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家吳文俊逝世 數學人生=愛創新+不盲從+淡名利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5-08 11:02

吳文俊1919年出生于上海,1940年本科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1949年獲法國國家博士學位,1951年回國,先後在北京大學、中科院數學所、中科院系統所、中科院數學與系統科學研究院任職。他曾任中國數學會理事長、中科院數理學部主任、全國政協常委、2002年國際數學家大會主席、中國科學院系統所名譽所長,1957年當選為中科院學部委員(院士)。

吳文俊對數學的主要領域——拓撲學作出了重大貢獻。他引進的示性類和示嵌類被稱為“吳示性類”和“吳示嵌類”,他導出的示性類之間的關系式被稱為“吳公式”,是上世紀50年代前後拓撲學的重大突破之一,成為影響深遠的經典性成果。上世紀70年代後期,他開創了嶄新的數學機械化領域,提出了用計算機證明幾何定理的“吳方法”,被認為是自動推理領域的先驅性工作。他是我國最具國際影響的數學家之一,其工作對數學與計算機科學研究影響深遠。

吳文俊曾獲得首屆國家最高科技獎(2000年)、首屆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1956年)、首屆求是杰出科學家獎(1994年)、邵逸夫數學獎(2006年)、國際自動推理最高獎——埃爾布朗自動推理杰出成就獎(1997年)等。

圖為2002年8月27日,吳文俊在國際數學家大會中國數學史國際研討會上作報告,用英語介紹中國數學史並回答听眾提問。 于小平攝

5月7日7時21分,首屆國家最高科技獎獲得者、著名數學家吳文俊院士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不幸去世,享年98歲。

記得2011年夏天,記者有幸到吳先生家拜訪過他,當時情形歷歷在目︰吳老剛從醫院回家沒幾天,因下雨路滑,愛“遛彎兒”的吳老不小心摔了一大跤,但一點也沒有影響他的好心情,他依舊樂呵呵,笑起來像個孩子一樣……

熟悉吳文俊院士的人,都說他可愛開朗、充滿活力,對未知的新領域永遠充滿著好奇心。基礎研究是“好奇心驅動的研究”,正是這種好奇之心,驅動著吳文俊在數學王國里自由探索,樂此不疲。

“數學研究機械化是腦力勞動機械化的起點,我們要打開這個局面”

1956年,一位37歲的年輕人因其在拓撲學上的杰出成就,與著名科學家華羅庚、錢學森一起獲得國家自然科學一等獎;第二年,他便當選當時最年輕的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這個一鳴驚人的年輕人便是吳文俊。

拓撲學主要研究幾何形體的連續性,是許多數學分支的重要基礎,被認為是現代數學的兩個支柱之一。吳文俊把當時在世界範圍內基本上陷入困境的拓撲學研究繼續推進,取得一系列重要成果。其中最著名的是“吳示性類”與“吳示嵌類”的引入和“吳公式”的建立,並有許多重要應用被編入名著。數學界公認,在拓撲學的研究中,吳文俊起到了承前啟後的作用,極大地推進了拓撲學的發展。

在很多人看來,“靠這個都可以吃一輩子了”。但功成名就的吳文俊並沒有就此停滯不前,而是不斷地向數學的未知領域進發。

“吳先生認為,為了使中國數學達到‘沒有英雄的境界’,最重要的是要開創屬于我們自己的研究領域,創立自己的研究方法,提出自己的研究問題。”中科院院士郭雷說,“比如,1976年,年近花甲的吳文俊敏銳地覺察到計算機具有極大發展潛力,認為其作為新的工具必將大範圍地介入到數學研究中來,于是義無反顧地中斷了自己熟悉的拓撲學研究,開始攀越學術生涯的第二座高峰——數學機械化。”

實現腦力勞動機械化,是吳文俊的理想和追求。“工業時代,主要是體力勞動的機械化,現在是計算機時代,腦力勞動機械化可以提到議事日程上來。”他說,“數學研究機械化是腦力勞動機械化的起點,因為數學表達非常精確嚴密,敘述簡明。我們要打開這個局面。”

1977年,吳文俊關于平面幾何定理的機械化證明首次取得成功,從此,完全由中國人開拓的一條數學道路鋪展在世人面前。

數十年間,吳文俊不僅提出了“吳公式”“吳示性類”“吳示嵌類”“吳方法”“吳中心”,更形成了“吳學派”。這一近代數學史上第一次由中國人開創的新領域,吸引了各國數學家前來學習。

“外國人搞的我就不搞,外國人不搞的我就搞,這是我的基本原則”

在同事、朋友和學生們的印象中,開朗愛笑的吳文俊很少發火。但有一次他真的是“發火”了!

