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發現古代東夏國“皇家糧倉”

來源︰新華網 作者︰周長慶 劉碩 發表時間︰2018-01-04 16:04

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人員在2017年對吉林延邊磨盤村山城遺址進行的發掘中,發現了一座古代東夏國的大型官倉遺址,並出土了粟、紅小豆、小麥等多種糧食作物。專家認為,這是長白山地區金代農業考古的又一重大發現,有助于進一步揭開800多年前東夏國的神秘面紗。

專家介紹,東夏國是金朝女真人蒲鮮萬奴在東北東部創建的地方割據政權,建于公元1215年,滅于公元1233年。經過近幾年的考古發掘,出土的大量文物和建築址等遺跡證明,位于吉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圖們市長安鎮磨盤村的磨盤村山城是東夏國的南京城所在地。

磨盤村山城考古隊執行領隊、延邊州文物保護中心主任李強告訴記者,2017年發現的官倉遺址磨盤村山城中部東夏國建築群北側,由五排礎石構成,東西長21.25米,南北寬7.5米,四周環繞排水溝,遺址上散落大量陶質建築瓦件。這種特殊的建築格局,鮮見于以往我國已發掘的金代遺存中,是東夏國獨有建築形式。

考古人員在建築遺址中發現了大量已經炭化的糧食作物,遍布建築基址,厚度在20厘米左右,中部尤為集中,厚35厘米。炭化糧食作物數量大,純淨度高,肉眼即可清晰辨識種子顆粒。在該建築址外側西北角尚有一處圓形炭化糧食堆積,直徑4米,現存厚達40厘米,此處作物顆粒較大,與建築基址內糧食種屬有別。

考古人員對遺址內外出土的炭化糧食進行了浮選、鑒定,確認建築址內出土的糧食以粟為主而且較純淨,建築基址外側西北角出土的糧食以紅小豆為主,另有少量的黍、小麥、蕎麥。考古人員推定,當年蒙古族軍隊攻破東夏國南京城將糧倉付之一炬,房屋倒塌掩埋了未燃盡的糧食並炭化,才使得如此大量糧食得以留存地下8個多世紀。

李強介紹,考古隊近年來在磨盤村山城遺址內還發現了各種與農業生產有關的生產工具,如鐵斧、鐵鎬、鐵鐮、石磨盤等,連同此次發現的“皇家糧倉”,可以充分說明東夏國時期的農業生產已相當成熟,同時也證明遺址周邊的布爾哈通河谷、海蘭江畔早已成為人類賴以生存的農耕之所。

吉林大學邊疆考古研究中心教授馮恩學認為,磨盤村山城大型官倉遺址,是我國東部邊疆近年來發掘的保存狀況完整、建築結構明晰、同一地點出土糧食數量最大、種屬最多的一處重要遺存。出土的多個糧食屬種對了解當地居民的膳食結構、農業發展、經濟形態的變化,深入研究金代東北圖們江流域的氣候狀況、生態環境、人類對自然資源的有效利用等,提供了難得的寶貴資料,具有重要的歷史與現實意義。

(記者周長慶、劉碩)

編輯︰邱邱
數字報

吉林發現古代東夏國“皇家糧倉”

新華網2018-01-04 16:04:03

吉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考古人員在2017年對吉林延邊磨盤村山城遺址進行的發掘中,發現了一座古代東夏國的大型官倉遺址,並出土了粟、紅小豆、小麥等多種糧食作物。專家認為,這是長白山地區金代農業考古的又一重大發現,有助于進一步揭開800多年前東夏國的神秘面紗。

專家介紹,東夏國是金朝女真人蒲鮮萬奴在東北東部創建的地方割據政權,建于公元1215年,滅于公元1233年。經過近幾年的考古發掘,出土的大量文物和建築址等遺跡證明,位于吉林延邊朝鮮族自治州圖們市長安鎮磨盤村的磨盤村山城是東夏國的南京城所在地。

磨盤村山城考古隊執行領隊、延邊州文物保護中心主任李強告訴記者,2017年發現的官倉遺址磨盤村山城中部東夏國建築群北側,由五排礎石構成,東西長21.25米,南北寬7.5米,四周環繞排水溝,遺址上散落大量陶質建築瓦件。這種特殊的建築格局,鮮見于以往我國已發掘的金代遺存中,是東夏國獨有建築形式。

考古人員在建築遺址中發現了大量已經炭化的糧食作物,遍布建築基址,厚度在20厘米左右,中部尤為集中,厚35厘米。炭化糧食作物數量大,純淨度高,肉眼即可清晰辨識種子顆粒。在該建築址外側西北角尚有一處圓形炭化糧食堆積,直徑4米,現存厚達40厘米,此處作物顆粒較大,與建築基址內糧食種屬有別。

考古人員對遺址內外出土的炭化糧食進行了浮選、鑒定,確認建築址內出土的糧食以粟為主而且較純淨,建築基址外側西北角出土的糧食以紅小豆為主,另有少量的黍、小麥、蕎麥。考古人員推定,當年蒙古族軍隊攻破東夏國南京城將糧倉付之一炬,房屋倒塌掩埋了未燃盡的糧食並炭化,才使得如此大量糧食得以留存地下8個多世紀。

李強介紹,考古隊近年來在磨盤村山城遺址內還發現了各種與農業生產有關的生產工具,如鐵斧、鐵鎬、鐵鐮、石磨盤等,連同此次發現的“皇家糧倉”,可以充分說明東夏國時期的農業生產已相當成熟,同時也證明遺址周邊的布爾哈通河谷、海蘭江畔早已成為人類賴以生存的農耕之所。

吉林大學邊疆考古研究中心教授馮恩學認為,磨盤村山城大型官倉遺址,是我國東部邊疆近年來發掘的保存狀況完整、建築結構明晰、同一地點出土糧食數量最大、種屬最多的一處重要遺存。出土的多個糧食屬種對了解當地居民的膳食結構、農業發展、經濟形態的變化,深入研究金代東北圖們江流域的氣候狀況、生態環境、人類對自然資源的有效利用等,提供了難得的寶貴資料,具有重要的歷史與現實意義。

(記者周長慶、劉碩)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