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給廣東本土影視題材一個機會

來源:金羊網 作者︰朱紹杰 發表時間︰2017-12-25 11:15

金羊網記者 朱紹杰

廣東本土創作的《外來媳婦本地郎》開播至今整17年,被認為是中國電視史上播出時間最久、播出集數最多的電視系列情景劇。大型粵語情景喜劇《72家房客》開機迄今也已十年,拍攝1700多集,在粵語地區,甚至美加地區、東南亞地區圈住了一大群觀眾的心。廣東影視劇創作自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以來,幾番起落,如今似有東山再起的趨勢——

“一個地區的精神狀態與它的創作、它的作品水平是一致的。”《72家房客》總策劃、著名編劇廖致楷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專訪時表示,自己的編劇生涯,見證並投身在廣東影視作品獨佔鰲頭的時代,也親歷走下坡路的階段。

廣東本土大型粵語情景喜劇《72家房客》自2007年10月開始策劃,次年3月正式開機,至今十年。“當時沒什麼人看好,有關方面對項目信心不大。”廖致楷回憶,情景短劇《72家房客》題材靈感來自1973年王為一導演的電影作品《七十二家房客》。這個題材相對陳舊,也被多次經營過,如新72家房客、72家租客等等,能否拍出新意讓投資方感到擔心。“當時我就說,給一個機會廣東本土題材,需要滿足廣東甚至全國觀眾的文化需求。試拍一季,讓本土的創作與制作力量,為廣東文化做一件事。如果不行就停拍。”終于,《72家房客》得到了它的機會。自首季拍攝以來,一發不可收拾。十年期間,一個季度一個季度拍下來,共拍攝14季,1720集。在粵語地區,甚至美加地區、東南亞地區圈住了一大群觀眾的心。

制片人梁柱自2013年加入《72家房客》團隊,他告訴羊城晚報記者,《72家房客》從策劃、導演、制作人到演員,團隊合作十年,全部為廣東本地人,完整嚴謹的流程與機制保證了1720集創作的可持續性。據他介紹,有數據顯示,《72家房客》收視群體不斷擴大,越來越受到年輕人的歡迎。

《72家房客》從無到有,從第一季到第1720集,離不開廖致楷。廖致楷自畢業以來進入珠江電影廠,從事編劇工作愈四十年。1994年,廖致楷編劇的《情滿珠江》講述的是一群知青幾十年間的酸甜苦辣,七十年代下鄉時的辛酸故事,八十年代返城時遇到的艱辛歷程,改革開放時期創業時的喜怒哀樂,在全國產生廣泛共鳴。上個世紀80-90年代,像《情滿珠江》這樣傳得開、立得住的電視劇大多出自廣東,廣東制作的電視劇作品在全國獨樹一幟。

A 廣東風格引領風騷

羊城晚報︰廣東影視作品過去在全國有著怎樣的位置?

廖致楷︰廣東一大批影視作品佔據中國影壇,產生巨大而良好的社會效應,甚至經濟效益。廣東影視作品在“文革”前取得過十分輝煌的成績,可以說,廣東制作、廣東品牌在全國獨樹一幟。王為一的《72家房客》作為廣東風格的喜劇,已經具有經典性,並在全國有著影響力。當時《南海潮》《大浪淘沙》等電影,都出自珠江電影制片廠。珠影制作的作品,藝術水平高,社會效應好,在全國範圍內都得到廣泛認可。由此,無論從機制、創作到制作,珠影在八大電影廠有一席之地。

廣東電視劇在改革開放後,特別是上個世紀7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引領全國風騷。從社會效應上,有不少作品做到了萬人空巷,在藝術層面獲得飛天獎等電視劇方面的各大權威獎項。80年代至90年代很有影響力的作品《情滿珠江》《和平年代》《英雄無悔》《商界》《公關小姐》等作品,都是當時廣東制作的代表作,題材覆蓋主旋律、動作片、喜劇。

羊城晚報︰廣東電視劇在當時何以取得這樣的輝煌?

廖致楷︰藝術源自生活。生活氣象的領先,是一個區域的文藝作品能夠在那個時代脫穎而出的最根本原因。上世紀70年代末到90年代末,廣東是全國改革開放的排頭兵。改革開放的新思想新氣象,在廣東體現最強烈。對于文藝創作者而言,廣東的生活氣象對全國觀眾讀者都具有強烈的新鮮感。觀眾讀者對于新生活的想象和向往,往往來源于描繪廣東的最新鮮火熱的生活的作品。因此,當時沒有任何一個地區的電影電視劇能夠與廣東的相比。這就是廣東電視劇當時獨樹一幟的最重要最根本原因。

B 肯定存在“廣東特色”

羊城晚報︰為什麼後來的廣東電視劇作品影響力有所下滑?

