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文軒解讀兒童文學︰孩子的故事是成年人的鏡子

來源:晶報 作者︰伍嶺 發表時間︰2017-06-01 10:08

曹文軒解讀兒童文學︰孩子的故事是成年人的鏡子

適逢“六一”兒童節臨近,曹文軒帶著他的新小說《穿堂風》歸來。自從去年獲得“國際安徒生獎”後,曹文軒就一直在探索他的小說之“新”,新的含義包括“新的思考”“新的理念”“新的氣象”,當然作為得獎後的第一部作品,《穿堂風》也是他文學創作的新起點。兒童文學不僅給孩子帶來想像的空間,也能給予成年人一些思考。

對于曹文軒的這部新作,該如何去解讀,又該如何理解他想要傳遞的價值觀,則需要一一剝開《穿堂風》里那層層的風景去體會。書中有這樣一句話︰“享受著穿堂風的孩子們,有時會想到橡樹,但更多的時候會將他忘掉——忘得干干淨淨,仿佛油麻地壓根兒就沒有這個叫橡樹的男孩。”而一部好的作品也是孩子們的“穿堂風”,你可以享受其中,其樂無窮。但若不去思考與想象,那些深刻的成長印記也將隨風而逝。

人性的命題是文學不可回避的

晶報︰您的新小說《穿堂風》讀起來有點淡淡的憂傷,我們看到一個關于孩子自尊心在故事,您最想通過這個故事表達什麼?

曹文軒︰還是想對人性進行審視和思考。橡樹(書中小主人公)因為父親的原因,受到人們的歧視和排斥,所以當村里失竊時,人們首先就會懷疑他。但是大家都沒有想到的是,橡樹是個非常自尊的孩子,他用一種近乎悲壯的方式來維護自己的尊嚴。這個故事里包含了很多人性的命題,對尊嚴的維護,對美好的追求,人與人的關系等等,都是文學不可回避的。

晶報︰每個人都是從兒童成長起來的,但兒童的心理世界又常被成人所忽視。《穿堂風》讓我們看到了孩子們的世界豐富而細膩的,您是否想用兒童的視角來審視成年人?

曹文軒︰我的兒童文學作品不僅孩子能看,成人也能看,而且據統計,閱讀我作品的有三分之一的讀者是成人。《穿堂風》中男孩橡樹遇到的問題其實也是我們所有人都會遇到的,是新世紀中國人各種情感的組合。這個故事就像一面鏡子,照出我們所有人的生活狀態,不只對孩子,我相信對成年人也有啟發。

曹文軒解讀兒童文學︰孩子的故事是成年人的鏡子

  沒有風景就沒有我的小說

晶報︰在您的作品中,我們經常能看見“田野”“河流”“樹林”等鄉村景色,給人清新之感。對風景的描寫是否成為您作品中很重要的元素?

曹文軒︰我的作品歷來對風景都非常重視,在我看來,生成美的途徑盡管千條萬條,但最重要並最容易收到效果的途徑就是描寫風景。風景,是與古人天人合一的理念緊密相關的,表現了人類對大自然的敬畏。在我看來,小說中的風景和小說中的人物同樣重要。我寫過很多風景,不只是故鄉的葦蕩草木河流,還有北方草原地區的群山溝壑,沒有這些風景,也就沒有我的小說。

晶報︰說到鄉村風景描寫,很自然就會讓人想到沈從文。您的文風也似乎與他有相似之處?

曹文軒︰是的,沈從文對我的創作影響很大。但除此之外,對我影響較大的作家還有魯迅、汪曾祺、俄國的蒲寧、日本的川端康成也是我喜歡的作家。

好的兒童文學作品一定超越國界

晶報︰隨著您的多部作品被譯為英、法、德、日等多種語言,您是否會針對外國讀者的口味來調整風格?

