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人不起故園情

來源︰金羊網 作者︰張家鴻 發表時間︰2017-12-25 11:15

 

張家鴻

劉荒田的最新散文集《寂寞的基座》(花城出版社2017年版)分為三輯,分別是“人生到處知何似”、“昨夜雨疏風驟”與“卻道海棠依舊”。以宋人筆下的名句為輯名,內里是遠到幾十載近到目前的如煙往事,與其說是舊瓶裝新酒,倒不如說是不改初衷的文化血脈的傳承。這一本我等候已久的散文集,雖然是初次謀面,卻因為鄉愁的強大存在而令我不得不環顧周遭的人群,也順便審視自己。只因為每一個人都有獨屬于他自己的前世今生。

“火車噙著軌,鏗鏘鏗鏘,一首纏綿欲絕的鄉愁詩篇”,從三十二歲那一年離鄉的那一刻開始,鄉愁的詩篇已經設計好獨一無二的封面。隨著時間的逐漸流逝,目錄開始標明頁碼,正文開始鄭重其事地字字寫下。我讀《寂寞的基座》,仿佛踏上了一趟百感交集的鄉愁之旅,心潮久久不能平復,“日久他鄉,我在這一帶走了這麼多年,隨便揀哪一處,都說得出一個半個故事。”他鄉已然如此熟稔,更何況根之所系的故鄉呢?相比于“詩人”或“散文家”的身份,我更願意稱呼劉荒田為“一個講故事的人”,他的故事更多的內容與更真的情意都與故鄉休戚相關。

劉荒田的情思常常寄寓在這些輕描淡寫的句子中,如果不注意品味,很容易一閃而過。這些句子可以看作是他情感的結晶,有晃人眼楮的神采,令人心動的光芒。這樣的筆觸在給人帶來想象空間的同時,也讓文本本身擁有了巨大的張力。

念及離鄉之前的一幕幕,劉荒田最不能忘的是祖父給予孩子們的擁抱,回鄉掃墓時他對兒子說︰“我們出國前,向老人家辭行,他摟住你們兄妹久久不放,說最舍不得,他曉得以後再也見不到曾孫們。”讀此,我不禁淚濕眼眶。真像龍應台說過的,所謂的親情一場,就是目送彼此不斷遠去,直到消失在生命的盡頭。

尤其可貴的是,劉荒田關注普通人的命運,其姿態並不是高高在上的,因為他自知自己本來就是普通人中的一員。如果說有不同,只是自己落腳于異國他鄉而已。他欣慰于他們的掙扎與奮斗,悲憫于他們的苦痛與酸楚,寬容于他們的渾渾與噩噩,因了這樣的視角,劉荒田把記憶中的一個個人物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一五一十地鋪排出來。

有一年回村里,遇到了德針四五歲的長女彩霞,她因為父親生日買到了兩毛錢豬肉而高興地擺出V字手勢。正是這平生最早見到的勝利符號,讓劉荒田和同為鄉村教師的阿穎,相對默然流了淚。艱辛的日子重重地壓在矮個子男人德針的肩上,他兌現著不讓妻子吃苦的承諾,扛住一家人的生計,早出晚歸,任勞任怨。卻在女兒一個個嫁出去、負擔也越來越輕的90年代,喝藥自殺了。

由中國到美國,從美國回中國,在中美兩國之間來回奔波,在太平洋東西兩岸來回牽掛。一處是故鄉坐落的大陸,一處是安家幾十載的異國。與常人單向的鄉愁相比,劉荒田的鄉愁是雙向的。與常人單維度的鄉愁相比,劉荒田是雙重維度的。作為一個擁有時間與空間雙重維度的情感詞匯,鄉愁在劉荒田的身上體現得尤其明顯。即便是《新式“中庸”》《中國式吵架》《“折腰”析》等幾篇文章,文中雖有批評與否定,不也寄寓著鄉愁嗎?它與那些懷人憶舊的文字一樣,都是以堅實的故國大地為源頭的。這是反其道而行之的鄉愁,更可讓人領略了鄉愁的濃郁與芬芳。

這些或可憐或可悲或可嘆的人,那些或執著或堅韌或勇敢的人,都是劉荒田記憶里的一部分,也是他鄉愁圖景中的一部分。有的已經陰陽兩隔終生不見,有的偶有聯絡偶敘過往,有的經年不遇常在念中。他們的痛,是劉荒田的痛,他們的高興,讓劉荒田心喜。劉荒田說︰“命途的末端,撇開物質生活、人事糾葛,精神以追求‘與兒時經驗呼應’為旨歸。只要對號入座成功就是好的。”幸而有這句話,讓我察覺到劉荒田在書寫《寂寞的基座》時,心情是頗為欣慰的。即便不回故鄉,他也在文字里成功地尋找到依稀如夢的往事了。

