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在這里沙場點兵,朱日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來源:望智庫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8-03 10:14

7月30日上午9時,在朱日和訓練基地舉行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將檢閱部隊並發表重要講話。

曾經這里還只是一個不起眼的裝甲兵訓練場,曾經這里還是一個只能用“某”來稱呼的神秘軍事基地。今天,隨著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的舉行,朱日和這個名字再次成為備受矚目的焦點。

神秘的朱日和究竟是個什麼地方?它是怎麼來的?為什麼閱兵要選擇在遠離北京的內蒙古朱日和基地?

1. 朱日和的由來

90年代初,在海灣戰爭中,美軍首次將大量高科技武器投入實戰,展示了壓倒性的制空、制電磁優勢。用全新裝備和全新戰術戰法武裝的美軍不費吹灰之力就打敗了裝備上千輛戰車、上百架戰機的軍事強國伊拉克。這一戰給中國敲響了警鐘。軍事裝備發展固然需要,但是軍事理念的轉變、戰術戰法的更新更加急迫。在信息化面前,機械化已經成為落後的代名詞。

和平年代,實兵對抗演習是走向未來戰場的最後一級台階。然而當時中國軍隊所進行的依然是一板一眼、按照劇本安排執行的演習。紅軍永遠是演習中勝利的一方。預案、預演、觀摩,與其說是演習不如說更像是演戲。就在這一時期,中國先後多次派出高級別的考察團,赴美國考察,參觀了美國最大的陸軍訓練基地歐文堡。發展一個中國的歐文堡就在那個時候被提上了日程。

在軍委和總部決策下,當時的北京軍區于20世紀90年代中期,拉開了大型現代化合同戰術訓練基地規模建設的序幕。1994年,朱日和基地被中央軍委列為軍隊“九五”建設規劃重點項目。1997年,中央軍委為適應未來高技術戰爭的需要,決定把北京軍區原裝甲兵訓練場擴編成全軍規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合同戰術訓練基地。

1

  朱日和基地(圖片來源環球網)

而朱日和的中選,與其獨特的戰略位置,自身的綜合情況密不可分。

2

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這里地廣人稀,面積2.23萬平方公里,比北京市還大,而總人口只有6.9萬人(圖片來源百度地圖)

朱日和位于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市四子王旗和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境內。這里地形復雜,分布著哈爾德勒山地、都新草原、烏登草原、察汗敖包丘陵、杭蓋登吉丘陵等,由沙漠、草原、山地、溝壑等組成,可以模擬各種地形條件下的戰術動作,是個天然的戰場,具有獨特的排兵布陣優勢。

3

4

而從戰略角度而言,朱日和地處我國第二階梯,內蒙古高原東部,向北向西兩個方向與蒙古國接壤,隔一馬平川的蒙古高原與俄羅斯相對,極便于大規模機械化部隊機動。向東扼守大興安嶺和燕山山脈的缺口與東北平原相連,向南經張家口、大同跨過燕山山脈可以直達北京,距北京的直線距離僅500公里。

由此可見,朱日和的戰略位置絕非一般。而事實也確實如此,800多年前,成吉思汗的鐵騎在此沖破女真人圍堵蒙古騎兵的“金界壕”滅亡金朝橫掃歐亞;300多年前,康熙皇帝御駕親征,經此征討準噶爾叛軍。如今,這片廣袤的古戰場崛起為一座現代化的軍事訓練基地,其特殊意義可想而知。

31

   (圖片來源︰法制晚報)

2. 現代化的練兵場

如今朱日和已經建設成為我國現代化程度最高的合同戰術訓練基地。然而,基地建設的過程卻是歷盡艱辛。

1998年初,時任北京軍區通信部指揮自動化處長的張冀湘,被任命為朱日和訓練基地副司令員,負責基地的信息化建設。

當時,基地的信息化可謂是一窮二白。巨大的現實差距,促使張冀湘只能快馬加鞭地建設。

歷經10個月的苦戰,一個以信息技術為支撐,以計算機網絡為平台,集導調監控、戰場仿真、輔助評估、綜合保障、基地管理“五大系統”于一體,著眼未來預留拓展空間的高技術體系,正式啟動運行。7名中國工程院院士組成的鑒定委員會評價稱︰“該系統屬軍內首創,填補了國內空白,技術性能達到了國際同類信息系統先進水平。”

