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爾誕辰156周年︰回顧泰戈爾與中國的不解之緣

來源:光明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7-05-06 11:31

2017年5月7日是印度著名詩人泰戈爾誕辰156周年,他的詩作或許你听過不少,“使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之間的距離,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但你可知道泰戈爾與中國有何淵源?

羅賓德拉納特?泰戈爾(1861年5月7日—1941年8月7日)是印度近代著名詩人、作家和社會活動家。1913年,他因詩集《吉檀迦利》成為第一個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亞洲人,並成為享譽世界的東方文化的代表。

泰戈爾與中國一直有著不解之緣,今天,我們不妨來回顧下那些經典的故事。

中國情結

1881年,20歲的泰戈爾發表著名論文《在中國的死亡貿易》,嚴厲譴責英國在中國傾銷鴉片。用文字這種特殊的武器,表達了自己對中國人民的支持。

1916年,泰戈爾訪日期間,在日本東京大學發表演講,公開譴責日本軍國主義者侵略山東的惡劣行徑。

1938年,為支持中國抗戰,泰戈爾曾以五百盧比發起捐款活動,並書寫長信《致人民書》,鼓舞士氣。

1956年,周恩來總理曾這樣評價泰戈爾︰泰戈爾不僅是對世界文學作出了卓越貢獻的天才詩人,還是憎恨黑暗、爭取光明的偉大印度人民的杰出代表……中國人民永遠不能忘記泰戈爾對他們的熱愛,中國人民也不能忘記泰戈爾對他們艱苦的民族獨立斗爭所給予的支持。

泰戈爾(右三)徐志摩(右一)林徽因(右二)梁思成(左一)等合影

訪華旅程

泰戈爾三次訪問中國,開啟二十世紀初中印文化交流。

1924年,接受梁啟超等人講學社的邀請,泰戈爾來到中國訪問。泰戈爾訪華歷時一個半月有余,回國後將在華期間發表的多次演說編輯成冊,于1925年以《在中國的演說》為題出版。

1929年3月,在借道去美國和日本講學之際,泰戈爾第二次來到了上海,由郁達夫和徐志摩同往碼頭迎接。

1929年6月,泰戈爾訪歐歸來,探望徐志摩夫婦,入住徐志摩家中。

泰戈爾與徐志摩、林徽因合影

訪華趣事

書紈扇贈梅蘭芳

泰戈爾首次訪華適逢其64歲生日,梅蘭芳在戲院為泰戈爾開了《洛神》專場演出。感動之余,泰戈爾即席賦詩一首,並書寫在紈扇上贈與梅蘭芳。吳曉鈴教授譯為︰親愛的,你用我不懂的語言的面紗遮蓋著你的容顏;正如那遙望如同一脈縹緲的雲霞被水霧籠罩著的山巒。

獲名“竺震旦”

泰戈爾機緣巧合得到一枚圖章,卻一直苦于沒有一個合適的中文名字可以篆刻。梁啟超听聞,贈與他“竺震旦”的名字,“竺”取自“天竺”,意為印度,“震旦”是以前印度對中國的稱呼,連起來就是中印和諧友好的意思。

忘年之交

訪華期間,徐志摩與林徽因擔任泰戈爾的隨同翻譯。泰戈爾十分賞識徐志摩的才華,給他取了一個印度名字叫“素思瑪”,徐志摩則稱呼他“老戈爹”。古稀之年的泰戈爾探望徐志摩與陸小曼夫婦時,曾戲稱他們是自己的兒子與兒媳婦。 泰戈爾回國後,徐志摩一直與他保持書信來往。

經典作品

《飛鳥集》——鄭振鐸譯

If you shed tears when you miss the sun, you also miss the stars.

如果你因失去了太陽而流淚,那麼你也將失去群星了。

We come nearest to the great when we are great in humility.

當我們是大為謙卑的時候,便是我們最接近偉大的時候。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使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

We read the world wrong and say that it deceives us.

我們把世界看錯了,反說它欺騙我們。

The day, with the noise of this little earth, drowns the silence of all worlds.

白日以這小小的地球的喧擾,淹沒了整個宇宙的沉默。

《園丁集》——冰心譯

Eyes are raining for her, heart is holding umbrella for her, this is love.

眼楮為她下著雨,心卻為她打著傘,這就是愛情。

My heart, the bird of the wilderness, has found its sky in your eyes.

我的心是曠野的鳥,在你的眼楮里找到它的天空。

Some have tears that well up in the daylight and others tears that are hidden in the gloom.

有的人在白天流涌著眼淚,有的人把眼淚藏在幽深的黑暗里。

《飛鳥與魚》(《世界上最遠的距離》)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

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

不是生與死之間的距離,

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而是我站在你面前,

Yet 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

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編輯︰小紅
對《泰戈爾誕辰156周年︰回顧泰戈爾與中國的不解之緣》表態
對《泰戈爾誕辰156周年︰回顧泰戈爾與中國的不解之緣》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光明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