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狼2》︰不再重復李連杰,吳京開創另類大師之路

來源:三聲 作者︰秦泉 發表時間︰2017-08-01 10:52

在重復李連杰的那段日子,吳京拍了《太極宗師》、《小李飛刀》等電視劇,後來決定去香港從零開始。但是,吳京在香港發展的也不順利,整整一年過去,才得到一個客串角色,《殺破狼》里的殺手阿杰。

在多年強調集體榮譽的價值觀中,吳京的個人英雄主義是一種進步,而這種英雄主義在《戰狼2》中同時被裹挾進了愛國主義的情緒之中。

作者|秦泉

如果沒有《戰狼2》,這將是近年來票房最慘淡的一個七月。但就在月末,爆款突然到來。

“影史最快破8億、最快破9億、最快破10億的華語片”。在剛剛過去的這個周末,《戰狼2》以意想不到的票房速度席卷這個市場。

這種瘋狂的速度讓行業意識到,2017年的暑期檔才剛剛開始,《戰狼2》也有望取得30億元的票房成績,下半年剛過去一個月,年度票房冠軍或許就已經誕生了。

“我們做的就是一部全方位升級的重工業電影”,北京文化電影事業部總經理張苗對《三聲》(ID︰tosansheng)說。在他看來,同吳京高度一致的創作思路,讓北京文化堅信這部電影會成功,“只不過現在的票房增速也超出了我的預期”。

分析《戰狼2》的成功或許並不難,盡管很多人認為不過是一部“主旋律爽片”,但只需要去電影院真實感受下,就可以知道這確實切中了當下觀眾的爽點。在各種社交平台上,“燃爆了”、“過癮、提氣”、”為強大國家自豪”是很多人評論的關鍵詞。

當然,感染人情緒的還有那個不變的電影slogan“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在同時也是這部電影總制片人的張苗看來,《戰狼2》是一個符合天時地利人和的爆款。“天時”就在于大國崛起的時代背景同民眾的愛國情緒正好結合起來了,“只是需要一個激發的點,而此前沒有給到過觀眾這樣的機會”。

而在張苗看來,能夠激發市場的,正是《戰狼2》的導演、主演吳京,“他是這部電影的靈魂”。

拋開對于這部電影的其他討論,《戰狼2》的確通過類型創新,打動了無數觀眾。而通過這部電影,吳京也完成了從導演到電影人以及動作巨星的全面身份升級。

《戰狼2》的重工業電影全面升級

2016年8月份,北京文化宣布對還未開拍的《戰狼2》進行8億元票房保底。在去年保底發行大多以失敗告終的環境下,北京文化的此項保底計劃並未得到輿論環境的一致認可。

這在張苗看來,當時的看衰是外界對于票房的刻板印象導致,只有真正的參與者才明白對北京文化對《戰狼2》的判斷和信心。

“去年整個電影項目還沒有開拍的時候,我們看了劇本就做了8億保底的決策,這是對項目對導演的信心,如果沒有大家對制片思維,宗旨上的高度統一,北京文化不會去做這一項保底。”

  《戰狼2》中坦克實拍

看過劇本後,雙方制片思維高度的統一就是,《戰狼2》必須完成一次升級,做出一部“全方位的重工業電影”,北京文化需要做的,就是幫助導演吳京找來完成這個飛躍的創作班底。

“電影是需要看和听的,我們為影片請來了《美國隊長3》的動作指導,這個是大家看得見的。另外這部影片,我們在聲音和音效上下了很大功夫,這部影片也是美國的作曲家作的,可能很多人會看不見”。

張苗說,北京文化成為主要的財務風險承擔者,也是基于對吳京的看好,“吳京在這個電影類型上,就是靈魂人物”。

事實上,影片創作者的“靈魂人物”吳京,也是電影內容中的超級英雄。在網文作者司馬聖杰看來,《戰狼2》就是一部標準的英雄片,但這部影片同之前也有不同之處。

“某種意義上,《戰狼2》是沒有男二或者女主的,其他角色的設置都是為了給男主制造障礙,尤其男二張翰的出場,跟主角形成一種對比,更能體現主角的鐵血和英雄,司馬聖杰對《三聲》(ID︰tosansheng)說。

盡管這也算是好萊塢超級英雄片的一種套路,但在張苗向《三聲》的回憶中,實現起來並不容易。在他去年8月份第一次去探班時,劇組正在拍一場6分鐘的水下戲,劇情是吳京和幾名海盜在海里格斗。這個鏡頭是一鏡到底拍攝,難度極高。拍過多條的吳京已經累癱在了甲板上了。另一方面,吳京不降低的創作標準還造成了影片制作成本的上升,《戰狼2》的拍攝成本在拍攝過程中是有超支的,最終總投資高達兩億。

