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劇名家艾美君︰學戲不能光想出名 要有文化底蘊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上官雲 發表時間︰2018-01-03 09:43

  艾美君給學生講解京劇表演動作要領。劉巋然供圖

“想唱好京劇,得有文化底蘊。而且對孩子們來說,學京劇得能吃苦,當年多少好‘角兒’都是吃苦過來的啊。當然,還要真的熱愛這個行當,得著迷,學戲不能光想著出名。”日前,中國戲曲學院資深教授、京劇演員艾美君在北京接受記者專訪時如是說道。

提起艾美君,梨園行的人並不陌生。她1939年出生于上海,7歲由黃桂秋、周斌秋兩位名家啟蒙,12歲時又順利考入上海華東戲曲學校,師從多位名家。說起當時的情形,艾美君的語氣里帶著一絲自豪︰“那會兒報考戲校的得有幾千人,我算是‘千里挑一’了”。

“在戲校的八年很艱苦。”艾美君依然記得,初入上海華東戲曲學校,每人發一個鐵碗蹲在地上吃飯。而自己除了正常練功外,基本每天凌晨四點半就起床練“私功”,“我練功可不嬌氣,杠腰的時候那個疼啊,但從來沒叫過苦”。

那時,最讓艾美君高興的事情就是周六能去上海黃金大戲院看戲,還能連帶著學學名角的表演,“周六下午,先洗澡,我們五個小孩每人發給五毛錢,晚上有三輪車拉著去看戲。完了戲院門口還有賣零食、賣夜宵的,那個時候真是覺著又苦又開心”。

  艾美君示範京劇表演身段。劉巋然供圖

8年戲校生活讓艾美君打下了很堅實的基礎。1959年從中國戲曲學校畢業後,她被分配到當時的中國京劇院青年團擔任主演,得到過梅蘭芳、李少春等先生的藝術指導,經常上演的劇目有《碧波潭》、《紅鬃烈馬》等等。

“我很幸運,能親眼見到梅蘭芳、葉盛蘭等名角的演出,現在的青年演員已經沒這個機會了。”艾美君說,在一定程度上,也正是這些機緣,幫助自己在京劇表演上不斷進步。

1962年,艾美君被調往遼寧鞍山市京劇團擔任領餃主演,沒幾年便成為當地的名角兒。正當紅的時候,艾美君又奉調進入中國戲曲學院擔任教授,開啟了三十余年教學生涯,直到1999年退休。

“我教學生就是靠我示範,不會只是坐著給學生講理論。”在學校里,艾美君以傳承梅(蘭芳)派劇目而著稱,學生幾乎均為當今一些京劇院團的藝術骨干;教學之余還與高盛麟、王金璐、尚長春、王玉敏、葉蓬等同台演出了《戰宛城》《霸王別姬》《香羅帕》《四郎探母》《紅鬃烈馬》等膾炙人口的劇目。

  艾美君(右)在給學生上課。劉巋然供圖

退休後,艾美君照舊忙忙碌碌,給學生講課、幫著指導排大戲……2014年因病住進醫院,動手術後的三年基本都在家中休養,很少出門。直到接到了中國戲曲學院方面的電話,請她擔任“名家傳戲——當代戲曲名家收徒傳藝”工程的傳藝人。

“因為身體不好,最初想拒絕。但又一想,唱戲、教學一輩子,有這個義務。” 經過慎重考慮後,艾美君選了劉巋然當學生,並決定教她《霸王別姬》這出戲,“《霸王別姬》和《貴妃醉酒》都是我們戲校當年的校戲,有點兒像現在的必修課,對表演者的唱腔、身段、基本功等都有比較全面的要求,這出戲能拿下,唱戲的水平肯定能提升到更高的一個層次”。

不過,對劉巋然來說,飾演虞姬是個挑戰。她對記者回憶說︰“在這次學習《霸王別姬》之前,我最後兩場演出是在2006年的年初和年尾,分別演了《女起解》和《狀元媒》兩出戲。距今已經11年沒有登台,而且也很久沒有連習踢腿、下腰、把子、劍花等等基本功了。在2個月時間內要求我全部恢復基本功,確實是個很大的挑戰”。

