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音樂會在中國蔚然成風 是附庸高雅還是品位提高?

來源︰北京青年報 作者︰王紀宴 發表時間︰2018-01-05 11:40

為什麼要听“新年音樂會”?

◎王紀宴

為什麼要在一年一度的新年到來之際听一場新年音樂會?對于這個問題,可能一百個人會有一百個不同的回答。但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是,將听音樂會作為迎接和歡度新年的一項活動,對于我們中的許多人而言已是非常自然的事,回顧過去十幾年間新年音樂會的日漸深入人心,至今已成為一種蔚為壯觀的文化現象,確實令人感到欣慰。這既說明古典音樂在我國的普及,也顯示著人們欣賞品位的變化和提高。

隨著新年臨近,在新年音樂會的听眾大軍中肯定有眾多新面孔,他們甚至連听音樂會時不能拍照和說話、樂章之間不宜鼓掌等“規矩”都不清楚,但他們仍以能在新年听一場“高雅”的新年音樂會為榮。在這一現象背後有著令人深思的意義。在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今天,當物質食糧的質量和營養日益得到人們的重視時,精神食糧的質量和營養也逐漸引起越來越多的重視。或許正如有人曾預言的——插科打諢的時代終將成為過去?偉大的德國作家席勒在《審美教育書簡》中提出的觀點,即“振奮性的美是一種需要”,同樣適用于我們每個人。在我們的精神食糧構成中,古典音樂的雅致與壯麗,嚴肅與豐厚,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和價值。而新年音樂會則在節日氛圍濃郁的特殊時節,將音樂中更親切、輕松的一面展現給熱愛音樂的人們。

在全世界音樂愛好者的心目中,知名度最高的新年音樂會當屬維也納愛樂樂團每年在位于維也納貝森多夫大街12號的音樂之友協會大廳即人們熟悉的“金色大廳”演出的新年音樂會,國內媒體和音樂愛好者習慣稱之為“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其實,準確的名稱是“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因為維也納還有其他的新年音樂會,不過,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這一在全世界有九十多個國家購買轉播權、七十多個國家進行同步直播的藝術盛事,不僅成為維也納這座舉世聞名的音樂之都新年音樂會的同義詞,也堪稱全世界新年音樂會的標志。每年元旦,電視機前的無數音樂愛好者與置身于繁花似錦的金色大廳里的听眾一道,為維也納愛樂樂團的美妙演奏而傾倒,為施特勞斯家族音樂寶庫中流瀉出的醇香樂音而陶醉,這似乎已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近80年的歷程足以證明,維也納這塊音樂土地結出的兩顆珍貴碩果——施特勞斯家族和維也納愛樂樂團——在洋溢著歡樂和希望的元旦之日的奇妙結合,有著源源不斷的獨特魅力,以施特勞斯父子為主的作曲家創作的圓舞曲、進行曲、輕歌劇序曲、波爾卡和加洛普舞曲等,雖然不像交響樂那樣宏大和深刻,但像老一輩指揮家埃里希•克萊伯這樣的大師,並不將施特勞斯的圓舞曲作為輕松愉快的小曲,而是視之為“小型交響詩”。如果圓舞曲只是伴舞的歡快樂曲,那麼《藍色多瑙河》可能就不會享有“奧地利第二國歌”的崇高贊譽了。

