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屆“花城文學獎”揭曉 王蒙畢飛宇等作家折桂

來源:中國新聞網 作者︰索有為 朱延生 發表時間︰2017-08-11 10:10

第六屆“花城文學獎”揭曉王蒙畢飛宇等作家折桂

  王蒙在第六屆“花城文學獎”上獲“特殊貢獻獎” 陳驥-- 攝

由花城出版社、《花城》雜志舉辦的第六屆“花城文學獎”頒獎典禮,8月10日在廣州南國書香節上舉行,中國著名作家王蒙獲得“花城文學獎•特殊貢獻獎”。

“花城文學獎”經過近兩個月的激烈角逐後于當天揭曉︰冉正萬、孫頻、王威廉獲得“花城文學獎•新銳作家獎”;畢飛宇、呂新、東西獲得“花城文學獎•杰出作家獎”;王蒙獲得“花城文學獎•特殊貢獻獎”。

頒獎典禮上,李敬澤、王蒙、蘇童、邱華棟等著名作家和評論家齊聚一堂,共同見證了這一榮譽時刻。“花城文學獎”主辦單位花城出版社負責人表示,25年後重啟“花城文學獎”,既要傳承前輩們創下的文學傳統,更要嘉獎有時代精神和創新能力的作家作品。

  畢飛宇在第六屆“花城文學獎”上獲“杰出作家獎” 陳驥--攝

花城文學獎頒發的新銳作家獎稱,冉正萬的寫作有著卓然獨立的蠻勇和神性。《天眼》既真實又荒誕,燕毛頂的神異詭奇深深地嵌入中國的歷史和當代之中。小說中每一個“燕毛頂人”都陷身于命運的裹挾而無力自主;孫頻善從線頭凌亂的現實中梳理出妥帖精準的敘述,《乩身》寫一個盲人面向命運不屈不撓的抗爭,小說將兩個底層人物的命運推至懸崖,從而彰顯出善與惡、愛與恨、靈與肉、彷徨與決絕、懦弱與強悍的強烈對照;王威廉的小說,超拔而非曲高和寡;時有荒涼而不沉溺黑暗,出示了獨具辨析度的現代性氣質。小說《第二人》混合著狂想與沉思,以“臉”啟思,將一次匪夷所思的綁架提煉為曲筆深心的思想跋涉,完成了對生活的玄思和詰問,對塵世中種種力量的隱喻性反思。

杰出作家獎授予了畢飛宇等作家。花城出版社認為,在小說家與評論家畢飛宇之外,人們在《蘇北少年堂吉訶德》中又認識了另一個散文家畢飛宇。“年少的、遠東的堂吉訶德”是畢飛宇的精神自傳,于生命隱痛中寄存著真誠的人格認同和精神的自題小像。這個真實的故鄉,與畢飛宇其他小說作品中虛構的精神故鄉構成了有趣的互文。

呂新踽踽獨行于這個喧囂時代,神思悠遠,擁有眾多痴迷的追隨者。《下弦月》創造性地運用先鋒派技巧,再現了中國北方農村的廣闊圖景;大風、炊煙、冬夜、月亮、糖和陰沉的天空,這些平凡的事物,在呂新筆下構成迷人的現世。

東西的寫作飽含民間敘事要素,尖銳疼痛,笑中帶淚,以必要的緩慢和精準,逼近了命運的本相。《篡改的命》是一部沉重的命運之書,描寫了當代中國鄉村社會的巨變。

首屆與第五屆“花城文學獎”得主王蒙,在超過六十年的寫作歷程中,鏡照時代的斑駁和歷史之幽深,成為中國當代作家持久寫作的不二標桿,也成為世界視野下中國作家的寫作樣本,在第六屆“花城文學獎”中獲“特殊貢獻獎”。王蒙作品《這邊風景》不僅為特定時期的邊疆生活提供精彩綿密的見證,也以生活本身的熱力和地氣糾正了人們對文學的狹隘理解。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第六屆“花城文學獎”終評委主席李敬澤說︰“《花城》雜志是中國文學重要的探索前沿。願‘花城文學獎’永葆激情和理想。”

中國出版協會副理事長、廣東出版集團、南方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王桂科寄語“花城文學獎”,引領大眾關注有價值、有分量的出版物,多讀書、讀好書,推動全民閱讀的發展。(完)

編輯︰小紅
對《第六屆“花城文學獎”揭曉 王蒙畢飛宇等作家折桂》表態
對《第六屆“花城文學獎”揭曉 王蒙畢飛宇等作家折桂》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中國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