朱日和基地建成後,主要擔負的任務是組織師、旅、團級部隊完成合作戰術演練,協同裝甲兵和其他兵種進行技術、戰術訓練,可容納5個整編師同時進行實兵演習,並為陸軍裝備的各種武器進行實彈、實爆作業和航空兵實施對地面部隊攻擊演練提供保障。

隨著傳統作戰模式發生根本性變革,軍隊實戰化訓練也產生了根本性飛越。據媒體報道,近年來,朱日和訓練基地已先後導調保障了上百場陸空聯合戰術兵團實兵和網上對抗演習,上千名軍師旅指揮員率近百個師旅數十萬官兵在這里輪番鏖戰,創新了上千個訓法、戰法,組訓方式正在向導演分離、訓考分離轉變,基地職能由階段性保障向全年度滿負荷組訓轉變,成績評定由人工向電腦科學評估轉變,科技練兵成果由試驗論證向形成整體作戰能力轉變。

3. 最接近實戰的模擬

朱日和的特點就在于它是全軍首個“復雜電磁環境應用系統”和唯一“聯合作戰實驗場”。朱日和基地可展開集團軍規模的諸軍兵種復雜電磁環境下仿真訓練,參訓紅藍雙方均加裝實兵交戰系統,這種系統利用激光發射與接收,模擬火器射擊機理和被命中的戰損狀況,使實兵演習貼近實戰。

“藍軍”陣地前沿某高地,“紅藍”雙方激戰正酣。高地另一側,基地數十台復雜電磁環境模擬車悄然而至。

轉瞬之間,電磁迷霧席卷演兵場︰雷達屏幕忽然一片“雪花”,鎖定的目標瞬間消失,電台、網絡驟然中斷,雙方指揮員的耳機里,只听見“嘶嘶”的電磁囂叫……

波譎雲詭的電磁“天網”,讓參演部隊的指揮控制、作戰協同、綜合保障變得艱難復雜。高速開進的裝甲車隊慢了下來,失去指令的分隊被迫收縮隊形,整裝待發的攻擊群只得原地待命。

這便是朱日和基地運用現代化手段全真模擬士兵對抗中的一幕。當激光束命中目標,接收器可自動切斷武器平台和發動機油路,強制被擊毀方退出戰斗;通過通信網絡接受每個激光模擬對抗機發來的衛星定位數據、彈藥存量、戰斗狀態等信息;自動監控演習態勢,識別與評估雙方毀傷,裁決演習行動和評估演習質量。

有人也許會好奇,朱日和經常上演實兵實彈的對抗演習,官兵的生命、重金打造的裝備難道真的要在演習中被消耗掉嗎?當然不是,演習中雖然是實兵實彈,但依靠的卻是激光仿真交戰系統。

放眼全軍,激光仿真交戰系統已不是什麼新鮮事物,朱日和基地更是早在幾年前就在實兵對抗中運用這種系統。但是,受技術限制,以前的仿真交戰系統局限于單兵武器仿真,有的官兵私下里稱其為“真人版CS”。

然而信息化升級,讓它浴火重生———

直瞄武器“打激光”︰單兵攜帶“單兵激光模擬交戰系統”,戰斗中一旦被擊中“陣亡”,激光模擬交戰系統終端就發出“嘟嘟”的聲響警示,頭盔冒出紅煙或藍煙,單兵所持武器失去作戰效能;坦克、導彈、戰機等重型裝備如被擊中摧毀,立即冒出黑煙,火控系統立即自動鎖閉,再也無法射擊。

間瞄武器“打數據”︰火炮裝配“間瞄武器模擬交戰系統”,演習中發射方按下射擊程序,射擊諸元立即輸入數據采集器,發送至實兵對抗服務器進行模擬運算,由計算機根據對方兵力、火力的配置情況,自動生成打擊毀傷效果。

非火力單位“打坐標”︰工程兵、防化兵、電子對抗兵,以及後勤、裝備保障力量等所有非火力單位,實時衛星定位,一旦被“擊中”,毀傷數據和戰斗評裁情況將實時傳至導演部大廳。

6

  藍軍在進行戰術部署。可以看見藍軍頭戴的“單兵激光模擬交戰系統”

8

  裝甲部隊在進行戰場快速機動。可以看見坦克炮口的“武器模擬交戰系統”

從單兵武器、主戰裝備到非火力單位,全部安裝激光仿真交戰系統終端。從空地火力環境到非火力單元,全部實現仿真交戰。在這樣的一個真實對抗的環境中,解放軍即使沒有參加實戰,照樣能打贏現代化戰爭。

