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引黃古灌區︰一部流淌千年的水文化史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王建宏 發表時間︰2017-10-12 09:46

北京時間10月10日晚,在墨西哥城召開的國際灌排委員會執行大會上,寧夏引黃古灌區、陝西漢中三堰(山河堰、五門堰、楊填堰)、福建黃鞠灌溉工程3處古代水利工程被列入2017年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名錄。

寧夏自秦代就拉開屯墾開發的序幕,2000多年的經濟社會發展史就是一部流淌的水利開發建設史,且歷經滄桑從未中斷。至今,寧夏大地上,很多以朝代命名的古渠依舊奔涌流淌,有秦渠、漢渠、唐徠渠……其中歷史超過100年的渠道有14條、總長1292公里。這個古老灌區在中國水利、文化、經濟、生態版圖上具有何種地位?其進入全球視野的原因是什麼?

  黃河寧夏青銅峽段的金沙灣。 盧清華攝/光明圖片

墨西哥城時間10月10日,國際灌排委員會第68屆執行理事會上宣布,寧夏引黃古灌區入選2017年世界灌溉工程遺產名錄。在“九渠渠首”的寧夏青銅峽市,人們聚集于元代由郭守敬最初主持修建的唐正閘,歡慶這一歷史時刻。晚上,一場大型公益晚會呈現了一段敬水、馭水的恢宏歷史——

距今10萬至1萬年間的晚更新世,黃河切開高山,逐步成為與大海貫通的大河。從青藏高原發源後,一路在峽谷內激蕩奔流的母親河,沖出黑山峽進入寧夏境內,頓覺風光旖旎、豁然開朗。

寧夏平原南高北低形成適度坡降,利用獨特的地理條件,睿智的古人“天塹分流引作渠”,自此“一方擅利溉膏腴”,成就了“天下黃河富寧夏”的引黃灌溉傳奇。兩千多年古渠潤溉,獨特的經濟、軍事、生態地位,賦予了這一區域在中國北方版圖形成、農耕文化、民族融合等方面的特殊意義。

  資料圖片

古渠博物館與長城博物館相遇——重合並非偶然

寧夏有活的古渠博物館之稱,歷代開鑿的秦渠、漢渠、漢延渠、唐徠渠等14條古渠千秋流淌,惠澤至今。如今,寧夏引黃古灌區範圍8600平方公里,引黃干渠25條,總灌溉面積達到828萬畝。

寧夏亦有天然長城博物館之稱,自戰國起,到秦、漢、隋、金、明等朝代都曾先後在寧夏境內修築長城,6.64萬平方公里範圍內幾乎可以找尋到歷史上各個朝代修築的長城遺跡。

  由元代郭守敬最初設計建造的唐正閘依然在傳承使用。資料圖片

古渠博物館與長城博物館,兩者在“塞上江南”相遇,足以說明寧夏在中國古代政治、軍事上的重要戰略地位。

“寧夏引黃古灌區對漢代版圖乃至漢唐盛世的形成作出了重大貢獻。”寧夏著名史地專家、寧夏大學資源環境學院教授汪一鳴說,我國漢、唐時代,以黃河流域為核心形成的大中華帝國,在經濟、社會、文化各方面都達到當時世界的頂尖水平。寧夏平原灌區和河套灌區一起,挺起了當時北方版圖的“脊梁”。

如果說漢代是寧夏引黃灌溉開創時期,那麼到唐代,寧夏平原即有了“塞上江南”的美譽。至明代,寧夏平原成為天下糧倉。清代,寧夏平原經過康、雍、乾三朝對渠道的修浚與開鑿,灌溉農業進入鼎盛時期,出現了“川輝原潤千村聚,野綠禾青一望同”的盛景。

鐵騎踏成寧夏川。引黃古灌區作為歷代王朝屯墾戍邊經略的根本,維護了邊疆穩定,鞏固了王朝政權和疆域。

寧夏回族自治區政協原副主席、寧夏大學原校長、文史專家陳育寧認為︰“寧夏平原成為對周邊各民族有極強吸引力的經濟中心和具有舉足輕重作用的政治軍事戰略要地,許多重要的歷史事件和歷史人物都在這一區域留下了深刻印記。”