擔任2018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指揮的是享譽樂壇的指揮大師里卡多•穆蒂,這是他繼1993年、1997年、2000年和2004年後第五次指揮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很多人將這位意大利指揮家與他的偉大的前輩托斯卡尼尼相比,就鮮明的藝術個性、對音樂的卓越理解及充滿激情的指揮風格而言,他確實堪稱為托斯卡尼尼的優秀繼承人。他指揮的1993年新年音樂會被評論家們認為是藝術上最完美、最迷人的。他在新年音樂會上的一個引人注目之舉是將听眾不熟知的新穎作品納入曲目。1993年他指揮了五首從未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出現過的樂曲,而1997年則更增加到8首!2018年新年音樂會曲目中則出現了即使是資深古典音樂愛好者甚至音樂學者都未必曾有耳聞的作曲家阿爾方斯•齊布爾卡和他創作的《斯特凡妮加沃特》。老約翰•施特勞斯改編自羅西尼歌劇序曲的《威廉•退爾加洛普》、小約翰•施特勞斯取材于威爾第歌劇的《假面舞會四對舞》《南國的玫瑰圓舞曲》以及蘇佩的《薄伽丘》序曲,體現了穆蒂對自己祖國意大利音樂的鐘愛。

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38年,那時距維也納愛樂樂團成立還有四年,而音樂會的曲目也尚未與約翰•施特勞斯家族結緣。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起始于1939年,由克萊門斯•克勞斯指揮。這是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歷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並未在元旦這一天而只是在12月31日演出的新年音樂會。演奏的10首樂曲為清一色的小約翰•施特勞斯作品,沒有返場加演曲目,如今作為每年的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必不可少的標注性曲目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和《拉德茨基進行曲》,在那場音樂會上都沒有出現。從1987年開始,維也納愛樂樂團改變此前由同一位指揮家連續多年指揮新年音樂會的做法,每年邀請的指揮家不與上一年相同,但相隔一年有可能再度被邀請。作出改變後首位登上新年音樂會指揮台的是赫伯特•馮•卡拉揚!雖然,無數新年音樂會的熱心听眾熱衷于談論哪一屆音樂會的指揮更出色,但對于曾于2011年和2013年兩度擔任指揮的奧地利指揮家弗朗茨•韋爾澤-莫斯特而言,卡拉揚所表現出的維也納舞曲音樂中那種內在的“金色的憂郁”是高于任何人的,“當卡拉揚1987年指揮《天體的音樂》時,那真的就是天籟之音!”

有幸登上新年音樂會指揮台的人無一不是在全世界享有盛譽而與維也納愛樂樂團有著密切合作的指揮名家,他們讓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保持著最高的藝術水準,同時也保持著樂團魅力獨具的風格和音色,包括2017年擔任指揮的“80後”委內瑞拉指揮家古斯塔沃•杜達梅爾,在他指揮下的音樂會下半場第8首樂曲即約瑟夫•施特勞斯的《納斯瓦爾德的女孩——連德勒風格瑪祖卡波爾卡》以及膾炙人口的《藍色多瑙河》開頭,我們听到的是只有維也納愛樂樂團的弦樂才有的醉人的甜美揉弦。英國樂評家理查德•奧斯本在25年前評論DG公司發行的紀念維也納愛樂樂團創建150周年系列唱片時寫下的話,道出了億萬人的共同心聲︰“為了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子孫,我們只能希望維也納保持它作為音樂的至高中心所具有的卓爾不凡。”他將維也納愛樂樂團所代表的偉大音樂傳統與全世界的和平緊密相連,認為如果到了2142年我們周圍不再有人照布魯克納交響曲誕生之初的方式演奏它們,不再年復一年地在新年音樂會上向全世界問候“新年快樂”,不在听眾的掌聲中演奏《拉德茨基進行曲》,那才是悲劇。謝天謝地!這種美好一直持續著。

與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的輕松情調相比,維也納的另一個樂團——維也納交響樂團的三場新年音樂會代表了另一種更為嚴肅的傳統,即在新年演出貝多芬第九《合唱》交響曲。維也納不僅有約翰•施特勞斯家族,更是貝多芬生前生活和創作的城市,也是他的長眠之地。2017年12月30日、31日和2018年元旦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三場演出由維也納交響樂團首席指揮菲利普•約丹指揮。2017年4月6日和7日約丹指揮維也納交響樂團在國家大劇院音樂廳演出的兩場“紀念貝多芬——維也納交響樂團音樂會”,其盛況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他們帶來的貝多芬雄渾音樂感人至深。

