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筆墨思考傳統與生活

來源︰金羊網 作者︰孫晶 發表時間︰2018-01-08 10:15

金羊網記者 孫晶 實習生 唐錦佩

國畫的傳統標準與現代生活趣味之間的沖突和融合,將給書畫界帶來哪些耳目一新的作品和思考?就在臨近新春、辭舊迎新之際,鐘情于水墨丹青和詩情畫意的書畫愛好者將迎來一次近距離接觸嶺南書畫家的機會。本月13日,兩位國畫家陳永鏘和區廣安將聯手在廣東檔案館舉辦一場以傳統生活為主題的畫展,上百幅精心創作的作品將一一亮相。

上世紀初興起的嶺南畫派大膽革新,博取眾長,而以廣東國畫研究會為代表的傳統國畫則精深神奇,源遠流長,兩者都是廣東國畫藝術的重要支柱。本期名家話收藏欄目專訪了兩大畫派的代表人物陳永鏘和區廣安,請他們談談如何通過合辦畫展的形式,用書畫語言共同來詮釋傳統與生活之間密不可分的關系,同時,也給人們帶來一場關于藝術思想和美學追求的心靈踫撞。

藝術離不開 傳統與生活

金羊網︰這次展覽的緣起是什麼?你們一位是嶺南畫派的代表,一位是傳統國畫的繼承者,為什麼會想要一起來辦畫展?

陳永鏘:其實這次要合辦畫展是很自然的事,我跟區老師都是西樵人,我們相交二三十年了,大家都畫畫,覺得合起來辦一個展覽是有意思的事。而且他的畫比較傾向于傳統的審美,我的畫比較傾向于現實的審美。我覺得這兩種不同風格的畫在一起展覽,能給觀看的人帶來更多的思考。

區廣安︰我跟鏘哥是幾十年的老友了,他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位師長,幾十年來我們一直惺惺相惜。鏘哥很早也說過了,什麼時候我們一起辦個展覽,這次剛好有這個機緣能讓我們共同辦一次展覽,而且我們兩人包括我們的畫還是有挺多共同點的。

第一,我們都是南海西樵人;第二,我們兩個都是屬鼠,剛好差一輪;第三,最大的特點是我們都喜歡畫畫,都是廣東地域的本土畫家,都是廣東嶺南的土壤養育的畫家,我跟著前輩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我的畫以山水為主,鏘哥是花鳥大家,雖然有一點區別,但鏘哥同時在山水、花鳥、人物、連環畫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詣,而我也是各種類型的畫都有所涉獵。我們兩人的畫路都比較廣。

鏘哥還喜歡寫詩,寫文章,是分春館朱庸齋的門人,我也很喜歡詩詞歌賦,而且是跟分春館朱庸齋的門人呂君愾老師學的,從學詩來說我們兩人還是在同一條道,同一條脈絡上。

當然,我們也有不同點︰他的畫中更喜歡色彩,我的畫更喜歡水墨。

金羊網︰本次書畫展的主題是傳統生活,為什麼會想用這個主題?

陳永鏘︰傳統生活不等于說區老師是傳統,我是生活,二者不能區分開,藝術是離不開傳統,也離不開生活的,我平日的生活都離不開傳統,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也有傳統,他也有生活,他傾向于傳統國畫的審美,但也有生活。我的價值觀是從來不把畫畫當作事業,畫畫只是我的一種主要的生活方式,也是我生命的形態。

我的經歷令我在藝術的道路上與區老師有不同的表現方式。我8歲的時候,我爸爸看我很喜歡畫畫,就給我買了一本書,叫《齊白石老公公的畫》,當時還沒有老師指導就胡亂畫起來了。跟老師學習之後就比較規範了,但寫生只是注意這朵花美,那朵花也美,畫出來還是很單純的。

到我20歲了,我陪著爸爸媽媽一大家子回到農村,回到故鄉西樵,這也是我第一次回家鄉,剛開始去的時候有點惆悵,但回到家鄉第一次見到西樵山我就愛上它了,它很安詳,也很優美,當時我就後悔為什麼沒有早點回來。這之後我對大自然的感情就發生了質的變化,以前是比較膚淺的,之後是一種熱愛。

回西樵之後我就當了農民,跟植物的關系就不再是旁觀者的關系,它們跟我一樣,我在它們身上看到了一種不屈不撓、生生不息的張揚的生機,以前看花鳥只是覺得美,後來就覺得它們很有朝氣和生機,所以我畫畫不是為了畫花、畫樹,是為了歌頌生命。

