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觀察︰網絡文學精品哪兒去了?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張 賀 發表時間︰2017-03-24 10:42

“網絡文學的精品哪兒去了?”2月23日,在移動閱讀終端掌閱科技的一場作家簽約儀式上,掌閱副總裁游亭發出了這樣的疑問。為了簽約更多優秀作家,游亭近來一直在瀏覽各大文學網站的數據,他發現持續付費讀者數量在減少,有的知名作家的作品,願意持續付費的讀者只有1000人,過萬就是非常優秀的了。這與幾年前網絡文學所謂“神作”動輒吸引數百萬付費用戶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網絡文學精品力作缺乏的另一個證據是,近年來市場表現火爆的IP影視劇,其網文原作大都是5年前甚至十幾年前創作的,如《鬼吹燈》寫于2006年,《誅仙》寫于2003年,《盜墓筆記》寫于2006年,《甄--傳》2007年出版……2015年以來,在“IP熱”的帶動下,網絡文學的變現能力令資本格外垂青,作為IP影視劇改編源頭的網絡文學作品在短期內被購買、開發,長達10余年中沉澱的優秀作品在兩年內被“消耗”殆盡,這使得網絡文學市場沒有足夠的時間來進行下一輪的沉澱和積累。

“為什麼今天我們看不到精品的網絡文學了?”游亭認為,根子在于今天的內容生產已完全被用戶主導了。“通過大數據,平台很容易就知道用戶的偏好,用戶喜歡看什麼,平台就生產什麼、推送什麼,大量同質化的作品紛紛出現。用戶的時間是有限的,你看過一本霸道總裁愛上我,可能就不會再花時間去看同類的作品了。”游亭說,大量同質化作品泥沙俱下,造成了“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少數優秀作品反而被淹沒在海量劣作之中。

百度文學總經理許斌1998年進入網絡文學行業,他認為商業力量對網絡文學的成長是一把“雙刃劍”。早期“能賺錢就是好作品”的粗暴標準促進了市場競爭,使好作品得以涌現;但在商業壓力之下,網絡文學行業也會有所扭曲。在他看來,現在的網絡原創文學有點兩極分化。一種是純粹為了商業去創作,這種作品在商業價值上也許並不低,但是從口碑甚至未來10年是否仍然有生命力來看,很多作品是沒有的。另一種就是不那麼在乎商業回報,不追求短期要賺很多錢,而更追求讀者是否說寫得很好,的確與眾不同,幾年後還有人看。

許斌說︰“實際上,‘IP熱’起來以後,影視圈青睞的是這樣的優秀作品。再過幾年,所有的從業者都會發現,純粹的商業化創作,所謂的模仿、同質化,不會是你獲得最大利益的來源。只有那些有體力但沒太多創作力的人才會選擇那條路。更多的人會選擇把自己的作品寫得更好,更有口碑,更加精品化。”

游亭也表示,作為平台,其實並不希望平台上只剩下缺乏特色的同質化的商業作品,他們在與作者簽約時也會重點考慮作品的質量和生命力。

那麼,誰能在精品化的創作道路上堅持下去也許就決定了未來的高度。

由于網絡文學創作模式與傳統文學不同,通常都采取邊寫邊放上網的方式,為了維護一定的點擊量,寫作者要不斷更新。如果隔一段時間沒更新,讀者就會不停地催,“挖坑不填”“太監帖”等抱怨就會大量出現。如果點擊率下降了,帖子沒人提了,作家的壓力就更大。知名網絡作家天下霸唱曾表示︰“網友是不管你的身體、工作等等情況的,你必須不停地寫、寫、寫。這樣就可能會有很多口水產生,也可能在情節的構思方面出現紕漏,作品的粗糙就是難免的。”

早期網絡文學作家大都出于愛好和興趣而投入創作,這與今天大量直接沖著賺錢而來的商業寫作者不一樣,前者的作品更具個性和文學追求。簽約掌閱的網絡作家天使奧斯卡入行已經10多年,一向以更新慢而被讀者抱怨,他說在創作中最看重的一點是“寫得讓自己開心”。盡管寫得慢,還是有大量讀者耐心等待更新,追著看。

曾以穿越小說《回到明朝當王爺》獲得大量讀者的網絡作家月關則認為,作為創作者當然要有自己的堅持,但網絡文學不同于傳統文學,網絡作家其實是在和讀者一起玩,互動過程必然要有。他說︰“即使東西是自己寫的,不需要考慮別人的意見,但是讀者的反應必然要潛移默化影響你的作品。我們不是對讀者的意見言听計從,哪怕多數讀者的態度,你也要有自己的取舍。”

由于工作關系,許斌接觸過不少網絡文學作家,但頂尖作家和優秀作家乃至和普通作家之間有一個區別令他印象深刻。“頂尖作家會情不自禁地談起他的創作,他會眉飛色舞地和我說接下來的故事是什麼,人物是怎麼回事,哪怕我根本沒提起這個話頭,他還會講自己的創作。而別的作家,哪怕就是比他們略低一點點的作家都不會聊這些事,除非你自己跟他提。那些大神級的作家,你不想跟他聊,他都會跟你說下一本書會怎麼樣。這就是所謂的熱情。”頂尖的網絡作家具備了天賦、堅持、健康以及熱情,“我還沒見過誰具備了這四點而沒有起來的。”許斌說。

《 人民日報 》( 2017年03月23日 17 版)

編輯︰林曉彥
對《深觀察︰網絡文學精品哪兒去了?》表態
對《深觀察︰網絡文學精品哪兒去了?》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人民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