新年音樂會在我國已蔚然成風,就數量而言,華夏大地從元旦至春節期間綿延不絕的新年音樂會堪稱世界之最。國家大劇院在過去十年間每年舉辦的都是“系列新年音樂會”,2017年12月31日晚,像往年一樣,有一場在23點開始的“國家大劇院迎鐘聲新年音樂會”,听眾在張藝指揮中國國家芭蕾舞團交響樂團的演奏中迎來新年的鐘聲。而國外樂團在新年期間來到我國演出新年音樂會,也成為中國新年音樂會的獨特景觀,其中不乏世界一流甚至頂級樂團,如2015年12月31日晚當“北京新年音樂會”迎來20周年誕辰時在人民大會堂演出的捷克愛樂樂團。在那一晚的音樂會上,吸引听眾的不僅是東歐交響勁旅的精湛演奏,更有在音樂中蘊含的為不同民族所共同感悟和珍視的節日情懷。而當下半場開始的《紅旗頌》響起時,從嘹亮、高亢的號角聲,到飽滿激昂的紅旗主題在燦爛的C大調上噴薄而出,到連接部中雙簧管奏出如歌的抒情主題,再到最後的輝煌高潮,捷克愛樂樂團的演繹讓這首中國經典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清晰和壯麗響徹人民大會堂。而在2017到2018歲末年初,來自捷克的布爾諾愛樂樂團在著名指揮家托馬斯•桑德林率領下,除了在人民大會堂演出新年音樂會,還在呼和浩特烏蘭恰特大劇院、山西保利大劇院和西安音樂廳巡演。而倫敦愛樂樂團在瓦西里•佩特連科指揮下在廣州、深圳、上海和北京的巡演也為2018年的新年音樂會舞台增色。

編輯︰邱邱
數字報

新年音樂會在中國蔚然成風 是附庸高雅還是品位提高?

北京青年報2018-01-05 11:40:38

為什麼要听“新年音樂會”?

◎王紀宴

為什麼要在一年一度的新年到來之際听一場新年音樂會?對于這個問題,可能一百個人會有一百個不同的回答。但一個毋庸置疑的事實是,將听音樂會作為迎接和歡度新年的一項活動,對于我們中的許多人而言已是非常自然的事,回顧過去十幾年間新年音樂會的日漸深入人心,至今已成為一種蔚為壯觀的文化現象,確實令人感到欣慰。這既說明古典音樂在我國的普及,也顯示著人們欣賞品位的變化和提高。

隨著新年臨近,在新年音樂會的听眾大軍中肯定有眾多新面孔,他們甚至連听音樂會時不能拍照和說話、樂章之間不宜鼓掌等“規矩”都不清楚,但他們仍以能在新年听一場“高雅”的新年音樂會為榮。在這一現象背後有著令人深思的意義。在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今天,當物質食糧的質量和營養日益得到人們的重視時,精神食糧的質量和營養也逐漸引起越來越多的重視。或許正如有人曾預言的——插科打諢的時代終將成為過去?偉大的德國作家席勒在《審美教育書簡》中提出的觀點,即“振奮性的美是一種需要”,同樣適用于我們每個人。在我們的精神食糧構成中,古典音樂的雅致與壯麗,嚴肅與豐厚,有其不可替代的地位和價值。而新年音樂會則在節日氛圍濃郁的特殊時節,將音樂中更親切、輕松的一面展現給熱愛音樂的人們。

