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學生頒證游戲調查︰9歲女孩口袋裝“色狼證”

來源:半月談網 作者︰沈洋 鄭天虹 發表時間︰2017-05-09 09:44

“色狼證”“泡妞證”“流氓證”“黑社會證”……種種措辭不避色情暴力,令人難以直視的“證件”卡片,如今卻成為部分小學生手中的玩具,令眾多家長為之心焦,有識之士為之憂慮。

9歲女孩口袋裝著“色狼證”

劉女士的女兒今年才9歲,在江西省上饒縣一所小學上四年級。一次洗衣服的時候,劉女士無意中在孩子衣服口袋里發現了一張印有“色狼證”的小卡片。

半月談記者看到,“色狼證”可以貼照片,附有文字說明——“茲證明某某同志因調戲美女、丑女、未成年少女以及中老年婦女手段高明,手法新穎,通過ISO9001質量體系認證”,下面還加蓋“色狼辦公室”印章。

這種卡片讓劉女士很是擔心。她從和女兒的交流中得知,女兒所在學校最近流行起一種游戲,同學之間互相頒發此類證件取樂。劉女士的女兒說,很多小朋友的書包都裝了一大把“證件”,課間相互頒證取樂,你給我發“色狼證”,我就給你發“泡妞證”。有人還暗中發證,拿出一張空白的證件,填上同學的名字,悄悄放進同學的書包里,然後再故意翻出來給大伙看。“‘色狼證’適合給孩子們當玩具嗎?為什麼就沒人管呢?”劉女士為這種游戲的低俗氣憤不已。

惡搞頒證游戲侵入小學校園

無獨有偶,廣東中山石岐第一城小學附近的小賣部曾遭投訴,諸多讓人目瞪口呆的“證件”在此發售︰“網戀許可證”“逃學證”“泡妞證”……照片粘貼處,姓名、性別填寫欄一應俱全。

廣州的一名三年級女生告訴半月談記者,前段時間有名同學往她書包里塞“黑社會證”被她撞見,那“證件”上寫著她的姓名、性別,還在照片處畫了個狗頭。擔心同學嘲笑,她偷偷把證件撕了。上饒一名四年級男孩說,他被同學“頒發”了“色狼證”,為“報仇”他買了“流氓證”回贈給同學。

劉女士說,孩子們年齡小,對很多問題還處于一知半解的狀態,玩這樣的游戲很容易被誤導。如果長期處于這種不良文化氛圍中,他們的身心健康勢必受到危害。

“商家缺乏社會責任感,如果學校和家庭再對此不以為怪、听之任之,孩子的好奇心會被引向邪路。”廣東省政府教育督學、廣州市教育研究院教育發展研究室主任李偉成說,小學生對社會文化中的糟粕還缺乏辨別力,如果他們的成長環境缺乏必要引導,很可能會形成低級的審美情趣,甚至錯誤的價值觀。

校園周邊環境須嚴肅整頓

半月談記者采訪發現,這類證件起初是成人在網絡上用以調侃、惡搞的“禮物”,各種名目如“光棍證”“死不要臉證”“色狼證”“少女殺手證”“忽悠證”,不一而足。然而,不良商家卻向未成年人群體售賣,還開發出針對學生的門類如“逃學證”“學渣證”等。

除了在學校附近的小賣店、小文具店出售,這些“證件”還可以輕易從互聯網上獲取。半月談記者在百度輸入“色狼證”,發現很多網站都提供在線制作此類惡搞證件的模板,輸入姓名、年齡,上傳個人頭像,馬上生成一份電子版“證件”,只需連上打印機,就可以輕松印制出售。

售價低廉,易于獲取,這是所謂的“頒證游戲”得以在小學流行的基礎。李偉成認為,相關部門要加強校園周邊文化環境整治,不要讓低俗不堪的玩具、游戲等侵蝕青少年,毒害未成年人稚嫩的心靈。南昌大學附屬小學紅谷灘分校教師陳為輝說,一方面學校和教師要加強管理,一旦發現有學生玩這類頒證游戲,須及時制止,並善加疏導;另一方面,家長也要關心孩子們課後的動向,以防他們聚在一起玩這類游戲。(半月談記者 沈洋 鄭天虹)

編輯︰小紅
對《小學生頒證游戲調查︰9歲女孩口袋裝“色狼證”》表態
對《小學生頒證游戲調查︰9歲女孩口袋裝“色狼證”》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半月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