“就算我們有最強的班底,但是水下戲,坦克大戰,也是不斷在試錯,超支是我們所有的出品方都認可的結果。”張苗對《三聲》說。

在北京文化與吳京的合作中,張苗將北京文化電影事業部定義為服務平台,提供從制作到宣發的全面支持,而被服務者更多做好創作。

回到最初,張苗說第一次看到吳京的劇本,就認可了這個項目的前景。吳京的故事取材于2015年的非洲也門撤僑事件。“從來沒有人拍過,挺可惜的”,吳京對張苗說。

這種創作來源也定義了《戰狼2》是一部愛國主旋律作品。張苗說,北京文化要做的就是梳理這種真情實感的情緒,並發揮到一個高度。

在影評人崔瑜琢看來,《戰狼2》可以預期到的20億級票房勝利,最大的成功是觸及到了廣大愛國網青們的嗨點。

崔瑜琢將其總結為三個嗨點。“一是影片的事實背景是非洲撤僑行動,電影的重現讓觀眾有自豪感,第二個點是軍艦齊發炮彈的場景,此前鴉片戰爭中國被打敗就是從海上開始的,現在船堅炮利了有種雪恥的感受。最後一個點是吳京將國旗套在了手臂上,安全從交戰區越過。”

談到《戰狼2》為何選擇在7月28日上映,張苗說這是和吳京共同選擇的一個檔期。一方面致敬現代軍人在建軍節前上映,另外則是這個檔期正處在暑期檔中間,這個時間點產出的爆款的機率最高。

“《戰狼2》沒開拍前我們就定了這個檔期,定下來後就一直沒有變過”,在張苗看來,這是好萊塢大片的通常做法,不辜負觀眾的期待。

而從另一角度來說,吳京也證實了自己的導演功底,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協調好萊塢、香港等多支團隊,完成了包括槍戰、水下打斗、坦克大戰等極高難度的拍攝和後期。

開拓“戰爭+動作”新類型

在張苗看來,《戰狼2》的成功也是功夫明星為動作片找到的一條新出路,那就是“戰爭+動作”的新類型嘗試。

  吳京在《戰狼2》片場

在面對《人間電影》采訪關于“功夫明星如何開創新時代”,吳京說,“ 時代變了,功夫人也要深思應該用什麼樣的表現形式去讓觀眾接受,這是我們應該下的工夫,而不是說市場大了我們就要去搶錢,這是兩個概念。”

很顯然,吳京已經通過“戰爭+動作”的新軍事片類型找到了他的功夫時代。

“這實際上是開宗立派。”張苗說,他從一開始就不同意用“吳京導演作品”,“我要全部物料都換成‘吳京電影作品’”。

《戰狼》系列的新軍事動作片就是在和平環境里,將戰爭和動作進行嫁接的一個新類型。而在這個“軍事”新類型里,吳京為了契合現實做了巧妙的設置。

而在張苗看來,吳京本身就是資深“軍迷”,他對所有武器如數家珍,對軍事資訊了若指掌,“他真的是軍事專家”。

在第一部中,吳京所在的特種兵交戰的是鄰國地區的雇佣兵,而在這部正熱映的《戰狼2》中,吳京飾演的“冷鋒”身份則是一個被開除軍職的軍人,因此才有了身份可以讓其在非洲異國的合理“作戰”。

事實上,在這套“新軍事片”里,場景的營造和真實武器的使用僅僅只是一個基礎,更重要的機會是“個人英雄主義”的塑造,以及與時代情緒的結合。

這在多年強調集體榮譽的價值觀中,吳京飾演的“冷鋒”個人英雄主義就是一種進步,並且這種英雄主義被裹挾進了愛國主義的情緒之中。

“軍迷”是這類影視作品的核心受眾之一,為了帶動這批觀眾,《戰狼2》在各地的觀影活動,都特地聯系當地的軍事愛好者組織,讓軍迷來挑刺吐槽。而每次主創見面會,這些人也都是發言最踴躍的。

但《戰狼2》的觀眾顯然不僅限于“軍迷”,而是擊穿了更廣泛的受眾。

微博名為“ChinaPower_強子”的粉絲在接受《三聲》采訪時說,他看完《戰狼2》的感受很簡單,“一個字,爽;兩個字,過癮”。

這位山西某三線城市的“強子”,或許就是《戰狼2》的最大多數代表。在貓眼的用戶畫像中,二線至四線城市的觀眾比例分別為41.8%、20.2%和23.3%,而一線城市觀眾僅為14.7%。

一位參與《戰狼2》宣傳的從業者告訴《三聲》,“《戰狼2》的觀影風暴是可以下沉到三四線城市的,帶動小鎮青年”。

在影評人哈麥看來,《戰狼2》的火爆同《人民的名義》當時的熱播本質上是一樣的,讓觀眾無意識地從人物身上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一個是侯亮平代表的最高檢反貪局,一個是冷鋒代表的中國人民解放軍。

