道,特朗普被巴勒斯坦人視為在沖突中最敏感的問題上與以色列站在一起。巴權力機構暫停了與特朗普政府的接觸,巴總統阿巴斯表示,美國不再是中立的調解人,不能參與和平談判。

此次威脅取消援助,則是特朗普近期挑動巴勒斯坦人敏感神經的續篇。沈丁立表示,“在如今的條件下,巴以和談難以恢復,美國的施壓只會適得其反。”《以色列時報》分析,巴勒斯坦人嚴重依賴國際援助,包括以色列在內的許多分析人士表示,援助有助于保持動蕩地區的穩定,削減資金將使加沙已經非常緊張的局勢“更糟糕”。

“特朗普試圖通過切斷援助來迫使巴勒斯坦參加巴以和談,只是一廂情願。”孫德剛表示,耶路撒冷關系到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無論是哈馬斯還是法塔赫,都不會為得到美國援助而在原則問題上作讓步。“更何況美國對巴援助並不具有壟斷地位,其他國家同樣提供了重要援助。”

在美巴關系惡化的同時,以色列則悄然加強對耶路撒冷的實際控制。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以色列議會2日通過一項法律修正案規定,以政府未來對于耶路撒冷地位立場的任何改變,都必須獲得超過2/3議員支持,提高了此前須獲過半數支持的門檻。分析人士認為,未來任何黨派組成的以色列政府,倘若試圖在和平談判中就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作出任何讓步,都將面臨更多的困難。

“鑒于特朗普不能在巴以之間秉持公正,已失信于巴勒斯坦,加上以色列政府認為在美國支持下時間在自己一邊,故巴以和平進程短期內難以取得重大進展。”孫德剛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巴方對中國、俄羅斯和歐盟發揮積極斡旋作用的期望值增高。

中東局勢不太平

從2018年第一天開始,美國總統特朗普就在社交媒體上對中東局勢不斷發表強硬言論,在分別指責了巴基斯坦、伊朗等多個國家之後,把矛頭指向了巴勒斯坦。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滕建群指出,如今特朗普重新激化巴以矛盾,除了考慮到可以借此給美國在中東的其他政策提供一些博弈“工具”,也有美國國內政治領域的考量。

特朗普擔任總統後,奉行“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孫德剛認為,為迎接今年的中期選舉、獲得保守派和親以勢力的支持,特朗普在中東依靠“雙子塔”︰在海灣地區以沙特為“橋頭堡”,遏制伊朗;在東地中海地區視以色列為“橋頭堡”,遏制哈馬斯和真主黨。為此,特朗普宣布在以色列的柔性軍事存在將升級為剛性軍事基地;在外交上頂住國際社會壓力,維護以色列利益,以保護美國利益。

沈丁立則表示,近來美國的中東政策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的利益交換習慣,“你拿我錢,就必須听話。”這種做法,“令世界反感”,從而削弱了美國對世界的影響力和領導力。

展望未來,孫德剛認為美國在巴以問題上將繼續執行“輕巴重以”、“抑巴扶以”政策,美巴關系將持續惡化,巴以問題恐將繼續被邊緣化。

在滕建群看來,在軍事上消滅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之後,2018年美國的中東政策主要會集中在應對地區大國伊朗以及在中東影響力呈現擴大勢頭的俄羅斯。巴以問題,似乎現階段還不是美國在中東亟待解決的矛盾。

巴勒斯坦問題是中東問題的熱點之一,孫德剛指出,該問題長期得不到和平公正解決,將會引發其他地區熱點問題,並和中東教派爭端、阿以關系、反恐問題等相互交織,使未來中東局勢發展更具不確定性。從長遠來看,美國和以色列的利益也會受到損害,對世界的和平和發展也不利。(楊寧陳秋圓)

編輯︰mumu
數字報

美對巴勒斯坦援助為何延遲

人民日報海外版2018-01-09 23:06:31

據英國路透社援引美國阿克西奧斯新聞網站5日的報道,特朗普政府已凍結一筆通過聯合國機構向巴勒斯坦難民提供援助的資金,涉及金額約1.25億美元。但美國國務院官員表示,美方仍在慎重考慮,目前美國政府尚未決定是否要凍結或取消這筆援助,本月中旬將做出最終決定。

援助款項未到賬

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迄今尚未收到美國應于1月1日支付的援助款,發言人克里斯•岡尼斯表示,尚未得到美政府就該機構援助款相關決定的書面通知。

據悉,美國是該機構的最大捐助方,2016年承諾的援助款為3.7億美元,其次是歐盟和沙特阿拉伯。阿克西奧斯新聞網站援引3名外交官的話報道說,這筆資金將一直凍結至特朗普政府完成對巴勒斯坦民族權力機構援助情況的整體評估。

據美國駐耶路撒冷總領事館網站介紹,自1994年簽署“奧斯陸協議”以來,美國一直是巴勒斯坦的最大援助國。近年來,這一援助每年約為6億美元,大致可以分為3類。一是美國國際開發署,這也是美國向世界各國提供援助的渠道。其次是對巴勒斯坦權力機構的法律和秩序的經濟支持。第三是美國對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的支持。