編輯︰邱邱
數字報

何人不起故園情

金羊網2017-12-25 11:15:33

 

張家鴻

劉荒田的最新散文集《寂寞的基座》(花城出版社2017年版)分為三輯,分別是“人生到處知何似”、“昨夜雨疏風驟”與“卻道海棠依舊”。以宋人筆下的名句為輯名,內里是遠到幾十載近到目前的如煙往事,與其說是舊瓶裝新酒,倒不如說是不改初衷的文化血脈的傳承。這一本我等候已久的散文集,雖然是初次謀面,卻因為鄉愁的強大存在而令我不得不環顧周遭的人群,也順便審視自己。只因為每一個人都有獨屬于他自己的前世今生。

“火車噙著軌,鏗鏘鏗鏘,一首纏綿欲絕的鄉愁詩篇”,從三十二歲那一年離鄉的那一刻開始,鄉愁的詩篇已經設計好獨一無二的封面。隨著時間的逐漸流逝,目錄開始標明頁碼,正文開始鄭重其事地字字寫下。我讀《寂寞的基座》,仿佛踏上了一趟百感交集的鄉愁之旅,心潮久久不能平復,“日久他鄉,我在這一帶走了這麼多年,隨便揀哪一處,都說得出一個半個故事。”他鄉已然如此熟稔,更何況根之所系的故鄉呢?相比于“詩人”或“散文家”的身份,我更願意稱呼劉荒田為“一個講故事的人”,他的故事更多的內容與更真的情意都與故鄉休戚相關。

劉荒田的情思常常寄寓在這些輕描淡寫的句子中,如果不注意品味,很容易一閃而過。這些句子可以看作是他情感的結晶,有晃人眼楮的神采,令人心動的光芒。這樣的筆觸在給人帶來想象空間的同時,也讓文本本身擁有了巨大的張力。

念及離鄉之前的一幕幕,劉荒田最不能忘的是祖父給予孩子們的擁抱,回鄉掃墓時他對兒子說︰“我們出國前,向老人家辭行,他摟住你們兄妹久久不放,說最舍不得,他曉得以後再也見不到曾孫們。”讀此,我不禁淚濕眼眶。真像龍應台說過的,所謂的親情一場,就是目送彼此不斷遠去,直到消失在生命的盡頭。

尤其可貴的是,劉荒田關注普通人的命運,其姿態並不是高高在上的,因為他自知自己本來就是普通人中的一員。如果說有不同,只是自己落腳于異國他鄉而已。他欣慰于他們的掙扎與奮斗,悲憫于他們的苦痛與酸楚,寬容于他們的渾渾與噩噩,因了這樣的視角,劉荒田把記憶中的一個個人物的喜怒哀樂、愛恨情仇一五一十地鋪排出來。

有一年回村里,遇到了德針四五歲的長女彩霞,她因為父親生日買到了兩毛錢豬肉而高興地擺出V字手勢。正是這平生最早見到的勝利符號,讓劉荒田和同為鄉村教師的阿穎,相對默然流了淚。艱辛的日子重重地壓在矮個子男人德針的肩上,他兌現著不讓妻子吃苦的承諾,扛住一家人的生計,早出晚歸,任勞任怨。卻在女兒一個個嫁出去、負擔也越來越輕的90年代,喝藥自殺了。

由中國到美國,從美國回中國,在中美兩國之間來回奔波,在太平洋東西兩岸來回牽掛。一處是故鄉坐落的大陸,一處是安家幾十載的異國。與常人單向的鄉愁相比,劉荒田的鄉愁是雙向的。與常人單維度的鄉愁相比,劉荒田是雙重維度的。作為一個擁有時間與空間雙重維度的情感詞匯,鄉愁在劉荒田的身上體現得尤其明顯。即便是《新式“中庸”》《中國式吵架》《“折腰”析》等幾篇文章,文中雖有批評與否定,不也寄寓著鄉愁嗎?它與那些懷人憶舊的文字一樣,都是以堅實的故國大地為源頭的。這是反其道而行之的鄉愁,更可讓人領略了鄉愁的濃郁與芬芳。

這些或可憐或可悲或可嘆的人,那些或執著或堅韌或勇敢的人,都是劉荒田記憶里的一部分,也是他鄉愁圖景中的一部分。有的已經陰陽兩隔終生不見,有的偶有聯絡偶敘過往,有的經年不遇常在念中。他們的痛,是劉荒田的痛,他們的高興,讓劉荒田心喜。劉荒田說︰“命途的末端,撇開物質生活、人事糾葛,精神以追求‘與兒時經驗呼應’為旨歸。只要對號入座成功就是好的。”幸而有這句話,讓我察覺到劉荒田在書寫《寂寞的基座》時,心情是頗為欣慰的。即便不回故鄉,他也在文字里成功地尋找到依稀如夢的往事了。

編輯︰邱邱
新聞排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