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演員”集體亮相 看青少年題材影視劇的成長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張子揚 李語然 發表時間︰2017-09-13 11:00

又是一年開學季,各種有關青少年教育的話題再度成為大眾文化語境中容易引發共鳴的熱點。具體到影視領域,在沉寂一段時間後,以青少年群體成長教育為主要表現內容的創作近年開始回暖,不斷能形成引發社會輿論廣泛熱議的文化現象。這是影視劇生產者針對新一代“小觀眾”迅速崛起為主要消費群體的市場現象作出的及時反映,而這種趨勢又催生出影視表演領域一批“小演員”的集體亮相。這種演員與觀眾處于同一代際之中,與創作互為影響、共同成長的現象,值得引起業界的關注。

創作集體發力不斷制造熱點話題

20世紀的中國青少年題材曾經歷過輝煌時刻。《哦,香雪》《火焰山來的鼓手》《天堂回信》在德國柏林電影節摘得獎項;“第五代”導演陳凱歌、張藝謀將《孩子王》《一個都不能少》送到了國際影展;電視劇《十六歲的花季》《小龍人》《十七歲不哭》登上電視台黃金檔,締造當時的收視高峰。隨後,此類創作在影視業轉軌市場化的過程中陷入低迷,作品如零星閃爍,偶爾出現。比如電視劇《網絡年代》《快樂星球》和電影《長江七號》《美麗的大腳》等,無論數量還是影響力都大不如前。雖然出現了系列情景劇《家有兒女》熱播熱議的盛況,卻從一個側面證明當時青少年題材的匱乏——正是由于對這一題材的觀賞需求長期得不到滿足,一部佳作的出現,才會引發觀眾熱情如此強烈集中地爆發。

新世紀以來,青少年題材影視創作第一次集中回潮,是從2013年《爸爸去哪兒》開始的。該綜藝節目的熱播,迅速揭開了“小觀眾”這一剛剛成長起來的消費群體的存在,也激發出廣大受眾對這類由天真可愛的“小演員”出演的影視作品的強烈觀賞需求。隨後,針對“小演員”和“小觀眾”創作生產出來的乃至更廣泛意義上的青少年題材作品次第涌現。從電視劇《小爸爸》《小別離》《虎媽貓爸》重新回歸衛視黃金檔播出,到電影《少年班》《青春派》《洋妞到我家》《百鳥朝鳳》因好口碑而引發輿論關注,再加上《巴啦啦小魔仙》《舞法天女》《放學我當家》等系列劇、欄目劇,以及以《何小光的夏天》為代表的微電影,時下流行的青少年題材與之前的輝煌時期相比,制作理念更加成熟,議題設置更接地氣,更注重與成長息息相關且全社會都關切的教育話題。

主流價值引領應取代焦慮心態宣泄

青少年題材影視劇數量多了,問題也隨之而來。一些作品出現了內容空心化、風格輕淺化的傾向,原本針對青少年人生規劃和心靈成長問題的深度探討被成人社會不同階層面對教育現狀時困惑心態的描寫和焦慮情緒的宣泄所取代,更有甚者將孩子當成了大人感情糾葛和利益紛爭故事中的背景和符號。

讓我們從下往上來梳理︰純粹針對“小觀眾”的影視劇,為了吸引目標受眾的眼球,實現逗樂孩子的目的,多選用懸浮于現實之上的魔法、玄幻表現手法,追求熱鬧歡快的戲劇效果,從而回避對價值觀問題的文化觀照和成長教育課題的深度開掘。而部分聚焦留守兒童、問題少年等特殊群體的作品往往以題材為噱頭,為了獲得更多關注給自己披上一層觀眾易感興趣的話題外衣,看似內涵深刻,實則膚淺表面。另一部分青少年題材作品雖然表面上聚焦成長話題,展現家長人到中年時對孩子教育的感悟,實際上卻是“舊瓶裝新酒”,借青少年成長的線索延續對婆媳劇、職場劇或情感劇類型的書寫。這種作品的劇情設置都為所要呈現的成人故事讓路,雖然有“小演員”參演,卻只發揮了背景板的功能,老師或者長輩在其成長歷程中也很少發揮教化引導的作用,從而使作品失卻了該有的厚重底色。凡此種種,都屬于偽現實主義,由于制作成熟,話題時尚,所以更具欺騙性和迷惑性。