美國有一位評論家評論我為一個熱情的生命歌手,說我喜歡歌頌生命、歌頌太陽,我的畫基本上都有顏色,喜歡燦爛和輝煌。我覺得它們都是我的朋友,以前喜歡爬到樹上一動不動等小鳥來,看到我沒有傷害它的意圖它就在我面前跳來跳去。為了畫蝸牛,我會花一個小時來看蝸牛,很多畫家畫蝸牛喜歡畫兩個觸角,實際上它有四個觸角。

所以,我的畫來源于在生活中產生的美感,尤其能讓我產生一種美學思維,讓我特別想去畫它們,我就走上了這條路。

我想藝術家的審美傾向大約有兩類,但都是相互交叉的,不是截然分開的︰一種是像區老師一樣的,對傳統有著很深的熱愛,認為在繼承傳統的美的過程中能吸收很多的靈感;另一種是像我一樣的,傾向于現實生活中的審美,我能在這當中得到很多的樂趣,就更多去畫跟這些有關的畫。

區廣安︰我七歲跟著廣東國畫研究會核心成員盧子樞的弟子袁偉強老師學畫,他是我小學的圖畫老師,一直很喜歡我,放學之後、周日就叫我跟著他畫,一跟就跟了幾十年。我們都是在嶺南文化的燻陶和養育下成長起來的。

我偏向于傳統,沿著傳統的脈絡來傳承,在審美上更傾于傳統的藝術取向,但同時我也認為嶺南畫派一樣是從傳統發展而來的,都是中原文化的不斷延續,只是我們兩人最初師從不同,在表現形式、表現語言上存在一些差異。

我很贊同傳統和生活是分不開的,傳統也是很講究生活的。比如古人畫的鶴,鶴膝長度、比例都非常準確,所有的畫都是由生活而來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並不是傳統就沒有生活,生活就沒有傳統。

嶺南畫派 是思潮不是幫派

金羊網︰兩位分別是嶺南畫派和廣東國畫的代表人物,怎麼看這兩個畫派之間的差別,對于藝術派別之間的追求不同有何看法?

陳永鏘︰一百多年前對嶺南文化影響最大的事情是什麼?辛亥革命。十香園是嶺南畫派的搖籃,二高一陳都是居廉的學生,受到孫中山推翻帝制,走向共和這種時代新思想的影響,受到世界性的先進思潮的影響。二高一陳首先是革命者,出于一種民族的義憤,認為文人不能再躲在書齋里面之乎者也,必須走上街頭參與革命,其次他們還是畫家,他們用革命情懷對藝術作出了思考,從而產生了嶺南畫派的思潮。嶺南畫派並非地域性的,也並非這些人自稱為嶺南畫派,而是後來的人們在研究美術史的時候,要對二高一陳的美術革新做出總結,因此來進行賦名,認為他們都是嶺南人所以才稱嶺南畫派。

我認為嶺南畫派不是一個幫派,它是沒有組織的,是一種源于辛亥革命的思潮,主張包容、堅守與創新。嶺南畫派具有很強的現實關懷,而且不定一尊,沒有領袖,不泥古而不化,不畫地為牢,不固步自封,要包容創新,具有先進性。中國傳統畫跟嶺南畫是好朋友,並沒有吵架打架,都有著中國文人的風骨,心是一致的。我們有寫生也有臨摹,臨摹是在體會古人對于藝術的理解,理解中國畫在哪里,這種美感不是對于物象的描述,而是構成物象的審美元素、水墨。

區廣安︰現在畫壇上仍然有很多各種各樣的爭論。中國畫總是說筆墨,我認為筆墨其實就是一種詞匯,像我們寫文章的詞匯,用不同的詞匯就會寫出不同的文章。在畫中具體要表現些什麼內容,最根本的還是要看你的心,你的心境要表現在畫上。

我認為廣東的書畫藝術有兩個支柱,一個是從傳統而來的,從中原而來,歷史源遠流長,這一脈以廣東國畫研究會為代表。在上世紀從根源脈絡上又出現了一股新生力量,就是嶺南畫派,提出了折衷中西吸取了日本、西洋畫的先進技巧,豐富了繪畫的語言。

兩者成為了廣東國畫藝術的兩個支柱,既有傳統的,也有不斷發展的新生力量,近百年來就是這兩根支柱支撐著廣東的國畫藝術。

傳統有多深就能走多遠

金羊網︰走入藝術道路幾十年,二位作為卓有成就的畫家,如今有著怎樣的藝術追求?你們認為什麼樣的藝術作品才堪稱有較高的藝術價值?

