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聲俗韻

來源︰金羊網 作者︰劉荒田 發表時間︰2018-01-03 16:02

早上七時,站在菜市中心。昨天回到故鄉的小城,夜里下榻友人家。起床後,乘電梯下樓,才走幾分鐘,就陷入市聲的重圍。細審此時此地與三四十年前鄉村市集的區別,前者的聲音輕柔,以人的喧嘩為主,摻和著錄音機播放的叫賣聲、汽車喇叭和自行車鈴響;後者呢,單是被閹割的小豬的慘叫,加上雞公車沒上潤滑油的輪子的“吱--”,就差點刺破耳膜。

我並沒打算買什麼。徜徉于食物的八卦陣卻當純粹的觀光客,是可笑的,小販因討好的招呼沒有產生效果而失望地翻白眼,令我如芒在背。

鮮血淋灕的魚檔,碧綠水嫩的菜攤,色彩繽紛的水果檔。賣黑芝麻的漢子在吆喝,佐以把芝麻打成粉的小機器的呼呼聲。從“谷味軒”以“絕無添加,現做現賣”為號召的陳列台——開胃蘿卜干饃一元,愛心豆沙饃一塊五,爽口酸豆角饃二元……已盛在小塑料袋內的紙杯的,是“花生核桃豆漿”,三塊錢,如果不嫌已涼透,且有蒼蠅光顧的嫌疑,我真想掏錢。讓我第一次涌起滄桑感慨的,是坐在路旁的中年婦人,她以城郊一帶的口音說︰“自家園子挖的雞爪芋。”我低頭,帶破洞的布片上,粘滿黑土的雞爪芋,多像我那太祖母的小腳,腳趾蜷曲交纏。快步離開。

站在號稱“月樓”的白色亭子前,火紅色的招牌格外搶眼,那是“發記古井脆皮燒鵝”,還有“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的“紅牛”飲料的廣告。懸于一家店鋪大門上方的橫幅︰“玄學裝飾設計事務所”是杏黃色的,沒有什麼比在大氣磅礡的髒亂中間標榜“超脫”更滑稽的了。事務所對面,一位清瘦的青年剛停下三輪小汽車,將三袋“珍珠米”擺在地上,讓它們和蒜頭堆為伴。而他自己,以“蝦公”的姿態看手機。看他的第一眼,我就想起校園里的大學生,而他,像本色的小販那樣專注還好,卻被家長趕來這里當票友。他的旁邊,是一輛標記為“河南太康縣”的大卡車,兩條臉膛黑紅的漢子站在旁邊,一位矮小老婦踮起腳尖挑選車上的紅薯。看車後的牌子,所賣的有︰教我嘆為觀止的“雞蛋肘”(十元七斤,不知是不是指紅薯?),五元一斤的大蒜,五斤三斤的洋蔥。

人和車在身邊經過,一只小狗從帳篷後奔出,追趕一片落葉。驀地,我若有所失,想,這寧靜地騷動著的人寰,萬物雜陳,並無秩序,要找共同點,那就是人的世俗欲望——從飽腹到享福到養生到發財。不過,這並不妨礙我的奢想——找出一個象征此刻此地的意象。市聲嗡嗡然,害得我難以運思。于是往人流稀疏處走去。

一條一半水泥一半泥地的中等馬路,早餐店、電動車店、補輪胎店、小旅館……人行道上,一個女清潔工例行公事地揮動掃把,她身後,青年人把盛油條的塑料袋扔在地上。源源而來的垃圾,使她的職業獲得保障。同時,看到馬路另一邊,礦泉水瓶、飯盒、紙袋觸目皆是,且蒙上厚塵。我明白,是流行的“鋸箭法”使然,那一邊,不但不屬于這位清潔工,也不屬于她所在的團體。那邊,是另一個行政區的範圍。

……“ 、 、 ”,一輛三輪平板車攜帶著別致的聲音緩緩駛過,駕駛者是戴手袖的婦女,車上裝著壓扁的紙箱子和舊報紙。她的職業是沿街收購廢品。我發現,她一邊蹬車一邊敲懸在把手下的汽水瓶子。走了一段,又听到同樣的聲音,轉身尋覓,兩位她的同行,也在蹬平板車,敲汽水瓶。

就是這個意象了!我驚喜地說。

(劉荒田)

