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安處是故鄉

來源︰金羊網 作者︰阿成 發表時間︰2018-01-03 16:03

從貴陽的龍洞堡機場到貞豐,約200多公里的路。走這一路,山就一直沒有斷過。說它連綿起伏,說它綿延不絕,說它峰嵐疊嶂,似都不足以形容黔地十萬大山之綿長,之深邃,之壯闊。

車子上高速路時已入黃昏,兼之路之兩側山巒牽連不斷,不免有些單調。偶爾隱約在山溝溝里發現幾幢簡單的民房,不一會兒,僅有孤零零的一幢在向晚的天色里亮著燈。看著這孤單閃爍的燈光,完全猜想不出這一山溝溝里的人家過著怎樣的一種生活。

回溯過去的幾十年,所謂“走南闖北”,以至漫游異邦,攬入懷中的天下風景不可謂不多,或說是經了風雨,見了世面,然而,卻從未見過似這路之兩翼的山,那樣的不知疲倦,那樣的不離不棄,那樣的緊緊相隨,簇擁著你一路前行。恍然間,似乎進入了一個玄虛的神世界,被困在無法掙脫的迷宮里,永遠也走不出去似的。

這里便是父輩們常說的“大三線”。當年的“備戰備荒”,激勵了無數的熱血青年,他們與親朋故友置酒話別後,昂揚地離開了大中城市,告別故鄉的山水,從天南地北,溝渡河,翻山越嶺,披荊拓路來到了里黔地,從此扎根于斯、盡職于斯、繁衍于斯,直至垂垂暮年。如此崇高的獻身,卻被遮蔽在這十萬大山之中。

回首當年到這里“支邊”的,不單是軍工人才,農業、林業、商業、輕工業、學校、醫院、郵電等等,可以說匯聚了各行各業的人才。似乎忽焉一日,這里便儼然一座新興的都市了。毋庸諱言,這座飛駐大山中的新城,更是一把隱蔽在深山里的鋒利之劍,威懾著覬覦者的野心,擔負著保家衛國的重任。

半個多世紀過去,第一批支邊人已漸行漸遠,而今生活在這里的是他們的第二代第三代子孫。對他們的後代而言,無論是北京、上海、廣州,或是風情萬種的江南水鄉,齊魯大地,泰山腳下,抑或洋氣十足的哈爾濱,斗轉星移,沐雨櫛風,早年父輩們林林總總的“出發點”,對第二代第三代人來說僅僅是一個符號了,他們已經是地道的貴州人了。或者說,這里不是父輩們的故鄉,但卻是他們這一代人的家園。

在上個世紀90年代,曾經有這樣一個政策,支邊的人可以回到自己的故鄉去工作或養老,還可以帶上他們的子女一同回到他們的原籍去生活。于是,有人高高興興地踏上了回鄉路。他們在夢中曾流下了多少歸鄉的淚水,然而不過是一年的時間,頂多兩年,人生的坐標翻然旋轉180度,他們又回來了。他們發現,這十萬大山才是養育他們的家園,他們說的是地道的貴州話,他們喜歡吃當地的糯米飯,喜歡這里的風情,這里才有見證他們奮斗歷程的鄉愁。

“我心安處是故鄉”。是呵,這一顆顆躁動的心喲,又在山風的撫摸下漸次地安靜了下來,將自己的根須深深地扎在這十萬大山之中。

在黔地,移民的後代們相聚的時候,總會詢問對方︰你是支邊的後代嗎?你的老家是哪里的?這樣的話題並不是客套寒暄,而是別一種認同,別一種自豪。

年輕的時候,我曾來過貴州。那時候我還不到二十歲,那無窮無盡的盤山道,對我這個不勝山路的人無疑是一種“酷刑”。今天,我再一次來到了貴州。我想,此行與其說是朋友的邀請,不如說它是心中多年惦念的驅使。

昔日的盤山道已被歷史珍藏起來了。車子在高速公路上飛馳著。看著兩側延綿不斷的山影,看著這幾乎無法窮盡的大山們,我想起貴州詩人李發模先生在“遵崇高速公路”通車時寫過的一句詩︰“撒一把鳥羽,讓大山飛翔起來”。此時此刻,車速已經是每小時100公里,感覺這山真的飛翔起來了。在飛翔中,我不禁思念起群山間那些“遙遠”的支邊人。(阿成)