在全世界音樂愛好者的心目中,知名度最高的新年音樂會當屬維也納愛樂樂團每年在位于維也納貝森多夫大街12號的音樂之友協會大廳即人們熟悉的“金色大廳”演出的新年音樂會,國內媒體和音樂愛好者習慣稱之為“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其實,準確的名稱是“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因為維也納還有其他的新年音樂會,不過,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這一在全世界有九十多個國家購買轉播權、七十多個國家進行同步直播的藝術盛事,不僅成為維也納這座舉世聞名的音樂之都新年音樂會的同義詞,也堪稱全世界新年音樂會的標志。每年元旦,電視機前的無數音樂愛好者與置身于繁花似錦的金色大廳里的听眾一道,為維也納愛樂樂團的美妙演奏而傾倒,為施特勞斯家族音樂寶庫中流瀉出的醇香樂音而陶醉,這似乎已成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近80年的歷程足以證明,維也納這塊音樂土地結出的兩顆珍貴碩果——施特勞斯家族和維也納愛樂樂團——在洋溢著歡樂和希望的元旦之日的奇妙結合,有著源源不斷的獨特魅力,以施特勞斯父子為主的作曲家創作的圓舞曲、進行曲、輕歌劇序曲、波爾卡和加洛普舞曲等,雖然不像交響樂那樣宏大和深刻,但像老一輩指揮家埃里希•克萊伯這樣的大師,並不將施特勞斯的圓舞曲作為輕松愉快的小曲,而是視之為“小型交響詩”。如果圓舞曲只是伴舞的歡快樂曲,那麼《藍色多瑙河》可能就不會享有“奧地利第二國歌”的崇高贊譽了。

擔任2018年維也納新年音樂會指揮的是享譽樂壇的指揮大師里卡多•穆蒂,這是他繼1993年、1997年、2000年和2004年後第五次指揮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很多人將這位意大利指揮家與他的偉大的前輩托斯卡尼尼相比,就鮮明的藝術個性、對音樂的卓越理解及充滿激情的指揮風格而言,他確實堪稱為托斯卡尼尼的優秀繼承人。他指揮的1993年新年音樂會被評論家們認為是藝術上最完美、最迷人的。他在新年音樂會上的一個引人注目之舉是將听眾不熟知的新穎作品納入曲目。1993年他指揮了五首從未在維也納新年音樂會上出現過的樂曲,而1997年則更增加到8首!2018年新年音樂會曲目中則出現了即使是資深古典音樂愛好者甚至音樂學者都未必曾有耳聞的作曲家阿爾方斯•齊布爾卡和他創作的《斯特凡妮加沃特》。老約翰•施特勞斯改編自羅西尼歌劇序曲的《威廉•退爾加洛普》、小約翰•施特勞斯取材于威爾第歌劇的《假面舞會四對舞》《南國的玫瑰圓舞曲》以及蘇佩的《薄伽丘》序曲,體現了穆蒂對自己祖國意大利音樂的鐘愛。

維也納新年音樂會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838年,那時距維也納愛樂樂團成立還有四年,而音樂會的曲目也尚未與約翰•施特勞斯家族結緣。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起始于1939年,由克萊門斯•克勞斯指揮。這是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歷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並未在元旦這一天而只是在12月31日演出的新年音樂會。演奏的10首樂曲為清一色的小約翰•施特勞斯作品,沒有返場加演曲目,如今作為每年的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必不可少的標注性曲目的《藍色多瑙河圓舞曲》和《拉德茨基進行曲》,在那場音樂會上都沒有出現。從1987年開始,維也納愛樂樂團改變此前由同一位指揮家連續多年指揮新年音樂會的做法,每年邀請的指揮家不與上一年相同,但相隔一年有可能再度被邀請。作出改變後首位登上新年音樂會指揮台的是赫伯特•馮•卡拉揚!雖然,無數新年音樂會的熱心听眾熱衷于談論哪一屆音樂會的指揮更出色,但對于曾于2011年和2013年兩度擔任指揮的奧地利指揮家弗朗茨•韋爾澤-莫斯特而言,卡拉揚所表現出的維也納舞曲音樂中那種內在的“金色的憂郁”是高于任何人的,“當卡拉揚1987年指揮《天體的音樂》時,那真的就是天籟之音!”

