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白日夢也就夠了”

來源︰金羊網 作者︰董改正 發表時間︰2018-01-03 16:03

1886年5月15日,美國馬薩諸塞州的小鎮艾默斯特的一個老宅子里,一個名叫艾米利•狄金森的女人去世了,享年56歲。葬禮結束後,她的妹妹拉維妮雅發現了她一箱子的手稿,一千七百八十九首詩歌,她震驚了。她和家人決定要讓整個世界都讀一下這些詩歌。在他們的努力下,狄金森的選本詩歌接二連三地問世。

艾米利•狄金森被發現了,她的詩歌在世界各地流傳,她天才的語言讓人心靈震顫、寧靜,她成為美國詩歌的象征。在紐約聖•約翰教堂開闢的“詩人角”中,入選的詩人只有惠特曼和狄金森,人們給她的獻詞是︰“啊,杰出的艾米莉•狄金森!”

寫出如此不朽作品的人,該有怎樣的歷練和磨難?並不是,她的履歷極其簡單。她的一生比門羅簡單得多,她一直生活在老宅里,幾乎足不出戶。

年少的艾米利熱愛大自然,優雅而長于交際,二十三歲時,她隨父遠游到華盛頓,在費城邂逅了已婚的華茲華斯,並情根深種,但無望的感情改變了她的人生。回來後她閉門謝客,剩下的三十多年里,她很少出門,終生未嫁,成為“艾默斯特的修女”。

當我們常常埋怨生活的逼仄時,當很多人向往並踐行“在路上”的生活理念時,當我們將靈感的枯竭歸于各種客觀導致未能行萬里路時,回看艾米利•狄金森,我們可以發現,當一個人內視時,她的內心世界可以有多麼的寬廣。她說︰“我的生命太簡單艱苦,以至于有人可能為此感到不安”。但她是怡然的,她說︰“靈魂選擇自己的伴侶,/然後,把門緊閉——/她神聖的決定——/再不容干預”。

現代科學告訴我們,果核里都有宇宙,其實比果核小得多的分子、原子、質子都是宇宙。當一個人走進自己的內心,他的生活盡量簡樸,他的現實世界盡量簡單,那麼他的精神世界必然會廣大。耶穌說︰“你們要走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走進自己的,舍棄繁復誘惑,拋棄享受,是痛苦的,是窄門,但也是安靜的靈魂之所,初窄而越行越寬,可以自給自足,達到豐美、聖潔、澄澈的大境界。梭羅如此,狄金森如此,卡夫卡如此,當生命簡單成茅廬、夕陽下粼粼的湖水、清風、孤寂的月亮時,人才能最大限度地感知自己。

也有鬧市的修行者,如耶穌、孔子等,可是在熱鬧和豐富之外,他們的內心世界更為寧靜而盛大。成就他們大不朽的,是內心世界的華贍,是孤單造成的“清寂”之境,智慧不是在熱鬧里產生的。急智是應用型的,而真正的大智慧都是看似無用的。

狄金森的精神“清寂”彌補了俗世歷練的不足,使她從紛繁的密如蛛網的世俗里脫身,直面精神和事物的本相,簡單造成了精純,所有金貴的東西都是簡單的,都是“提純”得到的。窄門里的路才是清寂的,她在自己的靈魂路上徜徉、躑躅,只要路上有一粒金子,也必然會為她發現。而行走在喧鬧路上的人,即使有,又怎能發現?

我們越來越被每個極小時間單位里層出不窮的信息綁架,我們獲取它,卻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如此。當我們一年不看電視、不閱讀報紙、不玩微信,我們是否還是現代人?仿效、跟風、害怕被淘汰等,都是焦慮而已,對熱鬧的跟隨,也是焦慮而已。當現實世界忙碌的陽光透過老宅的采光玻璃照著這些安靜的書稿時,它是否會驚訝于在它同樣的照射下,竟有這樣一個寧靜的獨立于現世的世界?

