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似路由器 這件西周文物的名字和用途至今仍不明

來源︰中新網客戶端 作者︰宋宇晟 發表時間︰2018-01-04 11:56

最近,一件酷似路由器的西周文物引起了網友關注。這是一件什麼樣的文物?它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安徽博物院副院長李治益接受了記者的書面采訪。

  安徽博物院官網截圖。

日前,一篇名為“國家一級文物竟有件酷似‘路由器’!”的文章在網上熱傳。文中所說的這件文物造型奇特,酷似現代的路由器。因此有網友將該文物直接稱為“西周路由器”。

相關資料顯示,這件文物目前藏于安徽博物院。記者在其官網上看到,這件文物名為“雲紋銅五柱器”,斷代為西周,通高31厘米,其中柱高16.5厘米。

“雲紋銅五柱器”器形確實奇特——器上有五根圓柱,分列于長方形的脊基上,距離互等;下為空腔方座,四角--圓無稜隅,四壁微鼓。安徽博物院官網介紹顯示,該文物“不見于諸家著錄,用途待考”。

  被稱為“西周路由器”的文物“雲紋銅五柱器”。圖片來源︰安徽博物院微博

不過安徽博物院副院長李治益告訴記者,“雲紋銅五柱器”並非這件文物的正式名稱。“文物的定名都是有相關規範的,這件文物沒有正式定名,就是因為它一沒有銘文,二沒有文獻記載,三沒有類似文物作參考。之所以稱為五柱器,就是因為不清楚它的功能,不得已才依據器形外表和紋飾特征取一個臨時名稱。”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了解到,這件“雲紋銅五柱器”1959年在安徽省屯溪市弈棋出土。事實上,這樣的“西周路由器”當時共出土了兩件。

1959年3月,人們在屯溪西北郊區修建機場的施工過程中,發現了弈棋村南的兩座古墓。後來經過多次考古調查和實地鑽探,專家團隊確認,這里存在一座規模不小的古代墓群。1959年首次發掘了一、二號墓,“雲紋銅五柱器”正出土于一號墓。李治益說,如今的一號墓已成了今天的黃山市機場用地。

《屯溪土墩墓發掘報告》中對五柱器的介紹。圖片來源︰《屯溪土墩墓發掘報告》

當時的考古報告還指出,這件文物“器形奇異,自北宋以來未曾見著錄過”,“很難說出它的名稱和用途”。此後的相關研究也都沿用這樣的說法。“諸家著錄未見,用途不明,實為不知名器”類似的表述屢屢見于相關論文中。

雖然用途不明,但當時的一些研究也給出了自己的猜想。

比如《安徽屯溪西周墓葬發掘報告》就覺得它可能是古代的“奏樂用具”。報告猜想,該文物“是用來插置管樂器以待吹,口部平齊便于放置穩固,脊上的五柱,就是插置準備吹奏的管樂器的。”也正因此,這份報告將之稱為“鐘形五柱樂器”。

記者注意到,當時的考古工作者還為其做過“試敲測音”。發掘報告中也列出了測試結果——五柱發音各不相同,或與古樂五音有關;每柱不同部位也有不同聲音。報告最終認為,這件銅器可能“與音律和校正音高有密切關系”。

但同時,報告也指出,由于發掘時沒有見到附近有管樂器的腐朽殘跡為之佐證,因此也不能肯定這是一件樂器。“要解決它的用途問題還有待于進一步的研究。”

  雲紋銅五柱器。圖片來源︰《屯溪土墩墓發掘報告》

李治益告訴記者,自五柱器出土以來,無數青銅器研究專家對它進行了研究,但苦于沒有確鑿的依據可用,所以至今仍停留在推理的空間內。

“早年有人認為是樂器,但隨著音樂考古的興起,很快被否定。後有人認為是某種器物的底座,但亦屬于語焉不詳。近期有人認為是古人祭祀祖先時插先祖牌位的底座,這種觀點也有待于學術界論證,大家可以期待。”他說。

而對于網上“西周路由器”的說法,李治益坦言,這是網友依據器物外形,對照今天常見上網設備的調侃之言,“娛樂一下也未嘗不可,不必較真”。(記者宋宇晟)

