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作家年譜與當代文學史共生同步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李雪 發表時間︰2017-11-20 16:36

作者︰李雪 (單位︰哈爾濱學院)

中國當代文學的史料建設,不是一個新的話題。如《東吳學術》2012年第3期開設“學術年譜”專欄,2014年推出“年譜叢書”等。當代作家年譜,以譜主生活的年歲為綱,月日為緯,根據當時活動剪裁史料,真實地記錄作家思想演進和創作變化,也敘述了許多與作者相關的人和事,展示了那個時代的歷史背景,所以具有一定的史料價值、輯佚考據價值、社會價值和學術價值。這不是一個理論問題,而是一個具有很強的實踐性的話題,可謂“以史實考證為依托,持之有據才能言之有理”。許多歷史學家都討論過古代的經、史、子、集等的史料價值差序。其中,談到集部之書,歷史學家翦伯贊說︰“集部之書,並非專記史實之書,大抵皆系純文學的,至少亦為含有文學性的著作,其為研究文學史之主要的資料,盡人皆知。章實齋曰︰‘文集者,一人之史也。’其實……詩詞歌賦、小說劇本,又何嘗不是歷史資料,而且又何只一人之史。……而且其中的歷史記錄,往往是正史上找不出來的。”對一個重要作家特別是健在的當代作家的研究,可以是多角度、全方位的。年譜作為一種研究方式,對作家進行從小到大、從頭到腳的全方位掃描,以第一手可靠的資料,隨時充實、理順、校正研究理路,催生出新的研究路徑,成為研究資源的儲備與庫存。

當代作家年譜史料價值首先強調客觀呈現,注重歷史還原。年譜史料的真實性、時效性遠在作家的回憶錄、口述歷史等之上,符合梁啟超提到的“最先最近者為最可信”的史料學原則,即所謂“凡有當時、當地、當局之人所留下之史料,吾儕應認為第一等史料”。文學的世界有三種,創造作品的作家世界、作品傳播中的世界、讀者欣賞的世界。後兩種世界必以前一世界為根基。年譜所還原的正是作家的世界,它要還原作家確實經歷過的點滴往事,從中考察作品與作家生平的關系。因而它要尊重客觀真實,以作家其人為中心來記事、敘述,使作家的真實面目、真實的生活史公布于眾,不能主觀隨意,以過于個人化的視角強行介入,進行想象化的臆造與虛構,更不能依憑欣賞者一時的好惡,將一廂情願的聯想世界徑直地視為作家的世界。德國哲學家布洛赫認為︰“史學家的職責在于根據資料來敘述歷史。”年譜可以通過史料與作家、作品之間的關系,特別是在它們彼此之間潛在的矛盾和裂縫中展開思考與質疑,從中發現新的可能性。年譜還可以為文學作品的輯佚研究提供可靠的史料,是作品輯佚的重要史源。在年譜中勢必要梳理大量作家自作或他作的文章,而這些文章有時在編纂作品集時往往會因未見到而漏收,致使其成為佚作。從目前年譜成果可以看出,年譜在文學作品的輯佚研究中還將會有更大的貢獻空間。

中國文學批評中“知人論世”佔有重要地位。“知人”即研究、了解、理解作家。其中“人”在此有雙重所指。一是作為社會的人,他的生活經歷、社會遭遇、思想淵源、家世交游等;二是作為個體的人,特別是文學的創作者,其特定的主觀條件,如個性氣質、藝術修養、審美情趣、創作才能等。“論世”中的“世”也有復合的內涵,它指向作家生活的時間與空間的統一體,即一定時期、一定範圍內的自然和社會。僅社會的涵蓋面就已相當寬泛,如經濟的興衰、政治傾向,乃至文化思潮、風俗習慣等等。根據現有文學理論觀點,文學是社會生活的反映,作品與一定時代的社會生活必然存在聯系,或直接或間接,或顯或隱。美國文學理論家韋勒克說過︰“文學實際上取決于或依賴于社會背景、社會變革和發展等方面的因素。”總之,文學無論如何也擺脫不了作家的社會背景、作品本身的社會內容以及文學對社會的影響等。掌握作家的身世、經歷,有助于了解時代和社會對他個人的影響,而這些影響又體現著作品的風格和意蘊,因而對其進行研究即使不是理解作品的關鍵或唯一途徑,至少也是探究作品深處秘密和深刻意蘊的有力向導。有些作品,不能僅僅從個人的人生態度視角來考察,而應該聯系其所處的社會歷史狀況和社會環境進行綜合分析與深入探究,理解其深刻復雜的社會歷史原因,從而給予作家作品以正確的評價和準確的定位。因此,當代作家年譜有必要將作家放在具體的社會大環境中分析和考察,了解社會的變遷和進程,以深化對作品價值的認識。

當代作家年譜作為歷史文本,實際上為當代文學研究開闢了一塊史料園地。它蘊藏著豐富的文學史料,是當代文學重要的史料來源之一。單個作家年譜的文學史料價值可能顯得單薄,而把多個作家的年譜通過專欄或叢書的形式集納起來時,它的特色和價值就能得到充分彰顯,甚至可以粗略勾勒出一部微型的當代文學史。在年譜與文學本體特性的比較中,我們能體認其紀實性、真實性的文學史料價值。同時,它所提供的史料既指向作品也指向作品之外更廣大的領域,讓我們注意到作品其實是存在于年譜所呈現的史料語境之中或當時的文學生態中。所以,當代作家年譜不僅會讓當代文學的史料研究更細化,還會使當代文學的史料來源更獨特、更系統。當代作家年譜以其史料價值參與了當代文學史的建構。當代作家年譜研究的內容甚至形式,本身就參與著正在進行時中的文學歷史書寫,或者說就是當代文學史的史實依據。它們所體現出的文學事件是當代文學的原生態歷史。它書寫了某位作家的交往史和成長史,也為作品的解讀提供著歷史信息和歷史語境。總之,當代作家年譜與當代文學史共生同步,是紀實的、極具時效性的顯現與還原,並建構著當代文學史。

《光明日報》( 2017年11月20日 11版)

編輯︰邱邱
對《當代作家年譜與當代文學史共生同步》表態
對《當代作家年譜與當代文學史共生同步》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