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槽""奇葩"兩個火爆大會背後:“懟”文化風行

來源:揚子晚報 作者︰張楠 發表時間︰2017-03-23 10:19

最近,被《吐槽大會》和《奇葩大會》兩檔火爆網綜迷住的網友不在少數,笑對吐槽、勇敢自嘲,以及打破刻板印象等思維,開啟了新一輪頭腦風暴,背後更有“懟”文化在年輕人世界的風靡。(懟讀作du 。本意是怨恨,現今網上又多借為“打擊”義。“懟”文化也是對傳統權威的消解和顛覆,年輕人在社會壓力越來越重的情況下找到了情緒的出口)

《吐槽大會》

“黑化”明星找到放飛自我方式

最近,登上《吐槽大會》吐槽與郭德綱“師徒互撕”的曹雲金,收獲了不小人氣,“你死不死啊”甚至成為“懟”人必備神句。

曹雲金在吐槽大會上用劉芸的名字調侃郭德綱收回“雲”字的事,稱當初誤入歧途去說了相聲,如果劉芸想要說相聲,萬一出了什麼事,現在只能稱呼她為“劉”,因為“雲”字被人收走了。此外,再次直面“娘”的蔡國慶,被拿體重說事兒的李湘,整成網紅臉、遭質疑演技的李小璐,都在節目中笑對各種毒舌。

有意思的是,跟鄭爽、張杰此前被爆出開小號放飛自我不同的是,不少在網絡上被“黑化”的明星們意外找到了釋放自我的方式,而且還能上節目獲得話語權。

李小璐這樣“懟”那些批評自己繼16歲成為金馬影後,此後事業不思進取的網友,“我何必要做第一呢,做第二有什麼不好?”被說整容成沒品位的網紅,她說,“我才是網紅鼻祖!”面對上節目“洗白”自己的質疑,她索性說,“咱白著呢,還用洗白嗎?”

其實都征求過被吐槽者底線

有人說,為什麼《吐槽大會》有9億多的播放量?因為中國人最喜歡講“批評與自我批評”。一度因尺度被叫停的《吐槽大會》,終于憑借“面對面”吐槽,創造了一種看似真實、勇敢和寬容的脫口秀環境。

曹雲金認為,“吐槽”就是指出別人的缺點,用幽默搞笑的方式表達出來。“有缺點不讓人說,那說明你心眼小。不能不允許人說,只要不說髒話就沒問題。人不能長時間生活在把自己包裝起來的環境下,時間長了你就真相信自己已經登峰造極了。”

《吐槽大會》出品人賀曉曦日前應邀來南京大學交流時,這樣解釋“勇敢”,“如果只是做一個讓人覺得好笑的節目,還不足以成為撼動年輕人文化生活的品牌。我敢于面對你們平時背著我說的那些話,勇敢是年輕人非常贊賞的態度。我們這個時代,沒有人是沒有缺點的,但有缺點並不可怕,我們需要敢于去面對它,敢于去接受它,並且把它表達出來。”

當然,《吐槽大會》畢竟是一檔追求看點和點擊率的綜藝節目,看起來像是自由發揮的“吐槽”,是事先征求過吐槽對象的心理底線的。就像《吐槽大會》編劇、吐槽嘉賓史炎所說︰“每個段子怎麼講,怎麼設定語氣,我可能講100遍,都不會有1%的偏差。所以我們展現的實際上是精心雕琢過的‘返璞歸真’。沒有人是純粹的自然狀態。”

《奇葩大會》

鋒芒辯論變成觀點分享舞台

3月17日晚,隨著最後一期節目的上線,另一檔熱門《奇葩說4》先導片《奇葩大會》收官。

這個節目在社交媒體收獲不少“自來水”,被譽為“史無前例的先鋒青年觀點集會”。一向玩辯論鋒芒的《奇葩說》變成了各色人物分享觀點的言論舞台︰擁有女生傾向的克氏綜合癥患者暖暖,說自己18歲就想自殺的故事;堅持“都不憤怒了還玩什麼搖滾”的臧鴻飛;就連嚴肅的京劇演員王瑜也出現了,緩緩普及京劇。

口才了得的盲人蔡聰說,“世界上不應該有‘殘疾人’,我們的人生只是換了一種新的活法,而不是判決書一樣的‘你完蛋了’。”這個觀點震驚全場,刷新了許多人的“刻板印象”。有人感慨說,“不是同情,而是羨慕,他擁有我一輩子都體會不到的不同光彩人生。”

2010年,從長春大學特殊教育學院畢業後,不願做盲人按摩師,蔡聰在網上發現“一加一(北京)殘障人文化發展中心”招聘盲人廣播節目制作實習生,于是投去了簡歷。後來他成為一加一殘障人公益集團合伙人、有人公益基金殘障項目總監,還是一個殘障意識培訓師、非視覺攝影培訓師。他努力打破人們對視障者只能待在家里,只會做按摩等認為殘障人無能的刻板印象。

本想圍觀奇葩的觀眾被“喚醒”

有網友這樣評價這檔節目︰“先鋒青年”之所以“先鋒”,在于他們關心的並非是“世界是怎樣”,而是“世界應該是怎樣”。很多時候,在面對一個觀點、情懷、趣味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人時,我們往往苛求對方與自己完全相同,于是想要去追逐、操縱、佔有對方,這最終造成人的矛盾和痛苦,造成人與人的割裂和離散。或許當這批“先鋒青年”和他們的觀眾逐漸老去的時候,會發現這樣的言論平台,將成為一個真實的時代標本。

奇怪的是,許多人竟然開始理解那些“怪咖”和“怪異”觀點︰比如“直男癌終結者”李銀河說,幾十年或者百年以後,婚姻可能還在,但是進入婚姻制度的人,就很少了。李開復說,未來十年,大概人類50%的工作,都會被人工智能取代,比如說交易員、助理、秘書、中介。

最初開始追節目,希望通過圍觀“奇葩”打破無聊的網友們發現,一種認知被“喚醒”︰寬容那些跟自己不一樣,或者持有“異見”的人們。在生活中,也渴望回到自己最初的樣子,與眾不同,卻熠熠閃亮。我們可以適度偏執,但不要有偏見。

當然,我們也完全有理由對任何綜藝傳遞出的煽情故事保持警惕,比如創業者勵志故事背後,也可能有對其產品和商業動機的質疑。(文/張楠)

編輯︰小紅
對《"吐槽""奇葩"兩個火爆大會背後:“懟”文化風行》表態
對《"吐槽""奇葩"兩個火爆大會背後:“懟”文化風行》發表評論
揚子晚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