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美藝術大師︰從殺豬匠到大足石刻藝術傳承人

來源:中國青年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8-28 10:21

劉能風︰從殺豬匠到大足石刻藝術傳承人

記者 田文生

7月底,“金磚四國”勞工就業部長會議在重慶召開,會議期間,與會嘉賓觀看了巴渝工匠絕技絕活兒展示。11年前被聯合國教科文國際民間組織授予“民間工藝美術家”稱號的劉能風在現場展出的作品,引發了外賓們一陣陣的嘖嘖贊嘆聲。

很少有人能夠想象,59歲的劉能風曾經是一名靠殺豬賣肉謀生的農家子弟。這個有著傳奇人生的中國工美行業藝術大師,用自己“技能改變命運”的勵志故事,激勵和帶動著一大批青年走上了“雕石成金”的逐夢旅程。

“這是一個好的時代,重視技能人才、倡導工匠精神,不僅能推動供給側改革,還將為當代青年提供更多元的成長路徑選擇。”他說,成為技能人才的關鍵是用心,比如,敲石頭時如果最好只敲掉1厘米,那麼就盡力別敲掉兩厘米,“只要認真,其實也很容易做到。”

“一定要有一門可以安身立命的手藝”

劉能風出生在匱乏、封閉的上世紀50年代。13歲就開始獨立生活的他,提心吊膽地跟著人在鄉村買紅薯渣、米糠,再到縣城倒賣,獲利後販羊。更多的時間,他買來豬,屠宰後用背 背著,零散地賣,以免被發現沒收。

20多歲時,他遠赴雲南去學習燒磚。可是,連日下雨,無法開工,幸好同行者中有獸醫,靠醫治牲畜維系一群人的基本生活。

這名獸醫告訴他,一定要有一門手藝,在最困難的時候,能維持生計。這也成為他終身受用的人生哲學。

從雲南鎩羽而歸的1980年,他回到老家,正好趕上大足石刻開始對外開放。彼時,大足石刻的第一位外賓——加拿大語言學家司徒爾特偕夫人參觀大足北山、寶頂山石刻後,驚奇地稱贊這“是一座未開發的金礦”。此後,大足石刻躋身世界八大石窟之列,入選世界文化遺產,海內外游客紛至沓來。

劉能風驚奇地發現一撥兒又一撥兒高鼻子藍眼楮的外國游客走上自己從小走過的鄉村小道,敏銳地從游客們的匆匆步履中發現了商機,他開了個小雜貨店,賺了第一桶金。

但他意識到,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小買賣和當初的殺豬賣肉並沒有根本的不同,難以帶來期待中的美好生活。他依然希望自己成為“有一門真正的手藝”的那個人。

放下屠刀,拿起雕刀

他很快就找到了那門“手藝”——隨著大足石刻旅游的興盛,很多大足人采用本地的石料雕刻一些簡單的紀念品出售,劉能風也卷入了這股風潮。

他徹底放下了殺豬的屠刀,住進岩洞,對著大足石刻的造像模仿,拿起雕刀,雕刻石頭、雕刻時光、雕刻夢想。他還參加了政府組織的培訓班,掌握了基本的石雕技術。

趁著旅游淡季,1984年,他和兩個同村石雕匠人帶著作品外出闖蕩。在杭州,他們堅持了一個星期卻沒能賣出去一件作品。他沮喪地帶著石雕轉赴桂林尋找機會。

正在他蹲在橋上守著自己的石雕,為久未開張而煩悶時,幾個老外走過來對著他的石雕不停拍照,有人伸出手來比劃,劉能風哆嗦著張開一只手,沒想到對方毫不猶豫地給了他50元“外匯券”,買走了他的一對石獅。此後,更多的老外買走了更多石雕。

過了幾天,兩個人拿起他的石雕仔細琢磨,攀談中,他得知對方原來是出差路過此地的重慶市城市雕塑辦公室主任袁友河和四川美術學院雕塑工廠廠長舒湘渝。劉能風的曲折經歷和造型天賦打動了兩位行家,給了他一張介紹信。

