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文學生活調查︰大學生對魯迅懷有高度敬意

來源:北京日報 作者︰路艷霞 發表時間︰2017-08-02 10:21

從2012年開始,山東大學文科一級教授、北京大學語文教育研究所所長溫儒敏,組織來自山東大學、北京大學等院校的60多位師生,圍繞閱讀習慣、審美趣味,展開了50多項調查。這些調查也是他們承擔的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的組成部分。調查成果日前匯集成書《當前社會“文學生活”調查研究》,有600多頁之多。

這份調查報告不僅體現了一位年逾古稀的學者的學術理想,更是首個國民文學生活調查報告,是一份沉甸甸的報告。

中文系學生

喜歡網絡作品不足1%

此次文學生活調查歷時3年,針對農民工、大學生、作家、中小學生、城市白領等群體,而國民文學生活世相百態由此盡現。

“農民工真正喜愛文學的很少。”山東大學文學院教授賀仲明說,課題組在2012年調查時得出了“農民工文學閱讀數量高于一般國民水平”的結論,但最新調查顯示,真正因為喜愛文學而進行閱讀的農民工比例極少。

針對農民工的調查主要以問卷和典型個案訪問進行。在文學閱讀中,農民工更願意選擇“故事精彩”的書,該選項比例高達56%,“思想深刻”“藝術性高”“富于哲理”等比例都較低。

賀仲明說,2013年末和2014年夏,調查人員還分兩次對山東、河北、山西、江蘇、廣東、上海等6個省市的作家展開文學閱讀調查,發放問卷500份。結果顯示,作家們每天閱讀文學書籍的時間都在一小時及以上,兩個小時以上的約佔40%。此外,70後作家的外國現當代文學閱讀比例相對較高,佔21%。50後作家則偏重外國古典文學和中國現代文學。在文學影響方面,50後作家中31%的人認為,自己的創作受到西方19世紀現實主義文學影響,而70後則受20世紀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影響最大。

“文學生活”調查研究課題組還對全國10所大學的2000多名中文系本科生、研究生進行調查。數據顯示,閱讀過《紅樓夢》的學生佔到86.8%,閱讀過《三國演義》《水滸傳》《聊齋志異》的比例也都超過50%。相關調查還顯示,當代中文系大學生對現當代文學作品的閱讀趣味正在發生變化。20世紀90年代到21世紀初,巴金、路遙、金庸等作家的作品在中文系大學生群體中擁有廣泛的讀者。然而,在此次調查中,巴金《家》的閱讀比例為65.7%,路遙《平凡的世界》為49.9%,金庸的武俠小說為37.4%。“這幾部作品的閱讀比例雖然都不算低,但較之前些年,已經呈現明顯下降的局面。”賀仲明說。

在中文系學生最喜歡的作家中,幾乎沒有一個網絡作家入選;在中文系學生最喜歡的文學作品方面,選擇網絡作品的也為數極少,不到1%。“網絡文學追求熱鬧好看,人物情節都是類型化,盡管能娛樂大眾,但對有經典閱讀積累的中文系學生而言,就很難打動了。”山東大學文學院教授張學軍說。

農民工和大學生

最熟悉《阿Q正傳》

在文學經典閱讀方面,各類人群閱讀交集發生在魯迅和魯迅作品上,無論是農民工、作家還是大學生,都對魯迅作品有不同程度的熟悉度,而且農民工和大學生最熟知的作品都是《阿Q正傳》,不能不說是個有趣現象。

“除了課堂,你是否閱讀過以下作家的作品?魯迅、沈從文、趙樹理、柳青、周立波、路遙、賈平凹、遲子建。”該問卷選項為多選,結果魯迅、路遙兩位作家遙遙領先,分別為34%和33%,其他作家都沒有達到10%,還有高達45%的人選擇的是“都沒有讀過”。而關于作家作品,選項包括“《阿Q正傳》《邊城》《小二黑結婚》”等,大家選擇的結果為,《阿Q正傳》和《平凡的世界》遙遙領先。

針對作家的閱讀調查則顯示,魯迅對中國作家的影響至關重要。對其影響最大的作家中,選擇最多的是中國古典作家曹雪芹,魯迅名列第二位,接下來分別為沈從文、張愛玲、蕭紅等。而外國文學作家中,作家們受托爾斯泰、馬爾克斯、卡夫卡、福克納、胡安•魯爾福的影響最大。