  《霸王別姬》順利演出,葉蓬(左)、艾美君(中)、劉巋然(右)合影。劉巋然供圖

艾美君也知道難。于是,她堅持每周兩次,都來學院給劉巋然上課,從來不耽誤,十一長假期間又連續又加了5天課。課堂上,一遍又一遍的親身示範︰怎麼才能用身段指法展示虞姬的人物特點?怎麼豐富面部表情表現虞姬的性格等等。艾美君覺著,難學就對了,“要不怎麼叫傳承呢?”

2017年11月22日,由劉巋然飾虞姬的經典劇目《霸王別姬》在長安大戲院成功上演,收效甚好。艾美君老師挺高興,“教京劇,就得這麼口傳心授︰不一遍遍帶著學生真實地去表演、感染她,那能行嗎?你得通過示範,激發學生對戲里人物的共鳴,學生才能領會得好。只講一些理論是沒用的,必須一招一式帶著走。”

總結這麼多年表演、教學的經驗,艾美君說,京劇要傳承好,從徒弟到老師,就得多看戲、多琢磨人物表演技巧,積攢文化底蘊,“教京劇,得有好的師資,教自己最拿手的戲。如果老師不行還怎麼教學生?另外,當年戲校給我們上文化課的老師,很多都是名牌大學教師,有文化底蘊才能把戲唱好”。

“對孩子們來說,學京劇得能吃苦,當年多少好‘角兒’都是吃苦過來的啊。當然,還要真的熱愛這個行當,不能光想著出名。”幾十年走過來,也曾有不少人說艾美君是京劇名家,可她覺著並不是這樣,“我不是什麼名家,也不是明星。就是個教員。”艾美君覺著,“是演員的時候好好唱戲,是老師了就多講奉獻,這就行了”。(記者上官雲)

編輯︰邱邱
數字報

京劇名家艾美君︰學戲不能光想出名 要有文化底蘊

中國新聞網2018-01-03 09:43:30

  艾美君給學生講解京劇表演動作要領。劉巋然供圖

“想唱好京劇,得有文化底蘊。而且對孩子們來說,學京劇得能吃苦,當年多少好‘角兒’都是吃苦過來的啊。當然,還要真的熱愛這個行當,得著迷,學戲不能光想著出名。”日前,中國戲曲學院資深教授、京劇演員艾美君在北京接受記者專訪時如是說道。

提起艾美君,梨園行的人並不陌生。她1939年出生于上海,7歲由黃桂秋、周斌秋兩位名家啟蒙,12歲時又順利考入上海華東戲曲學校,師從多位名家。說起當時的情形,艾美君的語氣里帶著一絲自豪︰“那會兒報考戲校的得有幾千人,我算是‘千里挑一’了”。

“在戲校的八年很艱苦。”艾美君依然記得,初入上海華東戲曲學校,每人發一個鐵碗蹲在地上吃飯。而自己除了正常練功外,基本每天凌晨四點半就起床練“私功”,“我練功可不嬌氣,杠腰的時候那個疼啊,但從來沒叫過苦”。

那時,最讓艾美君高興的事情就是周六能去上海黃金大戲院看戲,還能連帶著學學名角的表演,“周六下午,先洗澡,我們五個小孩每人發給五毛錢,晚上有三輪車拉著去看戲。完了戲院門口還有賣零食、賣夜宵的,那個時候真是覺著又苦又開心”。

  艾美君示範京劇表演身段。劉巋然供圖

8年戲校生活讓艾美君打下了很堅實的基礎。1959年從中國戲曲學校畢業後,她被分配到當時的中國京劇院青年團擔任主演,得到過梅蘭芳、李少春等先生的藝術指導,經常上演的劇目有《碧波潭》、《紅鬃烈馬》等等。