4. 有狼性的專業“磨刀石”

刁頑、凶殘、強悍、善變;心狠手辣,不給對手任何喘息的機會……

在朱日和,就有這樣一支專業化的藍軍部隊,如同歐文堡的模擬蘇軍一樣,這是一支為參演參訓部隊精心打造的“磨刀石”部隊。

仔細翻看一下此前的報道,就能發現,這支“專業化藍軍”的戰績可謂驕人︰2014年的7場“跨越”系列演習,這支部隊6勝1敗。2015年的“跨越”演習,這支藍軍更是十戰連捷。

在此前的報道中,對于這支“藍軍”部隊的稱呼,一般都是“某機步旅”,隸屬原北京軍區。公開的畫面中,在這支部隊的臂章上有“195U”的字樣。據《解放軍報》報道,這支部隊于2011年11月26日組建,由原北京軍區的某裝甲師整編而來。

整編之後,2012年這支部隊從冀東津唐地區的原駐地整建制移防到朱日和訓練基地。2013年年底,這支部隊由集團軍轉隸軍區司令部,劃歸朱日和訓練基地管理。2014年元旦剛過,軍委總部命令,這支部隊按藍軍編制體制重新改編。就在這一年,“藍軍”旅一戰成名,在當年的“跨越-2014”演習中,與當時七大軍區選調的7支陸軍合成旅展開“車輪戰”,最終只有第16集團軍某機步旅在和這支“藍軍”的對抗中取得勝績。截至2015年9月,這支部隊先後與原先的七大軍區合成師(旅)、海軍陸戰旅等進行實兵對抗演習33場,取得31勝2負的戰績。在媒體報道中,這支“藍軍”部隊的由此得到一個昵稱——“磨刀石”。

7

9

這支“藍軍”,裝備並不是全軍最先進的。從今年6月27日中國軍網發布的視頻中,就能看出其裝備水平——除了比較顯眼的96式主戰坦克、武直-10、PLZ-07式122毫米自行榴彈炮外,構成“藍軍”部隊地面裝備主體的,還是59式主戰坦克和63式裝甲運兵車等。

那麼這支部隊的特點是什麼呢?簡言之,這是一支專門錘煉出來的“假想敵”部隊。從公開的畫面上,這支“藍軍”部隊的著裝和其他部隊就有明顯差別︰他們不穿制式化的普通林地迷彩,而是專門配備了藍色迷彩服,在官兵的臂章上還畫有一只狼頭。這支部隊的官兵曾告訴《人民日報》記者,狼狡黠而又非常講究團隊協作,它體現了一種戰術思想,靠整體的力量,不是單打獨斗。

10

《人民日報》在去年報道中稱,這支“藍軍”的各級指揮員、指揮機關要掌握外軍的戰術思想,班長、骨干要具備一定的外軍知識,有些戰士也要練習部分外軍的單兵動作。

其實,從組建開始,這支“藍軍”部隊就在主動地把自己當做“假想敵”。據《解放軍報》報道,組建初期,這支部隊就曾“組織精干人員先後赴總參有關部門、國防大學、軍事科學院和石家莊機械化步兵學院等單位,進行學習請教和搜集資料”,並從機關、基層抽調軍事素質較好的干部組成藍軍研究小組,夜以繼日展開研究。與此同時,該旅還發動基層官兵,在全旅範圍開展模擬藍軍研究與訓練論證。他們成立8個重點課題研究組,上至旅長、政委,下到基層官兵,級級有任務,人人有分工。他們還建立藍軍研究資料庫和藍軍圖書館,供官兵借閱學習。2012年,這支部隊建成了全軍唯一的藍軍研訓中心。2013年初春,這支部隊確定了打造“紅藍兼備、形神兼備、攻防兼備”和“知敵、像敵、勝敵、超敵”的模擬“藍軍”部隊目標。在日常訓練中,這支“藍軍”采取的是“技術訓練訓紅軍,戰術訓練訓藍軍”的方式。據報道,為保證訓練質量,他們將部分戰術訓練內容挪到演習中,邊演習邊訓練。

一句話,這支藍軍的特點就是有“對手的樣子、強敵的影子、我軍的骨子”。

11

本文由望智庫綜編自解放軍日報、中國軍網、新華網、中新網、《現代軍事》、《國際展望》等。

編輯︰小紅
對《中國在這里沙場點兵,朱日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表態
對《中國在這里沙場點兵,朱日和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望智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