美國彭博社分析,援助款項的延遲可能是象征性的,因為距離美國必須支付這筆款項還有幾周時間。但延遲的做法本身,打破了以往的慣例,即這些基金在一年開始時及時交付。

美國總統特朗普2日表示,如果巴勒斯坦不重回巴以和談的談判桌,將取消對巴援助。對此,巴總統府發言人納比勒•阿布•魯代納3日發表新聞公報說︰“耶路撒冷不是用來出售的,無論是給黃金還是白銀。”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則稱美國的威脅是“政治敲詐”。哈馬斯官員哈馬德表示︰“美國很明顯在利用它的捐贈資金和影響力,來要挾這些主要是為巴勒斯坦難民服務的聯合國機構。”

“1日援助款項未到賬就是美國政府施壓的表示,至于援助是否會取消,這取決于巴方是否改變立場”。復旦大學教授沈丁立在接受本報采訪時表示,“經濟手段確實會對巴勒斯坦產生一定影響,巴內部各派的分歧可能會加深。”

上海外國語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所長孫德剛在接受本報采訪時認為,考慮到與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的整體關系,美國不會停止對巴援助,但是會推遲支付,不排除減少援助額度。他表示,“美國對巴援助款至今未到賬,意味著美國在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打算把駐以使館遷往耶路撒冷後,雖在伊斯蘭世界和聯合國備受指責,但仍我行我素,其特立獨行的外交風格體現得淋灕盡致。”

巴以和談難恢復

耶路撒冷問題是阻礙巴以和平進程的癥結之一。美國《國會山報》報道,耶路撒冷受到穆斯林、基督教徒和猶太人的尊敬,美國長久以來一直避免對耶路撒冷的地位取立場,以維護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之間和平談判的可能性。

特朗普去年12月6日關于耶路撒冷問題的表態,改變了幾十年來美國政府的政策,在中東地區和世界範圍內掀起軒然大波。美聯社報道,特朗普被巴勒斯坦人視為在沖突中最敏感的問題上與以色列站在一起。巴權力機構暫停了與特朗普政府的接觸,巴總統阿巴斯表示,美國不再是中立的調解人,不能參與和平談判。

此次威脅取消援助,則是特朗普近期挑動巴勒斯坦人敏感神經的續篇。沈丁立表示,“在如今的條件下,巴以和談難以恢復,美國的施壓只會適得其反。”《以色列時報》分析,巴勒斯坦人嚴重依賴國際援助,包括以色列在內的許多分析人士表示,援助有助于保持動蕩地區的穩定,削減資金將使加沙已經非常緊張的局勢“更糟糕”。

“特朗普試圖通過切斷援助來迫使巴勒斯坦參加巴以和談,只是一廂情願。”孫德剛表示,耶路撒冷關系到阿拉伯和伊斯蘭世界的民族和宗教情感,無論是哈馬斯還是法塔赫,都不會為得到美國援助而在原則問題上作讓步。“更何況美國對巴援助並不具有壟斷地位,其他國家同樣提供了重要援助。”

在美巴關系惡化的同時,以色列則悄然加強對耶路撒冷的實際控制。據美國《紐約時報》報道,以色列議會2日通過一項法律修正案規定,以政府未來對于耶路撒冷地位立場的任何改變,都必須獲得超過2/3議員支持,提高了此前須獲過半數支持的門檻。分析人士認為,未來任何黨派組成的以色列政府,倘若試圖在和平談判中就耶路撒冷地位問題作出任何讓步,都將面臨更多的困難。

“鑒于特朗普不能在巴以之間秉持公正,已失信于巴勒斯坦,加上以色列政府認為在美國支持下時間在自己一邊,故巴以和平進程短期內難以取得重大進展。”孫德剛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巴方對中國、俄羅斯和歐盟發揮積極斡旋作用的期望值增高。

中東局勢不太平

從2018年第一天開始,美國總統特朗普就在社交媒體上對中東局勢不斷發表強硬言論,在分別指責了巴基斯坦、伊朗等多個國家之後,把矛頭指向了巴勒斯坦。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滕建群指出,如今特朗普重新激化巴以矛盾,除了考慮到可以借此給美國在中東的其他政策提供一些博弈“工具”,也有美國國內政治領域的考量。

特朗普擔任總統後,奉行“美國優先”的外交政策。孫德剛認為,為迎接今年的中期選舉、獲得保守派和親以勢力的支持,特朗普在中東依靠“雙子塔”︰在海灣地區以沙特為“橋頭堡”,遏制伊朗;在東地中海地區視以色列為“橋頭堡”,遏制哈馬斯和真主黨。為此,特朗普宣布在以色列的柔性軍事存在將升級為剛性軍事基地;在外交上頂住國際社會壓力,維護以色列利益,以保護美國利益。

沈丁立則表示,近來美國的中東政策反映出特朗普政府的利益交換習慣,“你拿我錢,就必須听話。”這種做法,“令世界反感”,從而削弱了美國對世界的影響力和領導力。

展望未來,孫德剛認為美國在巴以問題上將繼續執行“輕巴重以”、“抑巴扶以”政策,美巴關系將持續惡化,巴以問題恐將繼續被邊緣化。

在滕建群看來,在軍事上消滅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之後,2018年美國的中東政策主要會集中在應對地區大國伊朗以及在中東影響力呈現擴大勢頭的俄羅斯。巴以問題,似乎現階段還不是美國在中東亟待解決的矛盾。

巴勒斯坦問題是中東問題的熱點之一,孫德剛指出,該問題長期得不到和平公正解決,將會引發其他地區熱點問題,並和中東教派爭端、阿以關系、反恐問題等相互交織,使未來中東局勢發展更具不確定性。從長遠來看,美國和以色列的利益也會受到損害,對世界的和平和發展也不利。(楊寧陳秋圓)

編輯︰mumu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