高速發展的社會環境讓一種焦慮、懷舊、頹廢的情緒滋長蔓延,使青少年題材走入了另一個創作窄巷——對諸如留學、早戀、高考等話題的過度消費。像《匆匆那年》《何以笙簫默》《李雷和韓梅梅》《同桌的你》等青春愛情片的創作者善于借用類型樣式的情節套路,雖然保證了一定的戲劇性和觀賞性,卻很難向社會和生活的縱深處開掘,使所呈現的青少年人物形象與時代發展的洪流隔絕開來,形成一個精神孤島。作品踫觸不到當下青少年生活的本質,只得流于平庸和浮泛,很難在“小觀眾”中引發大範圍的心靈共鳴,充當中年觀眾矯情時憑吊逝去青春的挽歌。特別是像去年以“少女電影”面目出現的《我心雀躍》,試圖展現女高中生的青春期故事,卻將“半熟少女”暗戀男老師的情感生活作為奇觀展示出來,格調不高。總而言之,當下創作者如果找不準青少年題材的坐標,就很難腳踏實地地在青少年的成長路上尋找到針對這個特定時代具有代表性的典型故事,只得通過話題炒作、情緒渲染等外在包裝掩飾作品在人生意義、生命價值等主題開掘方面存在的內在不足,“教育”和“成長”成為一種名義。

從現實出發扭轉作品平庸浮華趨勢

梳理青少年題材影視劇中的經典之作,我們發現成功案例總是圍繞著如何用不斷創新的藝術表現手法、真實可信的故事人物,去展現青少年群體在不同人生境遇中面臨挑戰時所作出的反應和付出的努力,從而啟發普羅大眾對生命成長規律、時代發展趨勢、社會現實問題等進行再認識和新思考。印度電影《摔跤吧,爸爸》從曾身為摔跤運動員的父親在自己的夢想破碎之後,如何突破重重阻礙訓練兩個女兒並使其雙雙取得世界冠軍的故事切入,描繪印度女性地位低下的現狀,探討如何通過努力改變自身命運的話題。日本電影《墊底辣妹》以學渣逆襲的真實故事,激發觀眾對日本教育體制不善于因材施教弊端的關注。還有《心靈捕手》《死亡詩社》等影片,皆從青少年的成長故事引申出創作者對教育、人性、社會、時代等深層內容的審視。

其實,最近上映的電影《閃光少女》借用二次元文化的表達方式呼吁全社會重視民樂教育,不失為青少年題材的一個新穎創意。這部口碑良好的作品沒有引發觀影狂潮,即使祭出宣發團隊集體跪求大家觀影的海報也于事無補。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主要是創作者從構思開始就試圖繞開傳統民樂悠久歷史和藝術教育嚴峻現實的嚴肅話題,用COSPLAY元素和《權御天下》等所謂“流行民樂”營造出來的新鮮感吸引年輕觀眾,而無法從更廣泛的層面引發社會關注,只能成就一次亞文化的小眾狂歡。相較之下,《百鳥朝鳳》中描寫天鳴少年學藝的那段經歷令人感悟深刻得多。該片深入傳統文化和現實生活的肌理,對那種融入親情元素的東方式傳承進行真實呈現,從而提出了“優秀傳統技藝該如何傳承”的命題。可見,唯有沉下心去,貼近現實生活,回歸到“成長”本身,令所弘揚的主題思想與當代中國的社會理想和國民精神發生深度勾連和互動,才是國產青少年題材創作的健康發展之路。

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影視傳播平台上可以觀看的作品數量巨大,種類繁多,美劇、韓劇、好萊塢大片應有盡有。如何在與這些對手的激烈競爭中獲取一席之地,在滿足年輕一代多樣化、差異化觀賞需求的基礎上,對其人生成長發揮道德提升、人格完善、價值觀塑造的積極作用,進而帶動社會審美取向和受眾文化素質的整體提升,國產青少年題材影視劇的創作者仍任重道遠。從這個角度看,我們對“小演員”“小觀眾”乃至青少年題材創作進行追蹤式的標本研究,具有審視當下、指導未來的積極意義。

(作者︰張子揚系中央電視台發展研究中心原主任、李語然系中國傳媒大學藝術研究院博士)

編輯︰小紅
對《“小演員”集體亮相 看青少年題材影視劇的成長》表態
對《“小演員”集體亮相 看青少年題材影視劇的成長》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光明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