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藥師和黃蓉,金庸小說中最成功的父女關系

來源:單向街書店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6-19 10:32

我第一次知道《射雕英雄傳》,是源于我的爸爸。

那是還能跟他睡下一個被窩的時候。

晚上睡前,電視里播著《射雕》,我就靜靜地躺在他的腳邊,偷偷地半仰著頭看。雖然那時的我還太小,並不能看懂,但是每當《鐵血丹心》的片頭曲一響起,我就知道有個叫“靖哥哥”的人要來了。

黃藥師和黃蓉,金庸小說中最成功的父女關系

相比很多人關注“靖哥哥”,我從很早開始,更注目于黃藥師這個怪老頭。其間不知有多大的分量,緣于他是一個父親。一個總讓我想起自己爸爸的父親。

爸爸也總愛看我寫些東西,所以這篇文章,送給我的爸爸。

1

說黃藥師和黃蓉是金庸武俠小說中塑造最為成功的一對父女關系,這話大概沒人反對。

于黃蓉而言,黃藥師是她一個人的父親,而黃藥師本人,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承載了所有父親的隱喻。

“文才武學,書畫琴棋,算數韜略,以至醫卜星象,奇門五行,無一不會,無一不精”,這種像神一般的存在,可不就是我們童年時眼中的父親?

黃藥師和黃蓉,金庸小說中最成功的父女關系

  藝術家 Soosh,用水彩細細地畫出父親與女兒最純真的呵護互動

黃蓉小小年紀就一個人離開桃花島,鬼靈精怪,斗智斗勇,品文弄劍,指點江山,神采飛揚,逢凶化吉。若非黃藥師的全能之才,又怎得她這番自由自在如魚得水?

最重要的是,他還愛你,從你生下來就愛。

在描寫黃藥師對于黃蓉的疼愛之情上,金庸當真是不惜筆墨。

在介紹二人關系時,金庸的第一句話便是“原來黃蓉便是桃花島島主黃藥師的獨生愛女”,接著便是“對女兒愛逾性命”,“從不稍加管束,以致把這個女兒慣的驕縱異常”。

有沒有被黃蓉的武功傾倒?

其實不消多說,誰人不知黃蓉身上的那件桃花島寶物軟蝟甲呢?“你是我的軟肋,我是你的鎧甲”,這話倒也听得多了,此刻作為“軟蝟甲”的題解卻很合適。

因為是軟肋,所以幾次離島都是為了尋找自己的寶貝女兒。其中有一次,他被騙說黃蓉死了,當即“雙手發抖,臉上忽而雪白,忽而緋紅。人人默不作聲的望著他,心中都是充滿畏懼之意,即令是歐陽鋒,也感到惴惴不安,氣凝丹田,全神戒備,甲板上一時寂靜異常。”

“突然听他哈哈長笑,聲若龍吟,悠然不絕。這一來出其不意,眾人都是一驚,只見他仰天狂笑,越笑越響。笑聲之中卻隱隱然有一陣寒意,眾人越听越感淒涼,不知不覺之間,笑聲竟已變成了哭聲,但听他放聲大哭,悲切異常。眾人情不自禁,似乎都要隨著他傷心落淚。”

後又長歌當哭,舉起玉簫擊打船舷,吟唱起曹植的《行女哀辭》︰

“伊上帝之降命,

何修短之難哉?

或華發以終年,

或懷妊而逢災。

感前哀之未闋,

復新殃之重來。

方朝華而晚敷,

比晨露而先--。

感逝者之不追,

情忽忽而失度,

天蓋高而無階,

懷此恨其誰訴?”

轉瞬間又把多年隨身攜帶的玉簫折斷。昔有阮籍喪母,嘔血斗余;子猷失友,靈床摔琴。黃藥師此番集魏晉兩個典故于一身,喪女之痛足見愛女之深。

2

每一位父親這一生同樣會遇到的一個難題,大概是女兒交了男朋友。

黃藥師第一次離島找到黃蓉後,發現她身邊多了一個叫郭靖的傻小子。金庸是這樣處理這段喜聞樂見的男朋友見家長的橋段的︰

“黃藥師本來料想愛女流落江湖,必定憔悴苦楚,哪知一見之下,卻是嬌艷猶勝往昔,見她與郭靖神態親密,處處回護于他,似乎反而與老父生分了,心中頗有妒意,對郭靖更是有氣,當下不理女兒……”

......

“黃藥師听了這話,心中一動,向女兒望去,只見她正含情脈脈地凝視郭靖,瞥眼之下,只覺得這愣小子實是說不出的可厭。”

黃藥師和黃蓉,金庸小說中最成功的父女關系

  靖哥哥,我是蓉兒

這場景,難道不是多數父親見到女兒男朋友的第一反應?