事實上,《戰狼2》的火爆也同大國崛起的時代背景及其相關。在2006年的所羅門撤僑和2015年的也門撤僑中,中國快速、安全的撤僑行動在國際上樹立了很好標桿。

“我一個朋友當年就是在南非戰亂回國的,作為國人看到這里還是很提氣的”,一位觀眾告訴《三聲》。

在張苗看來,《戰狼2》的成功是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結果。“我認為留在中國人骨子里愛國的DNA是一直都在,淵源流長的,我們有時候不相信年輕人,但是《戰狼》讓我們知道,我們國家的人特別愛國,只是需要一個激發的點,而此前沒有給到過觀眾這樣的機會。”張苗對《三聲》(ID︰tosansheng)說。

不過另一方面,這種太過明顯的主旋律的愛國主義弘揚,也成為一部分觀眾認為影片展現的過于刻意,這也是造成電影研究者王昕觀影感受比較復雜的原因。

“個人而言,警惕國家主義、民粹主義的批判立場,和由成長經驗、情感結構決定的“熱淚盈眶”交織在一起,構成了復雜的觀看體驗。”

動作電影落寞的當下成功“突圍”

在完成了從導演到電影人的角色升級後,吳京還獲得了他曾長期追尋的另一個身份。

  吳京在《戰狼2》拍攝現場

在沒有拍《戰狼》之前,很長時間吳京被定位于一直火不起來的內地動作明星,在采訪時經常被問,為什麼沒能接班李連杰。

1963年出生的李連杰比吳京大11歲,因主演電影《少林寺》一炮走紅,隨後在內地、香港以及好萊塢都拍過很多武打片,成為一位功夫巨星。實際上,吳京以及與他同時代的趙文卓等動作明星都沒能開創功夫片新時代。

很長時間,吳京都生活在李連杰的陰影下,他在橫店拍戲時看書,是因為看到“杰哥”拍《英雄》時沒戲的時候也在看書。那些年,他盡量和榜樣做同樣的事情,走同樣的路。吳京曾在采訪中說︰我在重復杰哥。

在重復李連杰的那段日子,吳京拍了《太極宗師》、《小李飛刀》等電視劇,後來決定去香港從零開始。但是,吳京在香港發展的也不順利,整整一年過去,才得到一個客串角色,《殺破狼》里的殺手阿杰。無聊的時候只能一個人在房間里看電視,听郭德綱打發時間。

吳京曾在采訪中回憶說,那段時間人生都沒有方向了。終于,他的價值得到了香港導演的賞識,能夠當男主演。但他仍然覺得這不是一個特別準確的人生方向,因為“正好香港的動作電影拍的也少了”。

在香港著名動作片導演陳木勝看來,在面對好萊塢動作+特效近乎離譜的狀況下,香港動作片的優勢沒有以前那麼大了。“現在我們如果要拍一個普普通通的動作片,但觀眾是會比較的,但是你要追趕到好萊塢動作那種程度的話還是很困難的”。

無論如何,在武俠片或者說動作片整體沒落的大背景下,中國的動作片必須要有類型上的突破。陳木勝對《三聲》(ID︰tosansheng)說,吳京的《戰狼》就完成了這樣的的突破。

當年吳京東拼西湊了1000多萬才拍成《戰狼1》,在不被看好的情況下票房達到了5.4億。而《戰狼2》拒絕了不少當初“愛理不理”的投資方,仍由吳京自籌,成本從8000萬飆升到2億,這自然帶來了不小的壓力。

實際上,塑造英雄也一直是動作電影的成功要素,但此前這個類型片中的主角,無論是武俠、仙俠以及警察或黑幫片中的老大,都不再能滿足當下大多數觀眾的期待。在吳京的電影中,動作+軍事的模式,讓中國軍人成為新的個人英雄,在《戰狼2》的發布會上,他說電影票房成功的原因之一是,“中國的觀眾憋得太久,我們太需要在銀幕上看到一個中國的超級英雄了,我只是恰好點燃了觀眾的愛國熱情”。

對于吳京來說,這兩部電影帶來的不僅僅是票房的勝利。更重要的是,隨著兩部《戰狼》的勝利,無論是吳京還是這部電影,兩者都立住了。吳京把《戰狼》稱之為自己創造出的品牌,最大的財富,“這是無價的”。

而動作巨星正需要一個這樣的品牌,正如成龍有警察故事,李連杰有黃飛鴻,甄子丹有葉問,吳京則和戰狼、冷鋒聯系在一起。

某種意義上,通過類型嫁接的吳京已經塑造了自己超級動作巨星的地位,“吳京未來還會有更多的驚喜,不僅僅是動作演員,他還會是一個優秀的動作喜劇演員。”張苗說。

編輯︰小紅
對《《戰狼2》︰不再重復李連杰,吳京開創另類大師之路》表態
對《《戰狼2》︰不再重復李連杰,吳京開創另類大師之路》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三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