廖致楷︰90年代以後,改革開始從廣東推向全國。形勢的改變,使得人們所追求和仰慕的文化區域產生變化。過去人們在電視里看到廣東青年穿喇叭褲,會覺得很時尚,逐漸地,可能上海人穿西裝打領帶更為大家所向往。此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90年代後期,廣東大量影視人才流失非常明顯。當時對于不少影視制作人來說,長三角、京津地區的市場大,機會多,經濟效益好,大量本土的創作力量轉移到北方。

羊城晚報︰時至今日,廣東影視作品有沒有形成“廣東特色”?

廖致楷︰我認為,“廣東特色”肯定是存在的。“廣東特色”首先體現在題材上。廣東土地上有著豐富的素材和故事供創作者選擇,即便是比較火熱的抗戰題材,廣東也有蔡廷鍇、蔣光鼐,而新一軍的公墓也在廣州。其次是人物方面,本土電視劇寫的是廣東人,人物生于斯長于斯,或多或少有著廣東人群體性格特點,比如敢為人先、務實靈動,等等,都是我們賦予人物最傳統的形象與性格。在敘事風格方面,廣東人擅長講故事。當我們回顧香港電影為何能夠成為一個時代的經典,這與廣府文化中的敘事方式有著密切關系,在我看來,周星馳的《功夫》就是廣府文化典型的代表性的敘事模式,其他地區拍不出來。

羊城晚報︰作為創作者,如何把握電視劇創作中的通俗性與藝術性?

廖致楷︰首先,在題材的選擇範圍要有明確要求,嚴格遵從現實主義,提倡生活實感,要求作品符合生活的邏輯,在創作手法上,抵制媚俗。人物塑造、性格刻畫方面,整體上具有一致性。主題立意積極向上,從一開始,我們就定位于反映那個時代的廣東平民生活、優良的性格特點與精神風貌。劇情與現實生活之間要能夠產生有機聯系,能讓觀眾對題材有所共鳴,比如反腐倡廉、物價民生等大家關心的熱門話題。總的來說,我們希望能夠做到輕松幽默,不呆板,雖然題材有時沉重,但要讓觀眾看完後產生積極向上的情緒。

C 期待出現廣東的“戰狼2”

羊城晚報︰觀眾口味的變化對電視劇創作有沒有影響?

廖致楷︰在我看來,觀眾口味變化肯定不是最主要的。過去,香港電影使得粵語片在全國產生了深刻的影響,不少人因此學講粵語。而好萊塢電影講的是英文,反映的是美國人的生活與人物性格,為什麼香港電影、好萊塢電影可以做得這麼好?講述廣東的故事、表現廣東人物性格的作品難道真的就沒有觀眾市場嗎?以《72家房客》為例,雖然45歲以上觀眾依然是主體,但是收視群體在不斷擴大,越來越多年輕人對我們的作品感興趣。我們不能期待全部人都喜歡,這不現實。每一個觀眾群體都有他們自己的口味,我們可以通過一定的投入產出、在一定的策劃之內產生社會效應。《72家房客》長期有固定的觀眾群體喜愛、收看,就說明觀眾群體是客觀存在的,問題的關鍵是作品有沒有針對性。

羊城晚報︰今天電視劇的創作制作,最為困惑您的是什麼問題?

廖致楷︰作為影視創作者,我一直在思考究竟什麼題材才能產生社會效應,甚至經濟效益?改革開放四十年在即,收視群體的審美意識、品位,人的思想發生了怎樣的變化?隨著資本進入影視市場,商業運作的聲音越來越大,這不僅僅是廣東的問題。最為明顯的是,拍小眾題材、本土題材的機會越來越少了。

時至今日,有一些價值依然被一部分創作者所堅守,有一些價值不是幾十億元票房可以比的,但資本運作與市場肯定不會去關注這些價值。雖然廣東影視生態環境有不少令人擔憂的地方,人才流失也相當嚴重,創作的機會可能對本土題材不重視,但現在廣東還有一群創作者在堅守本土情懷,還在通過自己的努力,繁榮一方水土的文化。《72家房客》的團隊班底,全部來自本土的力量和資源,包括《外來媳婦本地郎》等劇集的團隊。他們一直不離不棄,以他們的年齡和條件,完全可以北漂。我想,這一點是最可貴的。

廣東影視作品有過輝煌的時期,經歷了滑坡的時期,接下來能不能重新崛起也未可知。即便僅僅從經濟效益而論,廣東經濟總量第一,但為什麼出不了《戰狼2》?這一點值得我們思考。

編輯︰邱邱
對《請給廣東本土影視題材一個機會》表態
對《請給廣東本土影視題材一個機會》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金羊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