“我很幸運,能親眼見到梅蘭芳、葉盛蘭等名角的演出,現在的青年演員已經沒這個機會了。”艾美君說,在一定程度上,也正是這些機緣,幫助自己在京劇表演上不斷進步。

1962年,艾美君被調往遼寧鞍山市京劇團擔任領餃主演,沒幾年便成為當地的名角兒。正當紅的時候,艾美君又奉調進入中國戲曲學院擔任教授,開啟了三十余年教學生涯,直到1999年退休。

“我教學生就是靠我示範,不會只是坐著給學生講理論。”在學校里,艾美君以傳承梅(蘭芳)派劇目而著稱,學生幾乎均為當今一些京劇院團的藝術骨干;教學之余還與高盛麟、王金璐、尚長春、王玉敏、葉蓬等同台演出了《戰宛城》《霸王別姬》《香羅帕》《四郎探母》《紅鬃烈馬》等膾炙人口的劇目。

  艾美君(右)在給學生上課。劉巋然供圖

退休後,艾美君照舊忙忙碌碌,給學生講課、幫著指導排大戲……2014年因病住進醫院,動手術後的三年基本都在家中休養,很少出門。直到接到了中國戲曲學院方面的電話,請她擔任“名家傳戲——當代戲曲名家收徒傳藝”工程的傳藝人。

“因為身體不好,最初想拒絕。但又一想,唱戲、教學一輩子,有這個義務。” 經過慎重考慮後,艾美君選了劉巋然當學生,並決定教她《霸王別姬》這出戲,“《霸王別姬》和《貴妃醉酒》都是我們戲校當年的校戲,有點兒像現在的必修課,對表演者的唱腔、身段、基本功等都有比較全面的要求,這出戲能拿下,唱戲的水平肯定能提升到更高的一個層次”。

不過,對劉巋然來說,飾演虞姬是個挑戰。她對記者回憶說︰“在這次學習《霸王別姬》之前,我最後兩場演出是在2006年的年初和年尾,分別演了《女起解》和《狀元媒》兩出戲。距今已經11年沒有登台,而且也很久沒有連習踢腿、下腰、把子、劍花等等基本功了。在2個月時間內要求我全部恢復基本功,確實是個很大的挑戰”。

  《霸王別姬》順利演出,葉蓬(左)、艾美君(中)、劉巋然(右)合影。劉巋然供圖

艾美君也知道難。于是,她堅持每周兩次,都來學院給劉巋然上課,從來不耽誤,十一長假期間又連續又加了5天課。課堂上,一遍又一遍的親身示範︰怎麼才能用身段指法展示虞姬的人物特點?怎麼豐富面部表情表現虞姬的性格等等。艾美君覺著,難學就對了,“要不怎麼叫傳承呢?”

2017年11月22日,由劉巋然飾虞姬的經典劇目《霸王別姬》在長安大戲院成功上演,收效甚好。艾美君老師挺高興,“教京劇,就得這麼口傳心授︰不一遍遍帶著學生真實地去表演、感染她,那能行嗎?你得通過示範,激發學生對戲里人物的共鳴,學生才能領會得好。只講一些理論是沒用的,必須一招一式帶著走。”

總結這麼多年表演、教學的經驗,艾美君說,京劇要傳承好,從徒弟到老師,就得多看戲、多琢磨人物表演技巧,積攢文化底蘊,“教京劇,得有好的師資,教自己最拿手的戲。如果老師不行還怎麼教學生?另外,當年戲校給我們上文化課的老師,很多都是名牌大學教師,有文化底蘊才能把戲唱好”。

“對孩子們來說,學京劇得能吃苦,當年多少好‘角兒’都是吃苦過來的啊。當然,還要真的熱愛這個行當,不能光想著出名。”幾十年走過來,也曾有不少人說艾美君是京劇名家,可她覺著並不是這樣,“我不是什麼名家,也不是明星。就是個教員。”艾美君覺著,“是演員的時候好好唱戲,是老師了就多講奉獻,這就行了”。(記者上官雲)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