編輯︰邱邱
數字報

酷似路由器 這件西周文物的名字和用途至今仍不明

中新網客戶端2018-01-04 11:56:55

最近,一件酷似路由器的西周文物引起了網友關注。這是一件什麼樣的文物?它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安徽博物院副院長李治益接受了記者的書面采訪。

  安徽博物院官網截圖。

日前,一篇名為“國家一級文物竟有件酷似‘路由器’!”的文章在網上熱傳。文中所說的這件文物造型奇特,酷似現代的路由器。因此有網友將該文物直接稱為“西周路由器”。

相關資料顯示,這件文物目前藏于安徽博物院。記者在其官網上看到,這件文物名為“雲紋銅五柱器”,斷代為西周,通高31厘米,其中柱高16.5厘米。

“雲紋銅五柱器”器形確實奇特——器上有五根圓柱,分列于長方形的脊基上,距離互等;下為空腔方座,四角--圓無稜隅,四壁微鼓。安徽博物院官網介紹顯示,該文物“不見于諸家著錄,用途待考”。

  被稱為“西周路由器”的文物“雲紋銅五柱器”。圖片來源︰安徽博物院微博

不過安徽博物院副院長李治益告訴記者,“雲紋銅五柱器”並非這件文物的正式名稱。“文物的定名都是有相關規範的,這件文物沒有正式定名,就是因為它一沒有銘文,二沒有文獻記載,三沒有類似文物作參考。之所以稱為五柱器,就是因為不清楚它的功能,不得已才依據器形外表和紋飾特征取一個臨時名稱。”

記者查閱相關資料了解到,這件“雲紋銅五柱器”1959年在安徽省屯溪市弈棋出土。事實上,這樣的“西周路由器”當時共出土了兩件。

1959年3月,人們在屯溪西北郊區修建機場的施工過程中,發現了弈棋村南的兩座古墓。後來經過多次考古調查和實地鑽探,專家團隊確認,這里存在一座規模不小的古代墓群。1959年首次發掘了一、二號墓,“雲紋銅五柱器”正出土于一號墓。李治益說,如今的一號墓已成了今天的黃山市機場用地。

《屯溪土墩墓發掘報告》中對五柱器的介紹。圖片來源︰《屯溪土墩墓發掘報告》

當時的考古報告還指出,這件文物“器形奇異,自北宋以來未曾見著錄過”,“很難說出它的名稱和用途”。此後的相關研究也都沿用這樣的說法。“諸家著錄未見,用途不明,實為不知名器”類似的表述屢屢見于相關論文中。

雖然用途不明,但當時的一些研究也給出了自己的猜想。

比如《安徽屯溪西周墓葬發掘報告》就覺得它可能是古代的“奏樂用具”。報告猜想,該文物“是用來插置管樂器以待吹,口部平齊便于放置穩固,脊上的五柱,就是插置準備吹奏的管樂器的。”也正因此,這份報告將之稱為“鐘形五柱樂器”。

記者注意到,當時的考古工作者還為其做過“試敲測音”。發掘報告中也列出了測試結果——五柱發音各不相同,或與古樂五音有關;每柱不同部位也有不同聲音。報告最終認為,這件銅器可能“與音律和校正音高有密切關系”。

但同時,報告也指出,由于發掘時沒有見到附近有管樂器的腐朽殘跡為之佐證,因此也不能肯定這是一件樂器。“要解決它的用途問題還有待于進一步的研究。”

  雲紋銅五柱器。圖片來源︰《屯溪土墩墓發掘報告》

李治益告訴記者,自五柱器出土以來,無數青銅器研究專家對它進行了研究,但苦于沒有確鑿的依據可用,所以至今仍停留在推理的空間內。

“早年有人認為是樂器,但隨著音樂考古的興起,很快被否定。後有人認為是某種器物的底座,但亦屬于語焉不詳。近期有人認為是古人祭祀祖先時插先祖牌位的底座,這種觀點也有待于學術界論證,大家可以期待。”他說。

而對于網上“西周路由器”的說法,李治益坦言,這是網友依據器物外形,對照今天常見上網設備的調侃之言,“娛樂一下也未嘗不可,不必較真”。(記者宋宇晟)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