陳永鏘︰音樂是用聲音來構成的嗎?不是,是用樂音來構成的,樂音組成了無窮無盡的音樂,中國畫是什麼組成的呢?不是用客觀的物象來構成的,是用筆墨,筆墨是中國畫最基本的審美元素,積點成線,積線成面,提按停頓,就跟音樂的樂音一樣,一筆一畫都要有美感,這種美感是一種藝術語言。畫什麼不是問題,怎麼畫才是問題,怎麼畫才體現了一個人的藝術修養。

袁武的話說得好,一幅好的畫要有三個特點︰第一,原創性;第二,要能體現你的藝術功力和涵養;第三,要能體現你的美學激情和美學思想,就我而言,我畫畫是想要張揚生命,歌頌生命,所以我的畫都喜歡飽滿,喜歡有力,我不要柔柔弱弱,招人憐惜,也不要一枝獨秀,孤芳自賞。我喜歡陽光,喜歡向著太陽唱起歌,我要跟眾生合唱,我的畫沒有俯視,沒有仰視,物我是平等的。當你形成了自己的美學思想之後就不會再找不到北。

我們這個畫展的主題是傳統與生活,不是要比較誰畫得好,而是要去引起大家的思考,只要能夠觸動別人,引起別人的思考,我們就算作了貢獻了。

中華民族的精神,我個人認為非常重要的就是自強不息,厚德載物,自強不息連螞蟻都懂,但是能夠體會厚德載物思想深度的人卻很少,如果自強不息是天,厚德載物就是地,大地母親能夠康復一切生命,收容一切死亡。我寫詩歌頌樹,歌頌青苔,人們總是罵浮萍,隨波逐流,但我也歌頌它,它的生命力是很強的,就像我們的老百姓一樣。嶺南畫派強調現實關懷,不主張貴族藝術,要走向老百姓,看重形神兼備,歡迎雅俗共賞,你說我的畫俗也沒關系,俗到極致自有神,我要走的是自己的路。

古語有雲,立志不隨流俗轉,留心學到古人難

區老師很用功,深刻研究傳統,做日課,但我不是,我只是想做一個喜歡畫畫的快樂人。打個比方,我與區老師走在同一條河岸上,但走了兩條完全不同的路,他想要登高山,越走越艱難,一不小心松手或者打一個噴嚏就容易倒退,路越走越窄,但當漸行漸到山的高處,也要更加懂得舍棄,登高而呼,聲非加疾也,而听者遠,經歷過千難萬險,越到高處越能體現個人的價值和成績。但我比較懶,我要向著大海,從善如流,海上也有險灘、急流,但路越走越寬,只不過在山流水靜,出山流水忙,隊伍越來越大,到了大海誰也分不出誰來,都只是太陽底下的一朵水花,默默發著光。

區廣安︰我認為畫什麼並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能體現人的精神追求,要表現一個人的胸襟、抱負、學問,傳統筆墨是前人積累下來的智慧的結晶,我們要進行傳承。藝術是沒有標準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是看到什麼畫什麼,而是想到什麼畫什麼可謂畫由心造,這是我的追求,從傳統當中吸取養分,現在我還是在跟著古人走,亦步亦趨。有人問我有什麼規劃,我的規劃就是七十歲以前跟著傳統的步伐走,七十歲以後,從心所欲不逾。我現在還是處在學習階段,在不斷豐富自己,吸取營養,我始終堅持一點︰傳統有多深,就能走多遠。

從我個人的經歷,我感覺畫家需要具備三個元素︰緣分、勤奮和天分︰緣分又包括地緣、師緣和機緣。好的畫作一切都會體現在畫上,畫家學習了多少,修養如何,包括缺少哪些養分,在畫上都會暴露無遺。

所謂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我希望成為仁者,背負很重,我的追求是蘇世獨立,橫而不流,還在不斷艱難前行;鏘哥是智者,視野寬廣,現在已經在大海里盡情遨游。