編輯︰邱邱
數字報

我心安處是故鄉

金羊網2018-01-03 16:03:05

從貴陽的龍洞堡機場到貞豐,約200多公里的路。走這一路,山就一直沒有斷過。說它連綿起伏,說它綿延不絕,說它峰嵐疊嶂,似都不足以形容黔地十萬大山之綿長,之深邃,之壯闊。

車子上高速路時已入黃昏,兼之路之兩側山巒牽連不斷,不免有些單調。偶爾隱約在山溝溝里發現幾幢簡單的民房,不一會兒,僅有孤零零的一幢在向晚的天色里亮著燈。看著這孤單閃爍的燈光,完全猜想不出這一山溝溝里的人家過著怎樣的一種生活。

回溯過去的幾十年,所謂“走南闖北”,以至漫游異邦,攬入懷中的天下風景不可謂不多,或說是經了風雨,見了世面,然而,卻從未見過似這路之兩翼的山,那樣的不知疲倦,那樣的不離不棄,那樣的緊緊相隨,簇擁著你一路前行。恍然間,似乎進入了一個玄虛的神世界,被困在無法掙脫的迷宮里,永遠也走不出去似的。

這里便是父輩們常說的“大三線”。當年的“備戰備荒”,激勵了無數的熱血青年,他們與親朋故友置酒話別後,昂揚地離開了大中城市,告別故鄉的山水,從天南地北,溝渡河,翻山越嶺,披荊拓路來到了里黔地,從此扎根于斯、盡職于斯、繁衍于斯,直至垂垂暮年。如此崇高的獻身,卻被遮蔽在這十萬大山之中。

回首當年到這里“支邊”的,不單是軍工人才,農業、林業、商業、輕工業、學校、醫院、郵電等等,可以說匯聚了各行各業的人才。似乎忽焉一日,這里便儼然一座新興的都市了。毋庸諱言,這座飛駐大山中的新城,更是一把隱蔽在深山里的鋒利之劍,威懾著覬覦者的野心,擔負著保家衛國的重任。

半個多世紀過去,第一批支邊人已漸行漸遠,而今生活在這里的是他們的第二代第三代子孫。對他們的後代而言,無論是北京、上海、廣州,或是風情萬種的江南水鄉,齊魯大地,泰山腳下,抑或洋氣十足的哈爾濱,斗轉星移,沐雨櫛風,早年父輩們林林總總的“出發點”,對第二代第三代人來說僅僅是一個符號了,他們已經是地道的貴州人了。或者說,這里不是父輩們的故鄉,但卻是他們這一代人的家園。

在上個世紀90年代,曾經有這樣一個政策,支邊的人可以回到自己的故鄉去工作或養老,還可以帶上他們的子女一同回到他們的原籍去生活。于是,有人高高興興地踏上了回鄉路。他們在夢中曾流下了多少歸鄉的淚水,然而不過是一年的時間,頂多兩年,人生的坐標翻然旋轉180度,他們又回來了。他們發現,這十萬大山才是養育他們的家園,他們說的是地道的貴州話,他們喜歡吃當地的糯米飯,喜歡這里的風情,這里才有見證他們奮斗歷程的鄉愁。

“我心安處是故鄉”。是呵,這一顆顆躁動的心喲,又在山風的撫摸下漸次地安靜了下來,將自己的根須深深地扎在這十萬大山之中。

在黔地,移民的後代們相聚的時候,總會詢問對方︰你是支邊的後代嗎?你的老家是哪里的?這樣的話題並不是客套寒暄,而是別一種認同,別一種自豪。

年輕的時候,我曾來過貴州。那時候我還不到二十歲,那無窮無盡的盤山道,對我這個不勝山路的人無疑是一種“酷刑”。今天,我再一次來到了貴州。我想,此行與其說是朋友的邀請,不如說它是心中多年惦念的驅使。

昔日的盤山道已被歷史珍藏起來了。車子在高速公路上飛馳著。看著兩側延綿不斷的山影,看著這幾乎無法窮盡的大山們,我想起貴州詩人李發模先生在“遵崇高速公路”通車時寫過的一句詩︰“撒一把鳥羽,讓大山飛翔起來”。此時此刻,車速已經是每小時100公里,感覺這山真的飛翔起來了。在飛翔中,我不禁思念起群山間那些“遙遠”的支邊人。(阿成)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