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沃特瑪董事長李瑤︰如何從白手起家 做到行業前三

來源︰一財網 作者︰ 發表時間︰2018-02-05 14:00

中國新能源汽車的火爆催生了動力電池企業發展的熱潮,但排名位列動力電池企業前三的沃特瑪出現在媒體上的聲音並不多見。“這些年一直埋頭干,我比較注重實干。”沃特瑪董事長李瑤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說,做動力電池是從零開始,如今已經堅持了整整11年。

2006年李瑤白手起家參與到動力電池行業,彼時沃特瑪還是一家落後的小企業,如今已位列全國第三。看得出,李瑤是個有民族情結和情懷的人。“11年經歷了很多很多,一路上講三句話,第一句話,一定要堅持自己的觀念,第二句是要走自己的技術路線,第三句是遇到困難要挺住,中國還是有希望的,中國包容心比國外更大,中國的溫暖更多。”李瑤說,“做到今天我很珍惜,我本人到深圳房子都沒買,我把所有的錢和精力都投入了我的公司。”

沃特瑪的成績有目共睹,目前已與一汽、東風、中通等一流整車廠達成合作,為純電動公交車、通勤車、物流車、專用車等提供動力電池,搭載沃特瑪電池的新能源交通汽車總計超過8萬輛。2016年7月沃特瑪在創業板重組上市(堅瑞沃能),其在技術研發上的投入也已增長了40倍,專利數量突破1900項。僅在2017年,沃特瑪平均一天發布2.5個專利,證明了其創新力量。

不過,整個行業仍然處于較為艱難的時刻。國內動力電池企業仍然面臨著上下游企業的壓力,下游車企面臨補貼退坡要求電池企業降低配套價格,上游原材料價格近年來上漲也給電池企業帶來壓力。“從2016年到現在,政策往下滑,產業轉變也很大,我們幾家大的企業在產量上都做好了準備,但市場還未完全普及,這需要各方面的引導,包括政策、市場以及金融工具。”李瑤對記者表示。另一方面,由于市場盤子不夠大,很多動力電池企業為保留市場佔有率,不得不做出一些犧牲,比如延長賬期等。如此一來,很多電池企業都面臨著“增收不增利”的狀況。

而電池企業如果想要在競爭中取勝,歸根結底還是在于如何做到降本增效。

沃特瑪在降低成本方面有三項舉措,一是改進工藝,降低成本。采用成本低,綜合性能好,性價比高的物料代替成本高的物料,采用電池箱體、電池模組標準化,減少物料種類,並通過減少PACK系統中功能重疊的部分,節約成本。

二是沃特瑪目前已經實現全產線生產自動化,節約勞動力成本。公開資料顯示,自2016年12月沃特瑪全面投入自動化設備後,其生產效率提高了278%,不良品率控制在900PPM以內。

三是通過梯級利用降低生命周期成本。目前,沃特瑪也正在積極布局回收和儲能市場。今年1月4日,沃特瑪電池與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動力電池梯級再生利用戰略協議,為中國鐵塔供應梯級電池,並將作為梯級電池利用標準起草和梯級電池殘值估值兩個小組的核心成員,參與行業和產品標準制定。“實際上,整個成本上的降低還是與產品的標準化有關,這樣整個模塊的成本就是可控的。”李瑤說。

“我們的利潤空間還是有的。”李瑤說,沃特瑪現在的電池以磷酸鐵鋰為主,規模做大了就會產生利潤,因為中國的鋰跟開采量有關系,量大了開采價格就會降下來。不過,沃特瑪在三元和固態鋰電池等方面都有技術儲備,並且2018年也將正式啟動三元電池,豐富產品線。

按照國家電池技術路線圖的規劃,到2020年電池能量密度單體要達到300瓦時/公斤。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電池能量密度單體達到230瓦時/公斤左右。盡管電池能量密度是電池的一大重要指標,但在李瑤看來,最重要的依然是安全性能,其次是一致性。“在安全性能保證的情況下才說能量密度,一味地說能量密度,安全保證不了,對這個行業是一種打擊。能量密度是來自于工藝上和原材料的完善,不是來自于配方的積累。續航里程不是完全由能量密度決定的,而是怎麼樣在整車設計和每個環節做工作,這是一個系統的創新。”

值得注意的是,動力電池裝機總電量前十動力電池企業合計達26.81GWh,佔整體電池企業的74%,行業優勝劣汰的特征十分顯著。也就是說,產能存在過剩的情況。“市場沒起來,我們布局太早了。現在趕上政策大幅退坡,實際上是臨時性過剩,可能一些小的企業也會面臨淘汰。”李瑤告訴記者,受工藝制約等影響,未來沃特瑪應該不會選擇收購。“現在我們的產品都自動化了,小電池廠的技術跟不上,收購等意義也不大。”李瑤說,隨著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擴大,到2020年電池企業會迎來一個爆發期。