編輯︰邱邱
數字報

市聲俗韻

金羊網2018-01-03 16:02:58

早上七時,站在菜市中心。昨天回到故鄉的小城,夜里下榻友人家。起床後,乘電梯下樓,才走幾分鐘,就陷入市聲的重圍。細審此時此地與三四十年前鄉村市集的區別,前者的聲音輕柔,以人的喧嘩為主,摻和著錄音機播放的叫賣聲、汽車喇叭和自行車鈴響;後者呢,單是被閹割的小豬的慘叫,加上雞公車沒上潤滑油的輪子的“吱--”,就差點刺破耳膜。

我並沒打算買什麼。徜徉于食物的八卦陣卻當純粹的觀光客,是可笑的,小販因討好的招呼沒有產生效果而失望地翻白眼,令我如芒在背。

鮮血淋灕的魚檔,碧綠水嫩的菜攤,色彩繽紛的水果檔。賣黑芝麻的漢子在吆喝,佐以把芝麻打成粉的小機器的呼呼聲。從“谷味軒”以“絕無添加,現做現賣”為號召的陳列台——開胃蘿卜干饃一元,愛心豆沙饃一塊五,爽口酸豆角饃二元……已盛在小塑料袋內的紙杯的,是“花生核桃豆漿”,三塊錢,如果不嫌已涼透,且有蒼蠅光顧的嫌疑,我真想掏錢。讓我第一次涌起滄桑感慨的,是坐在路旁的中年婦人,她以城郊一帶的口音說︰“自家園子挖的雞爪芋。”我低頭,帶破洞的布片上,粘滿黑土的雞爪芋,多像我那太祖母的小腳,腳趾蜷曲交纏。快步離開。

站在號稱“月樓”的白色亭子前,火紅色的招牌格外搶眼,那是“發記古井脆皮燒鵝”,還有“你的能量超乎你想象”的“紅牛”飲料的廣告。懸于一家店鋪大門上方的橫幅︰“玄學裝飾設計事務所”是杏黃色的,沒有什麼比在大氣磅礡的髒亂中間標榜“超脫”更滑稽的了。事務所對面,一位清瘦的青年剛停下三輪小汽車,將三袋“珍珠米”擺在地上,讓它們和蒜頭堆為伴。而他自己,以“蝦公”的姿態看手機。看他的第一眼,我就想起校園里的大學生,而他,像本色的小販那樣專注還好,卻被家長趕來這里當票友。他的旁邊,是一輛標記為“河南太康縣”的大卡車,兩條臉膛黑紅的漢子站在旁邊,一位矮小老婦踮起腳尖挑選車上的紅薯。看車後的牌子,所賣的有︰教我嘆為觀止的“雞蛋肘”(十元七斤,不知是不是指紅薯?),五元一斤的大蒜,五斤三斤的洋蔥。

人和車在身邊經過,一只小狗從帳篷後奔出,追趕一片落葉。驀地,我若有所失,想,這寧靜地騷動著的人寰,萬物雜陳,並無秩序,要找共同點,那就是人的世俗欲望——從飽腹到享福到養生到發財。不過,這並不妨礙我的奢想——找出一個象征此刻此地的意象。市聲嗡嗡然,害得我難以運思。于是往人流稀疏處走去。

一條一半水泥一半泥地的中等馬路,早餐店、電動車店、補輪胎店、小旅館……人行道上,一個女清潔工例行公事地揮動掃把,她身後,青年人把盛油條的塑料袋扔在地上。源源而來的垃圾,使她的職業獲得保障。同時,看到馬路另一邊,礦泉水瓶、飯盒、紙袋觸目皆是,且蒙上厚塵。我明白,是流行的“鋸箭法”使然,那一邊,不但不屬于這位清潔工,也不屬于她所在的團體。那邊,是另一個行政區的範圍。

……“ 、 、 ”,一輛三輪平板車攜帶著別致的聲音緩緩駛過,駕駛者是戴手袖的婦女,車上裝著壓扁的紙箱子和舊報紙。她的職業是沿街收購廢品。我發現,她一邊蹬車一邊敲懸在把手下的汽水瓶子。走了一段,又听到同樣的聲音,轉身尋覓,兩位她的同行,也在蹬平板車,敲汽水瓶。

就是這個意象了!我驚喜地說。

(劉荒田)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