工程技術與灌溉文化交織——黃河文化的寧夏樣本

時光回溯至1956年,甘肅省蘭州市建設自來水廠。因黃河河床狹窄、水流湍急,第一水廠斗槽式預沉池進水口施工出現困難。

幾經輾轉,甘肅省從寧夏平原調河工前往支援,采用漢、唐時期修築大渠的草土埽工即“草土圍堰”法,只花費48萬余元、50多天便如期完成進水口工程,為國家節約資金118.7萬余元。

“草土圍堰”只是2000多年沉澱下來的治水技術之一。汪一鳴經過深入研究認為,寧夏引黃灌區大型灌渠系的工程技術設計之巧妙,可與都江堰相媲美。無壩引水、渠首工程的選址、渠道坡度的設計等,都體現了古人對河流地貌、水文等自然規律的科學認知和精準掌控。

寧夏引黃灌溉在2000多年的持續運行、發展中,滋潤了寧夏平原的農業文明,也孕育了燦爛的黃河文化。

黃河文化是中華文化的源頭和主流。《新商務周刊》出品人白皋認為,寧夏因引黃古灌區而形成了寧夏特色的黃河文化。除了精妙的工程技術外,還體現在歷代文人墨客留下的眾多文學作品、治水管水制度、杰出治水人物、親水惜水敬水的觀念和習俗,以及豐富而珍貴的歷史遺存等方面。

寧夏文史專家吳忠禮也表示,黃河文化作為寧夏平原多元文化的源頭和主干,還派生出農耕文化、移民文化、回族文化、長城文化、邊塞文化等,這些都與歷代對寧夏引黃古灌區的開發利用有著直接或間接的關聯。

南有都江堰,北有青銅峽。青銅峽市委常委、宣傳部長楊旭年說︰“黃河文化有一石,青銅峽佔八斗。每一條渠、每一處閘、每一座壩,無不展示著引黃古灌區厚重的歷史文化。”

“最為難得的是2000多年來,寧夏平原雖歷經治亂興衰,但灌溉文明卻仍然綿延不絕。”汪一鳴說,以寧夏引黃灌溉工程為杰出代表的中華文明,成為全球唯一沒有中斷、世代延續、生生不息的文明。

建設沿黃生態經濟帶——古老灌區持續煥發生機

而今,“塞上江南”稻香魚肥,滿眼錦繡。歷代引黃灌溉的發展,造就了寧夏平原豐富而獨特的農田生態系統,成為我國西部重要的生態屏障。

陳育寧說,寧夏引黃古灌區發展的歷史事實表明,在干旱貧瘠的北方地區,也可以創造出環境、土地、人口協調發展的區域。如果發揮優勢,遵循規律,選準方向,堅持不懈,使寧夏平原這樣的綠洲不斷擴大,“胡煥庸線”的突破也不是不可能。

新的時期,如何續寫好引黃古灌區的歷史成為擺在寧夏黨委、政府面前的全新課題。寧夏第十二次黨代會提出全力打造沿黃生態經濟帶,推動沿黃地區向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產城融合、人水和諧的方向發展。

“與引黃古灌區重合的沿黃地區是寧夏自然條件最優越、人文資源最深厚、民生資源最富集的精華地帶。”寧夏水利廳廳長白耀華表示,將以此次寧夏引黃古灌區入選世界灌溉工程遺產為契機,科學制定寧夏引黃古灌區保護利用規劃,大力挖掘“塞上江南”悠久的歷史文化,加快推進水利現代化建設,傳承水利歷史、凝聚水利精神、弘揚水利文化,推動引黃古灌區在轉型升級發展、建成小康社會的新征程中持續煥發新生機。

作者︰光明日報記者 王建宏

《光明日報》( 2017年10月12日 12版)

編輯︰邱梓瑤
對《寧夏引黃古灌區︰一部流淌千年的水文化史》表態
對《寧夏引黃古灌區︰一部流淌千年的水文化史》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