編輯︰棟
數字報

以筆墨思考傳統與生活

金羊網2018-01-08 10:15:09

金羊網記者 孫晶 實習生 唐錦佩

國畫的傳統標準與現代生活趣味之間的沖突和融合,將給書畫界帶來哪些耳目一新的作品和思考?就在臨近新春、辭舊迎新之際,鐘情于水墨丹青和詩情畫意的書畫愛好者將迎來一次近距離接觸嶺南書畫家的機會。本月13日,兩位國畫家陳永鏘和區廣安將聯手在廣東檔案館舉辦一場以傳統生活為主題的畫展,上百幅精心創作的作品將一一亮相。

上世紀初興起的嶺南畫派大膽革新,博取眾長,而以廣東國畫研究會為代表的傳統國畫則精深神奇,源遠流長,兩者都是廣東國畫藝術的重要支柱。本期名家話收藏欄目專訪了兩大畫派的代表人物陳永鏘和區廣安,請他們談談如何通過合辦畫展的形式,用書畫語言共同來詮釋傳統與生活之間密不可分的關系,同時,也給人們帶來一場關于藝術思想和美學追求的心靈踫撞。

藝術離不開 傳統與生活

金羊網︰這次展覽的緣起是什麼?你們一位是嶺南畫派的代表,一位是傳統國畫的繼承者,為什麼會想要一起來辦畫展?

陳永鏘:其實這次要合辦畫展是很自然的事,我跟區老師都是西樵人,我們相交二三十年了,大家都畫畫,覺得合起來辦一個展覽是有意思的事。而且他的畫比較傾向于傳統的審美,我的畫比較傾向于現實的審美。我覺得這兩種不同風格的畫在一起展覽,能給觀看的人帶來更多的思考。

區廣安︰我跟鏘哥是幾十年的老友了,他是我非常尊重的一位師長,幾十年來我們一直惺惺相惜。鏘哥很早也說過了,什麼時候我們一起辦個展覽,這次剛好有這個機緣能讓我們共同辦一次展覽,而且我們兩人包括我們的畫還是有挺多共同點的。

第一,我們都是南海西樵人;第二,我們兩個都是屬鼠,剛好差一輪;第三,最大的特點是我們都喜歡畫畫,都是廣東地域的本土畫家,都是廣東嶺南的土壤養育的畫家,我跟著前輩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我的畫以山水為主,鏘哥是花鳥大家,雖然有一點區別,但鏘哥同時在山水、花鳥、人物、連環畫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詣,而我也是各種類型的畫都有所涉獵。我們兩人的畫路都比較廣。

鏘哥還喜歡寫詩,寫文章,是分春館朱庸齋的門人,我也很喜歡詩詞歌賦,而且是跟分春館朱庸齋的門人呂君愾老師學的,從學詩來說我們兩人還是在同一條道,同一條脈絡上。

當然,我們也有不同點︰他的畫中更喜歡色彩,我的畫更喜歡水墨。

金羊網︰本次書畫展的主題是傳統生活,為什麼會想用這個主題?

陳永鏘︰傳統生活不等于說區老師是傳統,我是生活,二者不能區分開,藝術是離不開傳統,也離不開生活的,我平日的生活都離不開傳統,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我也有傳統,他也有生活,他傾向于傳統國畫的審美,但也有生活。我的價值觀是從來不把畫畫當作事業,畫畫只是我的一種主要的生活方式,也是我生命的形態。

我的經歷令我在藝術的道路上與區老師有不同的表現方式。我8歲的時候,我爸爸看我很喜歡畫畫,就給我買了一本書,叫《齊白石老公公的畫》,當時還沒有老師指導就胡亂畫起來了。跟老師學習之後就比較規範了,但寫生只是注意這朵花美,那朵花也美,畫出來還是很單純的。

到我20歲了,我陪著爸爸媽媽一大家子回到農村,回到故鄉西樵,這也是我第一次回家鄉,剛開始去的時候有點惆悵,但回到家鄉第一次見到西樵山我就愛上它了,它很安詳,也很優美,當時我就後悔為什麼沒有早點回來。這之後我對大自然的感情就發生了質的變化,以前是比較膚淺的,之後是一種熱愛。

回西樵之後我就當了農民,跟植物的關系就不再是旁觀者的關系,它們跟我一樣,我在它們身上看到了一種不屈不撓、生生不息的張揚的生機,以前看花鳥只是覺得美,後來就覺得它們很有朝氣和生機,所以我畫畫不是為了畫花、畫樹,是為了歌頌生命。