關于當代大學生的經典閱讀調查,是通過對北京大學等18所大學的大學生發放的2000份問卷調查展開的。大學生對魯迅懷有高度敬意,對其作品熟悉程度依次為《阿Q正傳》《狂人日記》《祝福》等。山東大學文學與新聞傳播學院講師程鴻彬說,大學生喜歡的魯迅作品多為散文和小說。他同時還注意到,近幾年出版的幾部《大學語文》教材,魯迅雜文竟無一篇入選,“雜文是魯迅生前創作數量最為豐贍、同時也是最能體現其戰斗人格的文體,假如不能在文學教育中予以有效安置,那麼我們口口聲聲所承續的魯迅精神究竟還有多少實質性的體現呢?”

魯迅在各類人群文學閱讀中都居于重要地位,溫儒敏分析認為,這是因為中學語文教材在魯迅作品的傳播過程中幾乎扮演無可替代的重要角色。張學軍則認為,魯迅作品曾經令中學生感到頭疼,但中學教材潛移默化的作用不可小視。

二三十歲公司職員

最愛買《知音》

令人意外的是,此次調查還詳盡地對《知音》《讀者》《故事會》以及純文學刊物《收獲》的受眾、閱讀、內容等情況展開調查。

關于《知音》讀者的調查可以看出,48%的讀者年齡在20歲至30歲之間。對于讀者群的職業統計也表明,公司職員佔34%,遠遠高于自由職業者的12%、工人的6%、農民的5%。調查也同時顯示,在校大學生很少購買《知音》。

《讀者》的讀者,同樣是青年人佔主體,這是調查人員發放2000份調查問卷得到的答案。在“您閱讀過的文學期刊”選項中,有高達78.79%的人選擇了《讀者》,其他依次為《青年文摘》《意林》《萌芽》《故事會》,排在最後的是《收獲》,僅有9.09%的人讀過《收獲》。

相對于《知音》和《讀者》,《故事會》的讀者群年齡跨度更大,集中在20歲至50歲,農民和農民工是主要群體。根據調查結果,“商場謀略”和“官場謀略”是最受歡迎的故事類型。

關于《收獲》的調查,文化水平越高,知道和經常閱讀《收獲》的人就最多。值得一提的是,當問及《收獲》雜志存在哪些不足的時候,高達48.2%的竟選擇了“文學性太強”。

相關專家認為,種種跡象可以看出當前文學閱讀更多是休閑、消遣或打發無聊的“輕閱讀”“淺閱讀”。

溫儒敏︰人們的閱讀口味變得很粗了

“很多文學評論或者文學史研究,大多是兜圈子,在作家作品——批評家、文學史家這個圈子里打轉,很少關注圈子以外普通讀者的反應。”已至古稀之年的溫儒敏,一直有心改變這樣的文學研究現狀。早在2009年,他就在一次學術會議上提出來,要研究“文學生活”,了解溝通讀者的文學訴求與文學活動。

七年過去了,當溫儒敏的學術觀點終于化為現實的時候,他的心情卻復雜了許多,這甚至是一份令老人家感到沉重的調查報告,“閱讀風尚在轉變,現在人已經很難沉下心來讀一本書,淺閱讀成了文學閱讀的主體。”他說,一本長篇小說除非是拍成電影、電視,人們才會找來看看,一般的國民已經沒有耐心讀一本厚書。老人家更關注到,大學生是重要的閱讀群體,但他們讀的大量是游戲、娛樂的圖書,“現在人的閱讀口味已經變得很粗了。”

溫儒敏認為,改變這樣的現狀,應從孩子抓起,要在小學重視閱讀,重視閱讀口味、閱讀方法的培養,文學閱讀才能形成良性循環,“小學如果沒有形成閱讀習慣,到了高中就會很難改變,到了大學就完全自由、放開了,只有一部分有耐心的人才會讀書。”

在溫儒敏看來,《當前社會“文學生活”調查研究》當然無法反映不斷變動的文學生活,好在山東大學將持續進行相關調查研究,並會每年發布國民文學生活藍皮書。

本報記者 路艷霞

編輯︰小紅
對《國民文學生活調查︰大學生對魯迅懷有高度敬意》表態
對《國民文學生活調查︰大學生對魯迅懷有高度敬意》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北京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