曹文軒︰不會。我的作品寫的是中國人的故事,素材是中國的,但是主題是世界的,像《草房子》《青銅葵花》等翻譯到國外都很受歡迎,並不存在閱讀障礙和讀者接受的問題。好的兒童文學一定是超越國界的,它傳達的內涵是整個人類都會遇到的。

晶報︰我們知道您在去年獲得了“國際安徒生獎”,您也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中國作家。現在回頭再來看這個獎,您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曹文軒︰獲獎不僅是對我本人創作的表彰,更是對中國兒童文學的認可。但對于一個作家而言,走下領獎台,一切就成為過去式,最根本的還是要繼續創作出更多優秀的作品,一個作家離了作品,什麼都不是。所以我也在鞭策自己,寫作出更多的好作品。

晶報︰您在頒獎典禮的致辭上說“寫作便是建造房屋”,這個“房屋”是為小讀者建造的,還是為您自己建造的呢?

曹文軒︰“房屋”為孩子們建造,也是為自己建造。

晶報︰您是否有考慮過創作一些非兒童類的作品?

曹文軒︰目前還是以兒童文學創作為主吧,接下來除了繼續創作幾部新小說,還在醞釀一部留守兒童題材的長篇小說。

越來越優秀的作家來書寫童年

晶報︰如今國內文壇有多少優秀的成人作家在為孩子寫作?

曹文軒︰還是有很多的。比如趙麗宏的《童年河》,張煒的《尋找魚王》,畢飛宇的《蘇北少年堂吉訶德》等,越來越多的優秀作家來書寫童年,來為孩子寫作,必定會對中國的兒童文學創作帶來新的視野和新的發現,注入更多新鮮的血液。

晶報︰不過現在的孩子似乎更喜歡看外國兒童文學。

曹文軒︰我看過很多外國的兒童文學書籍,也跟很多外國的兒童文學作家交流過,我覺得國外兒童文學書籍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中國的孩子覺得它們寫出了自己的故事。但我覺得,中國也有很多優秀的兒童文學作家,他們描寫了很多中國的故事,適合孩子們閱讀,並能影響他們。

晶報︰您如何激發創作靈感以及積累素材?是否有隨手記筆記的習慣?

曹文軒︰除了寫作,我其它的時間都是在閱讀,在閱讀與寫作的關系中,閱讀永遠是第一位的,只有不斷的閱讀才會讓你的寫作擁有不竭的源泉。在閱讀中遇到讓我靈光一閃的東西,我會記在心里,或者寫在本子上。接下來在我坐飛機時、吃飯時或者其它空閑時間,我腦子里都在想著一個故事,並且一次次打斷,一次次重新寫,直到這個故事像畫面一樣清晰地呈現出來,一個字、一個詞語、一個標點符號我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時我把它們寫在紙上,這就是一個故事了。《火印》的靈感來源就是我在閱讀蕭紅的一篇小說時,看到的一句話,這句話只有十幾個字,但我覺得它們可以引出一篇精彩的故事,于是最終誕生了《火印》這部十幾萬字的小說。

道義、審美、悲憫情懷是兒童文學的核心價值觀

晶報︰您想通過兒童文學傳達給孩子們最核心的價值觀是什麼?

曹文軒︰文學的使命大概是為人類提供良好的人性基礎,有利于人性的改造和進化。兒童文學的讀者是孩子,而孩子關乎國家和民族的未來。道義、審美、悲憫情懷都是兒童文學必不可少的核心價值觀。文學一開始就是以道義為宗的,如歌頌無私、真摯、同情弱小、扶危濟困、反對強權、抵制霸道、追求平等、呵護仁愛之心等。悲憫情懷(或叫悲憫精神)是文學的一個古老的命題,也是一個永恆的命題。文學正是因為具有悲憫精神並把這一精神作為它的基本屬性之一,它才被稱為文學,也才能夠成為一種必要的、人類幾乎離不開的意識形態。另外,文學比其它任何精神形式都更有力量幫助人類養成情調,使人性在質上得到極大的提高。

晶報︰“六一”兒童節快到了,請送給孩子們一段話吧?

曹文軒︰閱讀是盞燈,導我去遠方;閱讀是艘船,渡我去彼岸。願所有的小讀者們都能通過閱讀完善自我,健康成長。(文/伍嶺)

編輯︰小紅
對《曹文軒解讀兒童文學︰孩子的故事是成年人的鏡子》表態
對《曹文軒解讀兒童文學︰孩子的故事是成年人的鏡子》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晶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