那是在吳文俊從事數學機械化研究初期,他的研究方向受到不少人的質疑和反對,被認為是“旁門左道”。一次,一位資深數學家當面質問他︰“外國人搞機器證明都是用數理邏輯,你怎麼不用數理邏輯?”吳文俊激動地回答︰“外國人搞的我就不搞,外國人不搞的我就搞!這是我的基本原則︰不能跟外國人屁股走。”

吳文俊之所以能在數學研究中取得一系列杰出成就,正是因為他始終保持著這樣的創新激情。“吳先生認為,創新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學術生命是應該能夠終身保持的。”郭雷說。

是的,創新和對新事物的好奇與探索並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吳文俊也正是這樣以身示範的。

上世紀70年代,年近六十的吳文俊決定開始從頭學習計算機語言。他親自在袖珍計算器和台式計算機上編制計算程序,嘗盡了在微機上操作的甘苦。“那時計算機的操作可不像現在的計算機這麼簡單方便。”吳文俊曾說。

在利用HP—1000計算機進行研究的那段時間內,吳文俊的工作日程每天都被安排得滿滿當當。清早,他來到機房外等候開門,進入機房之後便八九個小時不間斷工作;下午5點鐘左右,他步行回家吃飯,並利用這個時間抓緊整理分析計算結果;到傍晚7點鐘左右,他又到機房工作。有時候他甚至午夜之後才回家休息,清晨又回到機房。為了節省時間,當時他節制業余愛好,讀小說也只讀短篇,怕長篇誤事,耽擱時間。

“不為獲獎而工作,應為工作而獲獎”

廣西民族大學副校長吳盡昭是吳文俊的學生,在他印象里,老師雖成就斐然,但始終淡泊名利。

“先生常對我們說,‘不為獲獎而工作,應為工作而獲獎。’這正是先生長久以來對待獎項榮譽的態度。讀博期間到先生家里學習拜訪,滿室書卷是先生家里最大的特色,從沒見過任何獎杯獎狀被擺放出來。”吳盡昭說,“他不肯從數百萬的巨額獎金中拿出一部分改善生活條件,卻用來開展自主選題的研究,支持優秀項目。”

“吳先生衣著樸素,談吐隨和。”合肥工業大學教授李廉談起吳文俊給自己留下的印象︰“上世紀80年代末,吳先生隨政協考察團來甘肅,大約8月底,天氣還比較熱,吳先生一身短褲短襯衣,背了一個很普通的挎包,一個人從下榻的賓館走到蘭州大學來找我,令我十分驚訝又感慨萬分……在吳先生身上,我真正領會了如何去做一個純粹的人的道理。”

郭雷對此也印象深刻︰“多年來,每次到吳先生家拜訪都發現客廳陳設依舊,十分簡樸。在我眼里,吳先生是一位真正的大學者。”

“搞學術研究要有發展眼光、戰略眼光和全局觀念”

吳文俊之所以能達到很高的學術境界,除了他具有強烈的創新激情外,還源于他興趣廣泛,始終保持一顆純淨的心靈。吳文俊被老伴兒笑稱“貪玩”,活力不亞于年輕人。

有一次,吳文俊和同事們一起去香港參加學術研討。活動間隙,已年逾古稀的他竟然自己偷偷溜去游樂園坐過山車,還玩得不亦樂乎。還有一次在澳大利亞,吳老“頑皮”地將蟒蛇纏在脖子上,嚇得旁人紛紛後退,直冒冷汗。

生前,每當提起這兩次經歷,吳老說只是覺得好玩、好奇,自己也想試試。

工作之余,吳文俊還有很多“時髦”的愛好,比如看看圍棋比賽,去小店喝喝咖啡,到影院看看電影,讀讀歷史小說。

吳文俊說,讀歷史書籍、看歷史影片,幫助了他的學術研究;看圍棋比賽,更培養了他的全局觀念和戰略眼光。“別看圍棋中的小小棋子,每個棋子下到哪兒都至關重要,所謂‘一著不慎,滿盤皆輸’。我們搞學術研究也是這樣,要有發展眼光、戰略眼光和全局觀念,這樣才能出大成果。”

“吳先生雖然興趣廣泛,但他認為,為了把研究目標搞清楚,就得有所犧牲。他是通過對有些方面‘不求甚解’,省出時間來,對某些方面求其甚解、理解得比所有人都深入。”郭雷說。

編輯︰小紅
對《數學家吳文俊逝世 數學人生=愛創新+不盲從+淡名利》表態
對《數學家吳文俊逝世 數學人生=愛創新+不盲從+淡名利》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人民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