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類節目火爆“清流”不是原因

來源:北京晨報 作者︰韓英楠 發表時間︰2017-03-17 10:16

原標題︰文化類節目火爆“清流”不是原因

記者觀察

最近,由于《見字如面》《朗讀者》《中國詩詞大會》三檔“文化類”節目接連火了,就有不少媒體刨根問底尋找其背後深層次的原因,無論是節目的制作水準,還是節目的深遠意義,都長篇累牘地毫不吝惜溢美之詞,也有甚者干脆將此總結為文化類節目迎來春天等大趨勢,“清流”一詞從此便成了文化類節目的代言人。但自打“清流”這個詞一出來,筆者就一度覺得听起來很不舒服,後來想明白了,誰濁啊?

《見字如面》篇

同時將歷史與現實打通

筆者認為,三檔節目根本在當下電視環境中處于不同的細分市場,各成一體,根本沒有什麼趨勢可言,而相繼火爆只是時間上的巧合。它們確實很火,但別把它們神化了。其實,三檔“文化類”節目火爆的根本原因,在于它們優化了人們的時間,提升了人們在單位時間內對于時間的使用效率。

《見字如面》最初選出的信件關涉歷史的重要性、當事人的重要性和信件內容的有趣性。而最終入選的信件,包括那些影響世界、影響中國的重大歷史事件,也包括已成歷史的社會生活的有趣片段和截面。所以,《見字如面》從開播起即被稱作一檔“用書信打開歷史”的節目。從表象上來看,觀眾的熱情在于嘉賓華麗的表演和對家書本身私密性的窺探之心。但實際上,《見字如面》的觀眾可以花上60分鐘的時間得到別人6個小時、甚至6天也無法得到的歷史知識。在張國立、王耀慶、何冰等嘉賓的表演下,你深切地理解了各個朝代影響中國大事件的家信,同時通過許子東和楊雨更深層次的解讀,還原了當時的情境,同時將歷史與現實打通,獲得了無可估量的內在提升。

你懶得去翻歷史書,懶得去整理歷史大事件。好,關正文看到了這一細分市場,他說,你不用去翻書,也不用去整理,我和我的團隊幫你整理,用一個季度、每期60分鐘的時間喂到你嘴里,何愁不火?

《朗讀者》篇

“朗讀”和“者”都重要

《朗讀者》首期節目一開場就是濮存昕,他讀了老舍的《宗月大師》,送給改變自己命運的醫生。這個節目一經播出也火了。在《朗讀者》的概念里,“朗讀”和“者”都很重要,“朗讀”讓觀眾听到了一本本好書,一段段好書中的經典篇章。“者”讓觀眾更加深入地理解了作者當時的心路和文字的質感。

你懶得讀書,你不知道什麼書值得去讀。好,董卿說,我讀得多,我認識的名家也多,我和我的團隊告訴你什麼是好書,我還挑出好書中的好段落,我還找嘉賓把這些好段落聲情並茂地讀給你、喂到你嘴里,何愁不火?

《中國詩詞大會》篇

“飛花令”是個聰明環節

《中國詩詞大會》第二季一經播出就火了,火得很徹底。從焦點選手到主持人董卿和包括康震、王立群、蒙曼在內的一眾專家評委都火了。與《朗讀者》《見字如面》這種把知識直給觀眾的方式略有不同,如果你無法優化每一個時間節點,那麼就增加節目的對抗性,把觀眾留到最優化的那個點,你就贏了。于是《中國詩詞大會》非常聰明地加入了“飛花令”環節,但其落點最終還是落到了董卿、康震、王立群、蒙曼老師的評點之上,這也是第二季要火于首季的重要原因之一。

中國自古以來以詩詞歌賦為美,你不知如何運用這些絕美的詩詞,你不知種種詩詞背後的喜怒哀樂,董卿、康震、王立群和蒙曼現場為你深入解讀,喂到嘴里的詩詞歌賦,何愁不火?

