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茶葉為何在清末失去優勢?

來源︰金羊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1-03 10:00

□[美]薩拉•羅斯/著,孟馳/譯

如今的全球市場對英式紅茶趨之若鶩,相比中國傳統茶葉它更為便利,混合香型也更多。可能很少有人知道,為何曾經中國茶葉席卷西方,被奉為上品,卻一下子在清末失去優勢。

這關乎一個關于植物學家的故事,更準確點說,是一位“茶葉大盜”。美國作家薩拉•羅斯以研究中國茶史著稱,在她的細心梳理下,一場發生于1850年前後,盜取中國茶種的海上冒險故事浮現于世人面前。

工業革命以後,英國一直不遺余力派出植物學家,在全球廣泛搜集植物種子,運到倫敦的植物園中,仿佛一個萬國園林博覽會。它們不僅僅是為了提供景觀上的幫助,雖然它們的確改善了英國鄉村的植物景觀,更多的是它們背後的經濟效應——從改善農作物基因、擴大農業生產力到商業上的巨大潛力。19世紀以前,英國上層社會特別依賴中國茶葉,每年都有大量中國茶葉從清政府開通的港口城市運往英國,清政府每年從中獲利頗豐,與流失出去的鴉片消費相比,英國依然損失大量白銀。那位受雇于倫敦植物園和東印度公司的植物學家叫福鈞,他帶著秘密任務到了中國。這個任務起初是讓他前往中國茶葉核心產區安徽黃山和福建武夷山,看看銷往英國的茶葉是否存在作假,之後發展到采購大量茶種和樹苗運往印度進行研究栽培。而茶種和樹苗,被清政府視為國家機密之一。

19世紀開始的幾十年里,像福鈞這樣前往中國的植物學家有很多,但他們都沒有福鈞幸運。他雇了很懂茶葉的向導,進入了核心產區,買到了需要的種子和樹苗,更重要的是,他改良了海上運輸的種子箱,使得它們從海上運輸到位于喜馬拉雅山下的種植園時,依然新鮮如初。經過植物學家的雜交培育,中國茶種和土生阿薩姆茶種幾代雜交選種,全新的茶種誕生了,並且很快在產量上超過了當時的中國茶葉。

如今看這段歷史,不免令人唏噓。沒有福鈞,也會有另一個“種子獵人”成功完成此事。當中國人意識到自己國家的無價之寶被竊走時,已經太晚了。之後,印度產的茶葉以更低廉的價格銷往全球,也推動了英國喝茶禮儀從上層社會流動到平民大眾,歷史學家甚至認為,茶葉是英國工業革命的助推器,改善了當時英國國民的健康素質——在傳染病高發的維多利亞時代,茶葉遠比咖啡更受大眾青睞。

清政府失去了一項重要收入,喪鐘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據《茶葉大盜》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編輯︰邱邱
數字報

中國茶葉為何在清末失去優勢?

金羊網2018-01-03 10:00:04

□[美]薩拉•羅斯/著,孟馳/譯

如今的全球市場對英式紅茶趨之若鶩,相比中國傳統茶葉它更為便利,混合香型也更多。可能很少有人知道,為何曾經中國茶葉席卷西方,被奉為上品,卻一下子在清末失去優勢。

這關乎一個關于植物學家的故事,更準確點說,是一位“茶葉大盜”。美國作家薩拉•羅斯以研究中國茶史著稱,在她的細心梳理下,一場發生于1850年前後,盜取中國茶種的海上冒險故事浮現于世人面前。

工業革命以後,英國一直不遺余力派出植物學家,在全球廣泛搜集植物種子,運到倫敦的植物園中,仿佛一個萬國園林博覽會。它們不僅僅是為了提供景觀上的幫助,雖然它們的確改善了英國鄉村的植物景觀,更多的是它們背後的經濟效應——從改善農作物基因、擴大農業生產力到商業上的巨大潛力。19世紀以前,英國上層社會特別依賴中國茶葉,每年都有大量中國茶葉從清政府開通的港口城市運往英國,清政府每年從中獲利頗豐,與流失出去的鴉片消費相比,英國依然損失大量白銀。那位受雇于倫敦植物園和東印度公司的植物學家叫福鈞,他帶著秘密任務到了中國。這個任務起初是讓他前往中國茶葉核心產區安徽黃山和福建武夷山,看看銷往英國的茶葉是否存在作假,之後發展到采購大量茶種和樹苗運往印度進行研究栽培。而茶種和樹苗,被清政府視為國家機密之一。

19世紀開始的幾十年里,像福鈞這樣前往中國的植物學家有很多,但他們都沒有福鈞幸運。他雇了很懂茶葉的向導,進入了核心產區,買到了需要的種子和樹苗,更重要的是,他改良了海上運輸的種子箱,使得它們從海上運輸到位于喜馬拉雅山下的種植園時,依然新鮮如初。經過植物學家的雜交培育,中國茶種和土生阿薩姆茶種幾代雜交選種,全新的茶種誕生了,並且很快在產量上超過了當時的中國茶葉。

如今看這段歷史,不免令人唏噓。沒有福鈞,也會有另一個“種子獵人”成功完成此事。當中國人意識到自己國家的無價之寶被竊走時,已經太晚了。之後,印度產的茶葉以更低廉的價格銷往全球,也推動了英國喝茶禮儀從上層社會流動到平民大眾,歷史學家甚至認為,茶葉是英國工業革命的助推器,改善了當時英國國民的健康素質——在傳染病高發的維多利亞時代,茶葉遠比咖啡更受大眾青睞。

清政府失去了一項重要收入,喪鐘的聲音越來越近了。

(據《茶葉大盜》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