美國有一位評論家評論我為一個熱情的生命歌手,說我喜歡歌頌生命、歌頌太陽,我的畫基本上都有顏色,喜歡燦爛和輝煌。我覺得它們都是我的朋友,以前喜歡爬到樹上一動不動等小鳥來,看到我沒有傷害它的意圖它就在我面前跳來跳去。為了畫蝸牛,我會花一個小時來看蝸牛,很多畫家畫蝸牛喜歡畫兩個觸角,實際上它有四個觸角。

所以,我的畫來源于在生活中產生的美感,尤其能讓我產生一種美學思維,讓我特別想去畫它們,我就走上了這條路。

我想藝術家的審美傾向大約有兩類,但都是相互交叉的,不是截然分開的︰一種是像區老師一樣的,對傳統有著很深的熱愛,認為在繼承傳統的美的過程中能吸收很多的靈感;另一種是像我一樣的,傾向于現實生活中的審美,我能在這當中得到很多的樂趣,就更多去畫跟這些有關的畫。

區廣安︰我七歲跟著廣東國畫研究會核心成員盧子樞的弟子袁偉強老師學畫,他是我小學的圖畫老師,一直很喜歡我,放學之後、周日就叫我跟著他畫,一跟就跟了幾十年。我們都是在嶺南文化的燻陶和養育下成長起來的。

我偏向于傳統,沿著傳統的脈絡來傳承,在審美上更傾于傳統的藝術取向,但同時我也認為嶺南畫派一樣是從傳統發展而來的,都是中原文化的不斷延續,只是我們兩人最初師從不同,在表現形式、表現語言上存在一些差異。

我很贊同傳統和生活是分不開的,傳統也是很講究生活的。比如古人畫的鶴,鶴膝長度、比例都非常準確,所有的畫都是由生活而來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並不是傳統就沒有生活,生活就沒有傳統。

嶺南畫派 是思潮不是幫派

金羊網︰兩位分別是嶺南畫派和廣東國畫的代表人物,怎麼看這兩個畫派之間的差別,對于藝術派別之間的追求不同有何看法?

陳永鏘︰一百多年前對嶺南文化影響最大的事情是什麼?辛亥革命。十香園是嶺南畫派的搖籃,二高一陳都是居廉的學生,受到孫中山推翻帝制,走向共和這種時代新思想的影響,受到世界性的先進思潮的影響。二高一陳首先是革命者,出于一種民族的義憤,認為文人不能再躲在書齋里面之乎者也,必須走上街頭參與革命,其次他們還是畫家,他們用革命情懷對藝術作出了思考,從而產生了嶺南畫派的思潮。嶺南畫派並非地域性的,也並非這些人自稱為嶺南畫派,而是後來的人們在研究美術史的時候,要對二高一陳的美術革新做出總結,因此來進行賦名,認為他們都是嶺南人所以才稱嶺南畫派。

我認為嶺南畫派不是一個幫派,它是沒有組織的,是一種源于辛亥革命的思潮,主張包容、堅守與創新。嶺南畫派具有很強的現實關懷,而且不定一尊,沒有領袖,不泥古而不化,不畫地為牢,不固步自封,要包容創新,具有先進性。中國傳統畫跟嶺南畫是好朋友,並沒有吵架打架,都有著中國文人的風骨,心是一致的。我們有寫生也有臨摹,臨摹是在體會古人對于藝術的理解,理解中國畫在哪里,這種美感不是對于物象的描述,而是構成物象的審美元素、水墨。

區廣安︰現在畫壇上仍然有很多各種各樣的爭論。中國畫總是說筆墨,我認為筆墨其實就是一種詞匯,像我們寫文章的詞匯,用不同的詞匯就會寫出不同的文章。在畫中具體要表現些什麼內容,最根本的還是要看你的心,你的心境要表現在畫上。

我認為廣東的書畫藝術有兩個支柱,一個是從傳統而來的,從中原而來,歷史源遠流長,這一脈以廣東國畫研究會為代表。在上世紀從根源脈絡上又出現了一股新生力量,就是嶺南畫派,提出了折衷中西吸取了日本、西洋畫的先進技巧,豐富了繪畫的語言。

兩者成為了廣東國畫藝術的兩個支柱,既有傳統的,也有不斷發展的新生力量,近百年來就是這兩根支柱支撐著廣東的國畫藝術。

傳統有多深就能走多遠

金羊網︰走入藝術道路幾十年,二位作為卓有成就的畫家,如今有著怎樣的藝術追求?你們認為什麼樣的藝術作品才堪稱有較高的藝術價值?