這樣的世界是美的。如果沒有,就造一個吧,像狄金森那樣造一個︰

要造就一片草原,只需一株苜蓿一只蜂,

一株苜蓿,一只蜂,

再加上白日夢。

有白日夢也就夠了,

如果找不到蜂。

(董改正)

編輯︰邱邱
數字報

“有白日夢也就夠了”

金羊網2018-01-03 16:03:02

1886年5月15日,美國馬薩諸塞州的小鎮艾默斯特的一個老宅子里,一個名叫艾米利•狄金森的女人去世了,享年56歲。葬禮結束後,她的妹妹拉維妮雅發現了她一箱子的手稿,一千七百八十九首詩歌,她震驚了。她和家人決定要讓整個世界都讀一下這些詩歌。在他們的努力下,狄金森的選本詩歌接二連三地問世。

艾米利•狄金森被發現了,她的詩歌在世界各地流傳,她天才的語言讓人心靈震顫、寧靜,她成為美國詩歌的象征。在紐約聖•約翰教堂開闢的“詩人角”中,入選的詩人只有惠特曼和狄金森,人們給她的獻詞是︰“啊,杰出的艾米莉•狄金森!”

寫出如此不朽作品的人,該有怎樣的歷練和磨難?並不是,她的履歷極其簡單。她的一生比門羅簡單得多,她一直生活在老宅里,幾乎足不出戶。

年少的艾米利熱愛大自然,優雅而長于交際,二十三歲時,她隨父遠游到華盛頓,在費城邂逅了已婚的華茲華斯,並情根深種,但無望的感情改變了她的人生。回來後她閉門謝客,剩下的三十多年里,她很少出門,終生未嫁,成為“艾默斯特的修女”。

當我們常常埋怨生活的逼仄時,當很多人向往並踐行“在路上”的生活理念時,當我們將靈感的枯竭歸于各種客觀導致未能行萬里路時,回看艾米利•狄金森,我們可以發現,當一個人內視時,她的內心世界可以有多麼的寬廣。她說︰“我的生命太簡單艱苦,以至于有人可能為此感到不安”。但她是怡然的,她說︰“靈魂選擇自己的伴侶,/然後,把門緊閉——/她神聖的決定——/再不容干預”。

現代科學告訴我們,果核里都有宇宙,其實比果核小得多的分子、原子、質子都是宇宙。當一個人走進自己的內心,他的生活盡量簡樸,他的現實世界盡量簡單,那麼他的精神世界必然會廣大。耶穌說︰“你們要走窄門!”“因為引到滅亡,那門是寬的,路是大的,去的人也多。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著的人也少。”走進自己的,舍棄繁復誘惑,拋棄享受,是痛苦的,是窄門,但也是安靜的靈魂之所,初窄而越行越寬,可以自給自足,達到豐美、聖潔、澄澈的大境界。梭羅如此,狄金森如此,卡夫卡如此,當生命簡單成茅廬、夕陽下粼粼的湖水、清風、孤寂的月亮時,人才能最大限度地感知自己。

也有鬧市的修行者,如耶穌、孔子等,可是在熱鬧和豐富之外,他們的內心世界更為寧靜而盛大。成就他們大不朽的,是內心世界的華贍,是孤單造成的“清寂”之境,智慧不是在熱鬧里產生的。急智是應用型的,而真正的大智慧都是看似無用的。

狄金森的精神“清寂”彌補了俗世歷練的不足,使她從紛繁的密如蛛網的世俗里脫身,直面精神和事物的本相,簡單造成了精純,所有金貴的東西都是簡單的,都是“提純”得到的。窄門里的路才是清寂的,她在自己的靈魂路上徜徉、躑躅,只要路上有一粒金子,也必然會為她發現。而行走在喧鬧路上的人,即使有,又怎能發現?

我們越來越被每個極小時間單位里層出不窮的信息綁架,我們獲取它,卻不知道自己為何要如此。當我們一年不看電視、不閱讀報紙、不玩微信,我們是否還是現代人?仿效、跟風、害怕被淘汰等,都是焦慮而已,對熱鬧的跟隨,也是焦慮而已。當現實世界忙碌的陽光透過老宅的采光玻璃照著這些安靜的書稿時,它是否會驚訝于在它同樣的照射下,竟有這樣一個寧靜的獨立于現世的世界?

這樣的世界是美的。如果沒有,就造一個吧,像狄金森那樣造一個︰

要造就一片草原,只需一株苜蓿一只蜂,

一株苜蓿,一只蜂,

再加上白日夢。

有白日夢也就夠了,

如果找不到蜂。

(董改正)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