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胃痛牙痛困擾的魯迅

來源︰金羊網 作者︰閻晶明 發表時間︰2018-01-06 19:43

□閻晶明

魯迅是多病的。人們通常的印象,魯迅是肺病的長期患者,他也逝于此病。這是的確的。不過從魯迅自己的記述中可知,他長期受困擾最多的卻是另外兩種病︰胃痛和牙痛。《魯迅日記》從一九一二年五月進入北京始,讓後人可知其日常生活情形之片段,而他得病治病的經歷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魯迅的胃痛(腹痛)經常發生在夜里,“夜腹痛”是日記里常見表述。在魯迅自己看來,胃痛並不算致命的病,所以他的措施也多是克服痛狀而非謀求根治。從日記里可以看到,魯迅並不專門到醫院尋求根治胃病的方法,多是去醫院或藥店買藥服用,有時甚至自己用偏方治療。這也許是因為他自認為自己可以判斷出胃痛或腹痛的原因。

這個伴隨了他二十多年的病痛,並沒有在心里造成多大擔憂,他將之稱為“老病”,雖未忽略,卻也未求根治。

一九三四年四月十三日致母親信中,魯迅說道︰“男亦安,惟近日胃中略痛,此系老病,服藥數天即愈,乞勿遠念為要。”同月二十五日信中稱“男胃病先前雖不常發,但偶爾作痛的時候,一年中也或有的,不過這回時日較長,經服藥一禮拜後,已漸痊愈”。五月四日信中又安慰母親道“男胃痛現已醫好,但還在服藥,醫生言因吸煙太多之故,現擬逐漸少”。這一年,他在致山本初枝、曹靖華、徐懋庸信中,分別告知了對方自己已經痊愈或“胃病無大苦”的消息。

除了“胃痛”、“腹痛”,魯迅還有多次“腹寫(瀉)”經歷。作為一個學醫出身的人,魯迅不會不知道胃病本身的致命性。而魯迅知道自己身有其他疾患,他卻把自己的胃病當成“並發癥”或“伴隨性”疾病對待。

魯迅自稱自己是“牙痛黨”。他長期受到牙痛的折磨,牙痛不是病,卻讓他產生格外強烈的身體意識。一九二五年十月,作雜文《從胡須說到牙齒》,說道︰“我從小就是牙痛黨之一,並非故意和牙齒不痛的正人君子們立異,實在是‘欲罷不能’。”魯迅的自述已經說明這實是家族遺傳所得︰“听說牙齒的性質的好壞,也有遺傳的,那麼,這就是我的父親賞給我的一份遺產,因為他牙齒也很壞。”

自幼就是“牙痛黨”的魯迅,牙齒所受苦痛甚至不止于遺傳和好吃甜食而生齲齒。一九二三年三月二十五日,魯迅一大早“往孔廟執事”,不料“歸途墜車落二齒”。

那次受傷後,魯迅從六月到八月多次到伊東醫院“治齒”也“補齒”。魯迅幾乎每一年都會受到牙痛困擾,日記中多有療齒記錄。主要是制服“齒痛”、“補牙”、“造義齒”。

可以說,自青年時代起,胃病和牙痛或交替或並發地困擾著魯迅,他不得不經常去應對。魯迅日記里,提及“牙”或“齒”超過百次,提及“胃”“腹”疾病的也逾半百。

(據《魯迅還在》,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編輯︰Qiudong
數字報

被胃痛牙痛困擾的魯迅

金羊網2018-01-06 19:43:15

□閻晶明

魯迅是多病的。人們通常的印象,魯迅是肺病的長期患者,他也逝于此病。這是的確的。不過從魯迅自己的記述中可知,他長期受困擾最多的卻是另外兩種病︰胃痛和牙痛。《魯迅日記》從一九一二年五月進入北京始,讓後人可知其日常生活情形之片段,而他得病治病的經歷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魯迅的胃痛(腹痛)經常發生在夜里,“夜腹痛”是日記里常見表述。在魯迅自己看來,胃痛並不算致命的病,所以他的措施也多是克服痛狀而非謀求根治。從日記里可以看到,魯迅並不專門到醫院尋求根治胃病的方法,多是去醫院或藥店買藥服用,有時甚至自己用偏方治療。這也許是因為他自認為自己可以判斷出胃痛或腹痛的原因。

這個伴隨了他二十多年的病痛,並沒有在心里造成多大擔憂,他將之稱為“老病”,雖未忽略,卻也未求根治。

一九三四年四月十三日致母親信中,魯迅說道︰“男亦安,惟近日胃中略痛,此系老病,服藥數天即愈,乞勿遠念為要。”同月二十五日信中稱“男胃病先前雖不常發,但偶爾作痛的時候,一年中也或有的,不過這回時日較長,經服藥一禮拜後,已漸痊愈”。五月四日信中又安慰母親道“男胃痛現已醫好,但還在服藥,醫生言因吸煙太多之故,現擬逐漸少”。這一年,他在致山本初枝、曹靖華、徐懋庸信中,分別告知了對方自己已經痊愈或“胃病無大苦”的消息。

除了“胃痛”、“腹痛”,魯迅還有多次“腹寫(瀉)”經歷。作為一個學醫出身的人,魯迅不會不知道胃病本身的致命性。而魯迅知道自己身有其他疾患,他卻把自己的胃病當成“並發癥”或“伴隨性”疾病對待。

魯迅自稱自己是“牙痛黨”。他長期受到牙痛的折磨,牙痛不是病,卻讓他產生格外強烈的身體意識。一九二五年十月,作雜文《從胡須說到牙齒》,說道︰“我從小就是牙痛黨之一,並非故意和牙齒不痛的正人君子們立異,實在是‘欲罷不能’。”魯迅的自述已經說明這實是家族遺傳所得︰“听說牙齒的性質的好壞,也有遺傳的,那麼,這就是我的父親賞給我的一份遺產,因為他牙齒也很壞。”

自幼就是“牙痛黨”的魯迅,牙齒所受苦痛甚至不止于遺傳和好吃甜食而生齲齒。一九二三年三月二十五日,魯迅一大早“往孔廟執事”,不料“歸途墜車落二齒”。

那次受傷後,魯迅從六月到八月多次到伊東醫院“治齒”也“補齒”。魯迅幾乎每一年都會受到牙痛困擾,日記中多有療齒記錄。主要是制服“齒痛”、“補牙”、“造義齒”。

可以說,自青年時代起,胃病和牙痛或交替或並發地困擾著魯迅,他不得不經常去應對。魯迅日記里,提及“牙”或“齒”超過百次,提及“胃”“腹”疾病的也逾半百。

(據《魯迅還在》,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

編輯︰Qiudong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