市場現象

無論綜藝或文化節目內容要過硬

《見字如面》《朗讀者》《中國詩詞大會》這三檔“文化類”節目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優化了人們的時間,提升了人們在單位時間內對于時間的使用效率。為什麼能優化人們單位時間內對于時間的使用效率的節目都火了?提到優化時間這個概念,筆者個人想拿電影市場舉一個例子。

我們都知道電影票房在2015年到2016年的增幅出了些小問題。2015年全年票房441億元,當時不少電影人都近乎于“瘋狂”,覺得電影市場要爆發了。但是筆者在這里給大家說一個數字,截至2015年底,全國共有銀幕31627塊,2016年這個數字上漲到了4.2萬塊,大約近30%的增長速度。然而2016年總票房454億元相比2015年的441億元相當于沒漲。有各種各樣的說法,票補、假票房、電商等,這里就不想重復了,之前听到“羅胖”講過一個理論,筆者比較贊同,這里拋磚引玉,其實原因並不是出現在這樣的表象之上。

自從電影時間逐漸拉長至兩個小時甚至更長以後,看電影這件事已經完全不是之前碎片化的打發時間的消遣方式了。看一場電影少說兩個小時,還得提前到,來回路上一個多小時,這相當于一部電影的時間成本需要一個人拿出一整塊的時間去消耗。加之現在的電影粗制濫造的情況越來越多,使得一個人如果走進電影院看到了一部粗制濫造的作品,就等于把自己的一整塊時間泡了湯。但這樣的時間成本,越來越多的人付不起了,所以,這就是電影市場是在時間優化上出現了問題,增長變緩是一個必然趨勢。

所以,以後內容不過硬的片子,就不要出來混了,所謂的爛片高票房的市場奇跡會越來越少。回到熒屏,不管是綜藝性節目,還是文化類節目,內容依然為王。

定義疑問

文化類節目的歸類方式是否妥當

前兩天,關正文應邀在清華演講時筆者剛好在場。關正文一聲嘆息說︰文化類電視節目這個歸類方式本身就是荒誕的,這個荒誕我們自己是直接親歷者。2013年的時候我們推出《漢字听寫大會》,它拿了全國無數電視獎項,荒誕的是沒有一個類別可以標注這個節目,比如說它是綜藝嗎?不是。它是真人秀嗎?也不像。它是專題類?當時沒有合適的分類,然後大家發明了一個文化類節目,一直沿用到今天。

對于這點,筆者對關正文的看法有極高的贊成度。為什麼不能歸為文化類節目?你說《奇葩大會》算是文化類節目嗎?但你一定會把《奇葩大會》歸結為綜藝,是馬東做的一檔很強勢、很受年輕人喜愛的綜藝節目。但你是否發現,無論《見字如面》,還是《朗讀者》,它們在氣質上和內在價值上和《奇葩大會》也很相符啊。這其中的概念性東西亟待更為專業的梳理與總結。

不知大家是否注意到,馬東給《奇葩大會》的定義是一個大型先鋒青年觀點集會節目。很多《奇葩大會》的選手琢磨不明白馬東做這檔節目的意義,他們認為只要我夠“奇葩”,只要我放得開,我就能獲得馬東、蔡康永、何炅、高曉松四位導師的青睞,就能殺進《奇葩說》。結果,凡是有這種想法的人全部被淘汰掉了。他們哪里明白,馬東要的不是“一朵朵奇葩”,他要的是你能有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對社會或者文化現象有敏捷的洞察力和超前的創新觀點,他要的是你能“好好說話”!

所以,近日筆者苦思冥想,究竟像《朗讀者》《見字如面》《中國詩詞大會》這樣的視听節目應該歸為哪類?似乎確實沒有現成類別可分,可從它們共同達到的傳播效果來看,筆者認為,或許應該歸之為“知識服務類節目”吧。

北京晨報記者 韓英楠

編輯︰李禹
對《文化類節目火爆“清流”不是原因》表態
對《文化類節目火爆“清流”不是原因》發表評論

滾動新聞

北京晨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