有幸登上新年音樂會指揮台的人無一不是在全世界享有盛譽而與維也納愛樂樂團有著密切合作的指揮名家,他們讓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保持著最高的藝術水準,同時也保持著樂團魅力獨具的風格和音色,包括2017年擔任指揮的“80後”委內瑞拉指揮家古斯塔沃•杜達梅爾,在他指揮下的音樂會下半場第8首樂曲即約瑟夫•施特勞斯的《納斯瓦爾德的女孩——連德勒風格瑪祖卡波爾卡》以及膾炙人口的《藍色多瑙河》開頭,我們听到的是只有維也納愛樂樂團的弦樂才有的醉人的甜美揉弦。英國樂評家理查德•奧斯本在25年前評論DG公司發行的紀念維也納愛樂樂團創建150周年系列唱片時寫下的話,道出了億萬人的共同心聲︰“為了我們自己和我們的子孫,我們只能希望維也納保持它作為音樂的至高中心所具有的卓爾不凡。”他將維也納愛樂樂團所代表的偉大音樂傳統與全世界的和平緊密相連,認為如果到了2142年我們周圍不再有人照布魯克納交響曲誕生之初的方式演奏它們,不再年復一年地在新年音樂會上向全世界問候“新年快樂”,不在听眾的掌聲中演奏《拉德茨基進行曲》,那才是悲劇。謝天謝地!這種美好一直持續著。

與維也納愛樂樂團新年音樂會的輕松情調相比,維也納的另一個樂團——維也納交響樂團的三場新年音樂會代表了另一種更為嚴肅的傳統,即在新年演出貝多芬第九《合唱》交響曲。維也納不僅有約翰•施特勞斯家族,更是貝多芬生前生活和創作的城市,也是他的長眠之地。2017年12月30日、31日和2018年元旦貝多芬第九交響曲的三場演出由維也納交響樂團首席指揮菲利普•約丹指揮。2017年4月6日和7日約丹指揮維也納交響樂團在國家大劇院音樂廳演出的兩場“紀念貝多芬——維也納交響樂團音樂會”,其盛況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他們帶來的貝多芬雄渾音樂感人至深。

新年音樂會在我國已蔚然成風,就數量而言,華夏大地從元旦至春節期間綿延不絕的新年音樂會堪稱世界之最。國家大劇院在過去十年間每年舉辦的都是“系列新年音樂會”,2017年12月31日晚,像往年一樣,有一場在23點開始的“國家大劇院迎鐘聲新年音樂會”,听眾在張藝指揮中國國家芭蕾舞團交響樂團的演奏中迎來新年的鐘聲。而國外樂團在新年期間來到我國演出新年音樂會,也成為中國新年音樂會的獨特景觀,其中不乏世界一流甚至頂級樂團,如2015年12月31日晚當“北京新年音樂會”迎來20周年誕辰時在人民大會堂演出的捷克愛樂樂團。在那一晚的音樂會上,吸引听眾的不僅是東歐交響勁旅的精湛演奏,更有在音樂中蘊含的為不同民族所共同感悟和珍視的節日情懷。而當下半場開始的《紅旗頌》響起時,從嘹亮、高亢的號角聲,到飽滿激昂的紅旗主題在燦爛的C大調上噴薄而出,到連接部中雙簧管奏出如歌的抒情主題,再到最後的輝煌高潮,捷克愛樂樂團的演繹讓這首中國經典以一種前所未有的清晰和壯麗響徹人民大會堂。而在2017到2018歲末年初,來自捷克的布爾諾愛樂樂團在著名指揮家托馬斯•桑德林率領下,除了在人民大會堂演出新年音樂會,還在呼和浩特烏蘭恰特大劇院、山西保利大劇院和西安音樂廳巡演。而倫敦愛樂樂團在瓦西里•佩特連科指揮下在廣州、深圳、上海和北京的巡演也為2018年的新年音樂會舞台增色。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