他幸運地成為名家薈萃的四川美術學院雕塑工廠的一名工人。在這里,他甚至有機會得到著名雕塑家、四川美術學院時任院長葉毓山的指點。

從石頭里雕刻出的技能人生

在工廠,劉能風潛心學習、練習,被挑選參與制作南寧市革命烈士紀念碑;此後前往牡丹江市制作《八女投江》雕塑;在重慶,他投入《賀龍同志與運動員》等雕塑的制作。

1988年,他獲得了從業者夢寐以求的大好機會︰參與制作紅軍長征紀念碑,在高原地區對著紅色花崗石精雕細琢。

幾年下來,他已經錘煉出過人的技藝。1992年,大足為了發展旅游,成立了石刻藝術品公司,家鄉領導想到了在業界已經聲名遠揚的劉能風。

他辭別工廠,領著一撥兒人開始了面向市場的石雕之路。經歷很多跌宕起伏之後,2004年,他用自己首先開發出的紫袍玉制作的“媚態觀音”獲得“首屆中國旅游紀念品設計大賽”金獎,“玉印觀音頭像”榮獲迎奧運“中國農民藝術展”精品獎;“數珠手觀音”在第三屆中華民間藝術精品博覽會上獲金獎……

他和團隊創作的作品已進入大雅之堂,銷往美日韓等40多個國家。一位日本客人購買他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數珠手觀音紫袍玉工藝品,在上海登機時,被當成“文物”扣了下來,直到開具證明系手工制品,才如願攜帶“文物”離開。

由于劉能風的成就,他贏得了大足石刻第16代傳人稱號。

重慶市幫助他成立了“劉能風石雕石刻工藝技能專家工作室”。在“工作室”,劉能風和他的徒弟徒孫們生產創意、產品和更多的夢想。這里最多時有100多人,目前,長期有10人左右。

而今,大足職教中心還專門設置有“劉能風大師班”,按“現代學徒制”模式采用小班制教學。

“敬畏和熱愛才能成就技能的大師”

“雖然我年紀大了,卻越搞越有興趣。”劉能風說,自己越來越覺得有責任和義務把石雕技藝發揚光大。

那麼,如何才能培養出過硬技能?在他看來,首先是內心熱愛,其次是堅持練習,然後是心態平和,最後是創新發展。“我們一定要對自己嚴格要求,盡最大努力做到美、雅、趣。”他說,比如創作羅漢,就要按照現代人的審美趣味去創造其神態、動作,“只要做了這一行,每一次琢剁都應該想著如何更好地傳遞自己的審美感受、審美情感和審美理想。”

“老師一輩子都在按這些理念做事。”他的徒弟介紹說,為雕一尊羅漢像,劉能風曾把自己關在屋里三天三夜。第一個作品完成,大伙覺得不錯,他卻感覺不好,砸了。又過了10多天,雕完第二件作品,大家覺得比第一件好了不少,但他還是覺得在眉眼、肢體、表情上缺少一點神韻,又砸了,“他這輩子就著迷這點事,每個細節都舍不得放過。”

在模仿雕刻北山石刻中的日月觀音時,創作難度極大,首先要找到一塊10噸左右的可雕之材,石料必須是“餈粑石”,必須是中間沒有裂縫、斑點、雜質的整塊石頭。

為了尋找理想中的石材,他走遍大足每一個石場,要麼是石頭達不到標準,要麼是石匠開采技術達不到要求。劉能風不死心,又把目光投向附近區縣,最終都因自己“嚴苛的標準”,失望而歸。

皇天不負有心人,最終在一個偏僻的小石場,尋覓到所需要的石材。但很快又遇到新的問題,有一段路不通車,他不得不自己平整道路,石工撬不動巨大的石頭,他又找來滑輪和吊車,最後因為石材太沉把汽車壓趴在公路上,他又不得不賠償。

然後,劉能風組織工匠閉關6個月,雕刻出了他理想中的作品。

編輯︰小紅
對《工美藝術大師︰從殺豬匠到大足石刻藝術傳承人》表態
對《工美藝術大師︰從殺豬匠到大足石刻藝術傳承人》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青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