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文課變綜藝的背後︰多數成人書寫能力“沒救”?

來源︰ 中國新聞網  發表時間︰ 2017-08-12 09:50

關正文又出手了。在文化綜藝節目這個圈子里,作為節目導演的他似乎總能在固有的節目形態之外找到新的模式。從《漢字听寫大會》到《成語大會》,再到《見字如面》,都是如此。最近正在播出的《漢字風雲會》還能延續這一“奇跡”嗎?

  《漢字風雲會》現場。節目方供圖

就這檔已播出5期的《漢字風雲會》而言,雖然節目形式仍是小學生听寫漢字,不過風格又和此前的《漢字听寫大會》不同,節目中從參賽者到現場觀眾都以小學生為主。

對此,關正文有自己的考慮。“其實小學是識字教育最核心的階段,很多成人終身掌握的字詞基礎都是小學期間打下的。我在錄制現場做過一次調查,問180位小學生,有誰覺得爸爸媽媽會寫的字比你多?結果只有3個人舉手。”

他甚至認為,五年級孩子正常的書寫水平遠遠高于成人平均水平。“所以這個節目幾乎適合所有人。但我們還是要強調,大多數成人的書寫能力其實是沒救的。我們更重視成為中小學生的‘剛需’課程。”

  澳門小選手高雅婧在《漢字風雲會》中。節目方供圖

事實上,已有媒體將《漢字風雲會》稱為“語文必修課”。

“這是一件特別讓人興奮的事情。以前的綜藝都是娛樂的,休閑的。《漢字風雲會》也是綜藝,但是它變娛樂屬性為課堂屬性。很多老師、家長反映說,這個節目具有剛需屬性,是孩子們暑假必看的節目。”在關正文看來,這樣能稱之為“剛需”的綜藝節目在此前是沒有的。

“這真是個課堂,70分鐘,50個漢語詞匯,實打實的系統性教學,從常用易錯到生活用詞,到拓展詞匯,全程高效率學習,沒有一分鐘是浪費的。同時,這個學習過程又是輕松、有趣的。任何優秀老師都沒有辦法營造出這樣一個學習場景,因為沒這麼多錢。我們所有綜藝娛樂元素也全部為內容服務,全程爆笑,但仔細想想,又沒有廢話,打的全是知識軟肋,有助于大家夯實基礎。”他說。

  四川小選手謝東瑞在《漢字風雲會》現場。節目方供圖

從這個角度看,雖然電視台給出的收視率還不錯,但關正文並不滿意。“遠遠沒有達到應有的目標。這麼好的語文課,應該所有孩子都上才好。中國每個年級的孩子都有千萬,小學三年級到初中二年級學生總數超過六千萬。這個數字規模足夠大了。再加上這又在暑假,又是家長和孩子互動學習的好方式,這麼一來,應該有幾億的觀眾。”

不過同時也有質疑的聲音認為,這樣一檔滿足應試的“剛需”節目是否太過功利化?

關正文並不這麼看。“每次學新的詞匯50個,十二期下來就是600多個。這要是英語考級,差六百單詞就差出兩級了。如果一個孩子在暑假上了這些課,另一個孩子沒上,開學就能看到差距了。”

他告訴記者,自己“並不覺得滿足這樣的剛需有什麼不好”。“字詞考核,從來是語文考試的重點,高考也不例外。孩子們掌握了牢固的字詞知識,面對考核能夠應對自如,這的確是學習的重要利益。考試本來就是檢驗學習成果的最有效方式之一。我們反對應試教育,反對的是教育以應試為目的,而不是反對學習。所以,能滿足剛需,是我們很自豪的事情。”

  《漢字風雲會》導演關正文。節目方供圖

當然,除了“剛需”,關正文也有更深層次的考慮。“漢字節目的持續,不是因為市場空間還有存量,而是因為漢字本身的重要性。現在對大多數中國人來講,早就脫離了文盲階段,普遍享受了中等教育,大學普及率也是歷史很高,加上互聯網對語言生命的激活,漢語處在重新煥發生命的節點。這時候,增加常用字量,拓展詞匯增加更微妙、準確、生動的表意能力,就是必然的。這還不光是語言問題,還是思想能力的問題。所有思考都是靠語言支撐的。貧乏的語言是產生不了豐富的思想的。”

因此,關正文還有更大的計劃。“接下來我們要做讀書節目。大家都在說讀書重要,但是現在公共平台上沒有一檔有影響的讀書節目。這成了我的心病,成了很長時間的夢想。這個節目會有很多困難,不然早就有人搶著做了。我們有了一個方案,現在正在準備,爭取早日拿出節目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