陳永鏘︰音樂是用聲音來構成的嗎?不是,是用樂音來構成的,樂音組成了無窮無盡的音樂,中國畫是什麼組成的呢?不是用客觀的物象來構成的,是用筆墨,筆墨是中國畫最基本的審美元素,積點成線,積線成面,提按停頓,就跟音樂的樂音一樣,一筆一畫都要有美感,這種美感是一種藝術語言。畫什麼不是問題,怎麼畫才是問題,怎麼畫才體現了一個人的藝術修養。

袁武的話說得好,一幅好的畫要有三個特點︰第一,原創性;第二,要能體現你的藝術功力和涵養;第三,要能體現你的美學激情和美學思想,就我而言,我畫畫是想要張揚生命,歌頌生命,所以我的畫都喜歡飽滿,喜歡有力,我不要柔柔弱弱,招人憐惜,也不要一枝獨秀,孤芳自賞。我喜歡陽光,喜歡向著太陽唱起歌,我要跟眾生合唱,我的畫沒有俯視,沒有仰視,物我是平等的。當你形成了自己的美學思想之後就不會再找不到北。

我們這個畫展的主題是傳統與生活,不是要比較誰畫得好,而是要去引起大家的思考,只要能夠觸動別人,引起別人的思考,我們就算作了貢獻了。

中華民族的精神,我個人認為非常重要的就是自強不息,厚德載物,自強不息連螞蟻都懂,但是能夠體會厚德載物思想深度的人卻很少,如果自強不息是天,厚德載物就是地,大地母親能夠康復一切生命,收容一切死亡。我寫詩歌頌樹,歌頌青苔,人們總是罵浮萍,隨波逐流,但我也歌頌它,它的生命力是很強的,就像我們的老百姓一樣。嶺南畫派強調現實關懷,不主張貴族藝術,要走向老百姓,看重形神兼備,歡迎雅俗共賞,你說我的畫俗也沒關系,俗到極致自有神,我要走的是自己的路。

古語有雲,立志不隨流俗轉,留心學到古人難

區老師很用功,深刻研究傳統,做日課,但我不是,我只是想做一個喜歡畫畫的快樂人。打個比方,我與區老師走在同一條河岸上,但走了兩條完全不同的路,他想要登高山,越走越艱難,一不小心松手或者打一個噴嚏就容易倒退,路越走越窄,但當漸行漸到山的高處,也要更加懂得舍棄,登高而呼,聲非加疾也,而听者遠,經歷過千難萬險,越到高處越能體現個人的價值和成績。但我比較懶,我要向著大海,從善如流,海上也有險灘、急流,但路越走越寬,只不過在山流水靜,出山流水忙,隊伍越來越大,到了大海誰也分不出誰來,都只是太陽底下的一朵水花,默默發著光。

區廣安︰我認為畫什麼並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能體現人的精神追求,要表現一個人的胸襟、抱負、學問,傳統筆墨是前人積累下來的智慧的結晶,我們要進行傳承。藝術是沒有標準的,源于生活,高于生活,不是看到什麼畫什麼,而是想到什麼畫什麼可謂畫由心造,這是我的追求,從傳統當中吸取養分,現在我還是在跟著古人走,亦步亦趨。有人問我有什麼規劃,我的規劃就是七十歲以前跟著傳統的步伐走,七十歲以後,從心所欲不逾。我現在還是處在學習階段,在不斷豐富自己,吸取營養,我始終堅持一點︰傳統有多深,就能走多遠。

從我個人的經歷,我感覺畫家需要具備三個元素︰緣分、勤奮和天分︰緣分又包括地緣、師緣和機緣。好的畫作一切都會體現在畫上,畫家學習了多少,修養如何,包括缺少哪些養分,在畫上都會暴露無遺。

所謂仁者樂山,智者樂水。我希望成為仁者,背負很重,我的追求是蘇世獨立,橫而不流,還在不斷艱難前行;鏘哥是智者,視野寬廣,現在已經在大海里盡情遨游。

編輯︰棟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