縱是黃蓉機敏想要化解這尷尬,還是被黃藥師識破。“黃藥師鐵青了臉,冷笑道︰‘這種把戲有甚麼好看?’也不見他身子晃動,忽地已然欺近,雙手分別抓住了兩人後領向左右擲出。雖是同樣一擲,勁道卻大有不同,擲女兒的左手只是將她甩出,擲郭靖的右手卻運力甚強,存心要重重摔他一下。”

這樣的父親,有些不講理,更多的卻是可愛。此時的他們,更像一個擔心自己失了寵的小孩子。

一直到歐陽克和郭靖去桃花島求親,黃藥師也是看不上郭靖的︰他黃藥師的女婿,必得是聰明絕頂之人,怎麼可以是個這般蠢笨的傻小子?

他明白要慢慢接受女兒終有一天要嫁人,要離他而去這個事實。所以他改口叫“靖兒”,也就是郭靖遲鈍,才不明白這個稱呼的分量。作為讀者的我們,想來都跟著黃蓉一起,暖化了心。

黃蓉問他要韓世忠書跡那幅畫要給郭靖時,他居然笑道︰“‘女生外向,那還有甚麼說的?’順手交了給她,又在鐵箱上順手拿起一串珍珠,道︰‘這串珠兒顆顆一般兒大,當真難得。’給女兒掛在頸中。父女相視一笑,心中均感溫馨無限。”

他見黃蓉對郭靖情根深種,愛之入骨的淒苦模樣,當下嘆了一口長氣,吟道︰“且夫天地為爐兮,造化為工!陰陽為炭兮,萬物為銅!”

黃藥師和黃蓉,金庸小說中最成功的父女關系

是啊,人與萬物在這世上,就如同放在一只大爐子中被熬煉那麼苦惱。你愛得悲苦,父親見你這般模樣,同樣煎熬。

故事的結局我們都知道,郭靖和黃蓉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而黃藥師,也活了很久很久。

黃藥師和黃蓉,金庸小說中最成功的父女關系

如果小兩口吵架,黃藥師的那句“傻小子這麼大膽,竟敢欺侮我乖寶貝,你瞧爹爹收拾他”,則是女兒心中永遠的依靠。黃藥師是真打,卻也打得帥氣,打得巧妙︰

“一言甫畢,突然回手出掌,快似電閃,當真來無影、去無蹤。郭靖正自琢磨他父女倆的對話,突然啪的一聲,左頰熱辣辣地吃了一記耳光,待要伸手擋架,黃藥師的手掌早已回了黃蓉頭上,輕輕撫摸她秀發。這一掌打得聲音甚響,勁力卻弱……”

“聲音甚響,勁力卻弱”,這其中的分寸也須得黃藥師這般有心又有能力的人才能拿捏準確。愛屋及烏,他又怎會真的打疼了郭靖?

所以在第二次華山論劍時,便也有心成全了郭靖的“天下第一”。

3

黃藥師總算沒白疼這個女兒。因為黃蓉了解他。

認識自己的父母其實是件難事,其難度不亞于“認識你自己”。關心則亂,親近則迷。

但是黃蓉卻在各個角度詮釋了她的父親。說黃藥師矛盾甚至虛偽的人,不妨從黃蓉的角度去認識他。

她知道父親的卓越,所以選了郭靖這樣一個資質並不優秀但貴在樸實忠厚的人在一起。要說帥氣,天下誰能帥得過我爸?

她也知道父親的辛酸苦楚。外人只道他一身本領,苦從何來?但他喪妻之後又情志不改,與黃蓉在桃花島上相依為命,從最平凡的人情來看,其實是個孤苦的可憐人。所以黃蓉出島時會想“留著爹孤零零一人,豈不寂寞難過?”

黃藥師和黃蓉,金庸小說中最成功的父女關系

  年輕時的黃藥師(左)與年老時的黃藥師(右)

她還記得數月之前逃出島去,“後來再與父親見面,見他鬢邊白發驟增,數月之間猶如老了十年,心下甚是難過,發誓以後再不令老父傷心……”

她了解父親的脾氣、習慣、愛好。所以當別人誤會黃藥師殺了江南五怪時,她僅從她娘墓室的情況就斷定凶手不是黃藥師,也知道爹爹不會辯解,淨背黑鍋。

她甚至說出了黃老邪的“邪”之根本所在。在給郭靖解釋“國有道,不變塞焉,強者矯;國無道,至死不變,強者矯”的意思後,她說“我爹爹便是‘國無道,至死不變’。那本來是‘強者矯’,可是人家反說他是‘老邪’。”

在世人都誤會他、不懂他的時候,黃藥師的態度是不管不顧,黃蓉卻不願別人說他半點不是。這並不是簡單的護短,而是從最深處明白她的父親。

黃藥師有女如此,夫復何求?

我們不如黃蓉,認識自己的父親,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而你只要記得,要永遠愛他。

 

編輯︰小紅
對《黃藥師和黃蓉,金庸小說中最成功的父女關系》表態
對《黃藥師和黃蓉,金庸小說中最成功的父女關系》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單向街書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