編輯︰
數字報

專訪沃特瑪董事長李瑤︰如何從白手起家 做到行業前三

一財網2018-02-05 14:00:44

中國新能源汽車的火爆催生了動力電池企業發展的熱潮,但排名位列動力電池企業前三的沃特瑪出現在媒體上的聲音並不多見。“這些年一直埋頭干,我比較注重實干。”沃特瑪董事長李瑤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說,做動力電池是從零開始,如今已經堅持了整整11年。

2006年李瑤白手起家參與到動力電池行業,彼時沃特瑪還是一家落後的小企業,如今已位列全國第三。看得出,李瑤是個有民族情結和情懷的人。“11年經歷了很多很多,一路上講三句話,第一句話,一定要堅持自己的觀念,第二句是要走自己的技術路線,第三句是遇到困難要挺住,中國還是有希望的,中國包容心比國外更大,中國的溫暖更多。”李瑤說,“做到今天我很珍惜,我本人到深圳房子都沒買,我把所有的錢和精力都投入了我的公司。”

沃特瑪的成績有目共睹,目前已與一汽、東風、中通等一流整車廠達成合作,為純電動公交車、通勤車、物流車、專用車等提供動力電池,搭載沃特瑪電池的新能源交通汽車總計超過8萬輛。2016年7月沃特瑪在創業板重組上市(堅瑞沃能),其在技術研發上的投入也已增長了40倍,專利數量突破1900項。僅在2017年,沃特瑪平均一天發布2.5個專利,證明了其創新力量。

不過,整個行業仍然處于較為艱難的時刻。國內動力電池企業仍然面臨著上下游企業的壓力,下游車企面臨補貼退坡要求電池企業降低配套價格,上游原材料價格近年來上漲也給電池企業帶來壓力。“從2016年到現在,政策往下滑,產業轉變也很大,我們幾家大的企業在產量上都做好了準備,但市場還未完全普及,這需要各方面的引導,包括政策、市場以及金融工具。”李瑤對記者表示。另一方面,由于市場盤子不夠大,很多動力電池企業為保留市場佔有率,不得不做出一些犧牲,比如延長賬期等。如此一來,很多電池企業都面臨著“增收不增利”的狀況。

而電池企業如果想要在競爭中取勝,歸根結底還是在于如何做到降本增效。

沃特瑪在降低成本方面有三項舉措,一是改進工藝,降低成本。采用成本低,綜合性能好,性價比高的物料代替成本高的物料,采用電池箱體、電池模組標準化,減少物料種類,並通過減少PACK系統中功能重疊的部分,節約成本。

二是沃特瑪目前已經實現全產線生產自動化,節約勞動力成本。公開資料顯示,自2016年12月沃特瑪全面投入自動化設備後,其生產效率提高了278%,不良品率控制在900PPM以內。

三是通過梯級利用降低生命周期成本。目前,沃特瑪也正在積極布局回收和儲能市場。今年1月4日,沃特瑪電池與中國鐵塔股份有限公司簽訂了動力電池梯級再生利用戰略協議,為中國鐵塔供應梯級電池,並將作為梯級電池利用標準起草和梯級電池殘值估值兩個小組的核心成員,參與行業和產品標準制定。“實際上,整個成本上的降低還是與產品的標準化有關,這樣整個模塊的成本就是可控的。”李瑤說。

“我們的利潤空間還是有的。”李瑤說,沃特瑪現在的電池以磷酸鐵鋰為主,規模做大了就會產生利潤,因為中國的鋰跟開采量有關系,量大了開采價格就會降下來。不過,沃特瑪在三元和固態鋰電池等方面都有技術儲備,並且2018年也將正式啟動三元電池,豐富產品線。

按照國家電池技術路線圖的規劃,到2020年電池能量密度單體要達到300瓦時/公斤。公開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年底,我國電池能量密度單體達到230瓦時/公斤左右。盡管電池能量密度是電池的一大重要指標,但在李瑤看來,最重要的依然是安全性能,其次是一致性。“在安全性能保證的情況下才說能量密度,一味地說能量密度,安全保證不了,對這個行業是一種打擊。能量密度是來自于工藝上和原材料的完善,不是來自于配方的積累。續航里程不是完全由能量密度決定的,而是怎麼樣在整車設計和每個環節做工作,這是一個系統的創新。”

值得注意的是,動力電池裝機總電量前十動力電池企業合計達26.81GWh,佔整體電池企業的74%,行業優勝劣汰的特征十分顯著。也就是說,產能存在過剩的情況。“市場沒起來,我們布局太早了。現在趕上政策大幅退坡,實際上是臨時性過剩,可能一些小的企業也會面臨淘汰。”李瑤告訴記者,受工藝制約等影響,未來沃特瑪應該不會選擇收購。“現在我們的產品都自動化了,小電池廠的技術跟不上,收購等意義也不大。”李瑤說,隨著新能源汽車市場的擴大,到2020年電池企業會迎來一個爆發期。

編輯︰
新聞排行版