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馬官員口述紀實《追問》 呈現一部當代"罪與罰"

來源:新華網 作者︰王志艷 發表時間︰2017-04-18 16:13

 

  

《追問》,丁捷著,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

新華網北京3月27日電(記者 王志艷 實習記者趙心怡)近年來,反腐題材文學作品重新獲得公眾關注,如軍旅作家陶純寫的《一座營盤》,知名作家周大新取材于谷俊山案寫的《曲終人散》,政治小說家周梅森寫的《人民的名義》等。最近,又一部反腐紀實文學作品《追問》由中央黨校出版社出版,以口述體、非虛構方式真實記錄了一群“階下囚”的人生軌跡。

本書作者丁捷之前有《依偎》《亢奮》《如花如玉》等多部著作,《追問》是其首部反腐題材作品,創作歷時近兩年。他的另一個職業身份,是某省屬文化集團的紀委書記,親自參與查處過數起違紀違法案件。

十八大後,反腐工作成為全面從嚴治黨的重要內容。不論是查處貪官人數之多,級別之高,行動密度之大,還是涉及領域之寬,挖掘問題之深,都是前所未有的。四年時間的反腐斗爭,在中國歷史上留下了獨特的印記。

《追問》通過一群落馬官員的口述紀實,描摹他們從破紀到破法的過程,深刻揭示腐敗分子矛盾復雜的內心世界,刻畫出他們靈魂衰落的軌跡。

丁捷介紹,在中紀委和江蘇省紀委的支持下,他獲得了633個案例資料,從中遴選出28個以上地廳級與省管領導干部的違法違紀典型,采訪了其中的13人,記錄了約數十萬字一手材料,最終呈現出8個深度解剖的案例。這一部微觀式的作品,微觀到具體的一個人是怎麼樣一步步走向貪腐的。

作家二月河評價《追問》,“是一部難得一見的長篇非虛構文學,更是一部令人震顫的當代‘罪與罰’;是一部與所謂‘落馬者’正面交鋒的心靈踫撞實錄,更是一部哲思蘊含于理性追問之中的‘醒世恆言’;是一部運用文學力量貫穿歷史與現實的“劫後人語”,更是一部融入其中、摒棄說教的人文反腐教材。”

談及創作《追問》的初心,丁捷說,紀檢事業是做“人情、人心、人性”的工作,紀委書記本質上與作家沒有區別。從事紀檢工作的幾年間,所聞所歷、可以深度嵌入記憶的故事非常多,內心振蕩的頻率與幅度遠超過以往。將這條戰線的苦心與辛勞寫出來“算是盡一份本職”。

為了寫作本書,丁捷看了很多官員的懺悔錄,最長的一份達兩萬字。“為什麼有的人被打垮時,才會追問自己內心的真實?為什麼有的人被打垮後,依然無法追問到自己內心的真實?”這句被印在書封上的文字成為丁捷貫穿全書的思考注腳。在每個案例後綴的“訪問手記”中,丁捷為受訪者設置了“人生問答”,以“追問”的形式再次深入他們內心的黑洞探尋人性的幽暗與復雜。

《追問》一書的責編、中央黨校出版社三編室主任王君認為,“這本書里原汁原味的事實放在這兒,沒有進行更多的分析,它的價值就是給我們的理論者,給我們的思想工作者提供了一個版本,一個病歷。”

在文學評論家李朝全看來,《追問》是一部問心之作,拷問我們自己的靈魂。“通過解剖這些腐敗的案例,讓我們對照檢查,就像鏡子一樣,像戒尺一樣,前車之輔,後車之鑒。”

本網記者深度對話丁捷,一一解密《追問》寫作的幕後故事。

[對話實錄]

“《追問》的另外一層含義是‘責問’”

新華網︰這本書的創作緣起是什麼?

丁捷︰中紀委提出要用文學的、哲學的、歷史的形式反映十八大以來我們國家的反腐敗工作,我們江蘇省紀委就著手策劃落實了這個。從歷史和哲學角度表現反腐的作品還是比較多的,但從文學角度,客觀反映當下的反腐題材作品相對比較少。在上級紀委的指導和幫助下,以及他們提供的材料中,尋找素材進行了這樣一個寫作。

新華網︰你拿到600多個案例素材,但最終寫進書里的是8個,篩選的標準和原則是什麼?

丁捷︰現在中央紀委到地方紀委非常重視警示教育,這也是本書的出發點。

首先這本書的切入點是挖掘涉案官員的內心世界,還原他的精神演變,這是一個比較隱秘的、漫長的心靈蛻變的過程,所以我選擇的案例必須具有代表性、典型性。其次,遵循把紀律提在前面的思路,選擇了幾個違紀受到處分但並沒有上升到違法程度的案例。最後因為是采用口述體的紀實表現方式,我去采訪他們,所以需要當事人善于表述,能夠描述自己心理演變的過程。有的人不善于表達也沒辦法,也有人不配合,不願意講內在的東西,你也不好強迫,他有權保持沉默。

新華網︰這八個案例的典型性體現在什麼方面?

丁捷︰首先這8個人的身份有差異性,代表了不同的行業特點,有地方領導、教育系統的、國有企業的、文化口、經濟口等等,要有一定的覆蓋面。再有,他們的故事能夠相對比較集中的反映十八大以來辦理的案件。200多個省部級,超過100萬人被處分,選取的案例要能夠代表這個群體出現的問題,有一定的普遍性。

新華網︰你為每個采訪對象專門設計了一份“人生問卷”,為什麼有這樣的一個設計?一共有多少題?都問了哪些?

丁捷︰“人生問卷”實際上涉及的問題非常多,基礎題庫差不多有30條,主要是圍繞一個人成長和發展的,針對不同的人然後選兩個問題來問他。但是我在交流的過程中,也會隨時隨機提出新的問題。為什麼去設置這個?因為這本書就是描述官員的成長和奮斗史,追尋他們心靈世界一些隱秘的缺陷,刻畫他們的蛻變軌跡。

我覺得任何人,從滿身光環的成功人士,一個權力的掌控者,一夜之間變成階下囚,變成一個受到黨紀國法嚴懲的人,有一個漫長的轉變過程。我想反映的就是這個過程,他的問題,他的脫軌是從哪兒開始的,脫軌的軌跡是什麼?為什麼是這樣的一條軌跡?為什麼他們的軌跡跟其他人不一樣了。所以書名《追問》還有另外一層含義——“責問”︰為什麼要這樣做?為什麼要把自己的人生進行成這種樣子?

新華網︰有沒有讓你印象特別深刻的回答?

丁捷︰就是書里寫到的一位文化廳長,他的問題我定義為“被動腐敗”,就是不使用自己的公權力,但也不過問不履行自己的監管責任,致使手下人發生很多問題,他不作為,就是一種變相腐敗。這位文化官員縱容手下收假字畫造假,擾亂市場,到最後受到降級處分。但實際上,他思想上並沒有真正接受這種處罰,也不承認自己有責任,他把不作為,看成一種理所當然。

他的態度令我非常震驚,歸根結底,就是有一部分官員認為自己只要不做壞事就是好官。實際上你佔據一個位置,你沒有履行相應的職責,就是失職。因為你造成的影響或許和有些壞官的危害是一樣的。

編輯︰林明鋒
對《落馬官員口述紀實《追問》 呈現一部當代"罪與罰"》表態
對《落馬官員口述紀實《追問》 呈現一部當代"罪與罰"》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新華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